英雄的军队英雄的团史

  中国人民解放军116团,在原四纵11、12旅炮兵大队的基础上,于1952年在云南滇西境内的云南驿组建,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十四军直属炮兵团,番号为9268部队,随后移师驻扎弥渡县,番号为7583部队,1968年调防滇南开远三台寺,番号为0269部队,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南征北战,曾参加着名战役数十次,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涌现了马锡龙、杨育才……等英雄模范人物。

  进军大西南后,在建设云南,保卫边疆,巩固国防,援越抗美,防洪抡险,自卫还击作战中做出了重大贡献,是一支具有光荣历史,优良传统,战功累累的英雄部队,是一所熏陶革命情操铸就人才的大学校。

  无数热血青年,有志青年在这支英雄部队朝夕相处,生死与共,我们成为了战友。

  我们曾在一个操场训练,曾在一口行军锅里吃饭,曾在一间地铺睡觉,曾在一个哨所站岗,曾在一个战壕战斗,想家的时候一起流过泪,胜利的时候一起欢呼拥抱。

  生命中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不后侮,生命中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都珍惜,我们怀念牺牲辞世的战友。我们怀念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中牺牲的战友。

  让历史永远记住对越自卫还击战

  让心中永远记住我们牺牲的战友

  谨此文献给我对越自卫还击战牺牲的战友

  二十五年了,整整的二十五年了,二十五年前,为了保卫祖国,为了人民能够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为了边疆人民的生活得于安稳、平静。我部受命于1979年2月17日凌晨00:00时对号称“世界第三军事强国”的越南越军进行猛烈的炮击。

  对越自卫还击战前序:

  1978年12月冬季,每年冬季是部队进行正常的野外训练的时机,我部按作训计划,在云南曲靖地区各县、区进行野营拉练,目地是锻练部队在未来战争中的快速反应能力,部队能够在第一时间内打蠃战争,取得最后胜利。原定野营拉练时间为30天,当我部按照正常作训计划训练,在云南罗平县一个偏辟的苗家山寨乡村驻扎训练时,(大约在了9天),一天深夜,在宁静的乡村中,一声紧急集合号,划破了宁静的乡村,瞬间苗寨在鸡犬鸣叫中苏醒了,部队要出发了,出发前连长、指导员在苗寨的打谷场上作了简单的讲话,大概意思是接军部命令:部队要立即前往云南曲靖地区陆良县召夸公社集结待命,接受新的任务。经过长途行军,我部在指定时间内到达了指定地点,接受了新的任务。到达了指定地点才知道任务是举行诸军种联合演习,演习参战部队为空军、装甲兵、炮兵、步兵、防化兵等诸兵种,经过三天“红军”、“蓝军”的激烈“战斗”,顺利完成了“军事演习”部队受到了军区、军部首长的好评。

  “军事演习”刚刚结束的瞬间,部队又接到一道命令,各部队马上开赴前线集结待命,于是我部马上赶到部队所在地-----开远三台寺营区,紧张地装卸弹药,补充给养。在营区忙缘了一小时候后,杨营长来传达团部精神,命令部队中途不准停车,所有人员尽量少吃少喝,大小便在炮车内解决,若遇车辆故障弃车人员搭乘其它炮车,火炮由后续车辆拉运,总之要求部队连夜赶赴指定地点。

  次日,下午15:00时,我部终于到达了指定地点----文山地区马关县小新寨。

  小新寨是一个苗族村寨,离马关县城3公里左右,30来户人家,人口大约180人,我连就在此安营扎寨,白天搞军事训练,(佩带防毒面具进行操炮、射击等)晚上邦助老乡做一些好事,诸如:挑水、扫地,我部安营扎寨小新寨20天后,开始向中越边境挺进,离别小新寨之日,深感到苗寨的质朴,乡民的淳厚,人们从牙齿缝里节约下来的杂粮,从鸡屁股里掏出的鸡蛋,一个、两个的送给解放军,部队流泪了,乡民流泪了,这就是我们的人民,这就是我们的军队。

  离开小新寨,我部继续向中越边境挺进,离中越边境大约15公里一个叫大坝的地方,(属马关管辖)我部又在此安营扎寨,做战前的最后训练,1979年2月17日凌晨00:00时我部接到命令在此开始对越军进行猛烈的炮击。揭开了对越自卫还击战的序幕。

  出境参战经历:

  1979年2月17日上午12:20分我部跨越桥头堡(属河口县管辖)正式进入越南孟康省,开始自卫还击战,部队刚进入越南时,只见道路两旁全是被炮火炸毁的痕迹,越军的尚未来不及掩盖尸体,牛羊的尸体,整个空气中弥漫着尸臭和血腥味和我军59式中型坦克被越军摧毁的残迹,这就是战场,我们就是在尸臭和血腥味中前进,道路两旁,看见部分越南边民手举小旗帜用中文喊着“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严惩黎笋政府”等口号,我们不知喊着口号的边民用意,是害怕中国人民解放军,还是真痛恨黎笋政府呢,总而言之,不知越南边民的真实用意?当时我对排里的战士说,随时保持高度警惕,一旦发现异情马上开枪射击,在前进的道路中,看见越军为了防止我军进功而设置的路障碍,大多数是用手腕粗的粟木树形成数十排斜状型,埋设在路中间,防止我军坦克和车辆进功,我们就是在工兵炸毁障碍之后,道路能过一辆车辆的间隙中按行军速度不断前进。大约车辆行军了五、六个小时后,越南天黑的比效早,车辆在不开车灯的情况摸黑前进,远处还清淅的听见枪炮声,我们炮兵车辆终于在枪炮声中停止了前进,一打听原来是几支部队在道路相互不让而造成的交通阻塞,前方枪炮声响个不断,后边是几支部队为了完成各自的战斗任务而相互不让道路,当时情况十分紧急,一边是河流,一边是高地山坡,如果被越军一、两个人发觉,只有一棵手榴弹300多辆车辆及人员就有可能就地“光荣”。邹连长当即命令我带一个排的战士就地警戒,随时保持联系,当时气氛十分紧张、害怕,总觉得越军就在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