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3年4月2日,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就中国政府决定释放和遣返全部印军被俘人员发表了声明。声明说:“中国政府已经决定释放和遣返全部被俘印军军事人员。根据气候和交通情况,中国西藏地方和新疆地方的边防部队将从1963年4月10日开始分地、分批释放和遣返这些被俘印度军事人员。中国边防部队将委托中国红十字会协助办理有关遣返事宜。”

  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在声明中说:“在1962年12月间,中国西藏地方边防部队就已主动地在邦迪拉、梅楚卡、德让宗、瓦弄、江(让)等地先后释放了被俘的印军伤病员716名。还有15名被俘印军人员,被派往协助看管中国方面交还给印度的军事物资,并随同这些物资的移交回到印方。在此期间,中国红十字会还把全部被俘印军人员的名单交给了印度红十字会。”

  声明说:“关于处理被俘印军人员问题,中国政府早在1962年11月21日声明中就提出,由双方政府指派官员在边境会晤商谈。但是,一直等到现在,印度政府未作任何表示。

  考虑到被俘印军人员早日与家人团聚的愿望,同时,为了进一步推动中印边界问题的和平解决,中国政府决定不等中印官员会晤即全部释放和遣返被俘印军人员(仁至义尽)。

  中国西藏和新疆地方边防部队根据中国政府的决定和总政治部的指示,从4月10日开始至5月25日止,释放和遣返了全部被俘印军人员。中国边防部队在中国红十字会协助下,先后分批在巴底通、棒山口北侧、西路曲西岸、斯潘古尔湖以西以及昆明等地,释放了印军被俘人员。

  另有两名被俘印军人员在释放和遣返期间,因患重病,救治无效死亡,他们的尸体连同以前死亡的11名被俘印军人员的尸体和骨灰,一起交给了印方。至此中国方面把在1962年10月和11月间,向中国边防部队发动进攻而被俘的全部印度军事人员3942名,以及死亡的26名被俘印军人员的尸体和骨灰,都交还了印度。

  由于尼赫鲁的误导和蒙骗,被俘印军认为西藏是“独立国家”。达赖喇嘛逃到印度,就要求把“西藏归属于印度”,因此,“西藏是印度”的。达赖是“西藏的统治者”,中国人“侵略”了西藏。印度政府要“帮助西藏独立”,“收复西藏”。

  所以他们才开到前线来,同中国军队打仗。经过耐心地讲事实摆道理,使他们分清了是非。有的说,回去没有别的职业,还得当兵。但是,如果再到前线来,“我不同你们打仗,我在碉堡里呆着,你们来了我投降。”

  又有人说,“如果我再来,我会向你们喊:我是二队昌德辛,你们不要开枪!”有一位兰辛·古龙在帐篷里坐下起立,起立坐下四五次,每次喊:“中国政府万岁!中国太好了!太好了!”

  被俘印军士兵阿·巴哈杜尔,还特别邀请了从火线上背他下来的中国士兵饮惜别酒,感谢中国士兵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一个名叫桑姆拉加德哈的印度军官,身受五六处伤,他认为自己活不成了,中国医生为其施行手术保住了他的生命。他对中国医生说:“现在我才知道,中国人民不是印度的敌人!

  一些印俘伤病员说,“我们在俘虏收容所的这段生活,我只能说非常好、非常好、非常好,你们象兄弟一样对我,我无论如何不会忘记你们的友情”。

  “我不知道在印度的人们怎样来想象我们在中国这半年的生活,因为我们那方面的宣传,也许会使一些人受到蒙蔽。但是,我是一个印度人,在印度,恒河的水是最圣洁的,我可以捧着恒河的水发誓,我们在中国的生活是愉快而美好的。”

  就连印俘准将达尔维也不得不说:“你们能够完全遵循政府的政策和毛泽东的指示,克服内心的仇恨,对俘虏以友好相待,这是一般军队难以做到的。”在他回国后写的一本叫做《喜马拉雅的失策》一书中,抨击了印度政府,揭露了中印边界问题的一些真相,强调了印中两国人民要世世代代友好相处。

  根据解密档案《我允许印度战俘庆祝印国庆》的记载,关押在西藏察隅收容所的印军官兵曾向中方提出,希望在1月26日印度国庆节时在战俘营中举行庆祝活动。国防部外交部经过研究同意了他们的活动,提出“拟同意其庆祝,我干部届时可去祝贺,但不参加其宗教等活动”。

  无怪乎,俘虏跨过非法的麦克马洪线,有人就口气坚决地说,这是“非法的麦克马洪线!”

分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