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可贵,在于对每个人而言,只有一次。生命之卑贱,在于落入敌手之后,受虐致死。战俘应是受《日内瓦公约》保护下的群体,可是在实际的执行过程中,有谁真正在乎过?

  阳光下的罪恶

  在远古时代,部落之间的战争时有发生。在战争中失败而受擒的男人被称做“俘虏”,这是个可悲的名字,因为他们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后来胜利者们发现,把俘虏充作苦力,可以大大减轻自己的劳动力,便称其为“奴隶”,供自己使唤。因此“俘虏”一词,也包含着耻辱,预示着惨淡的前景。再晚一些时候,人们认识提高,发现可以用俘虏作为战场上谈判的砝码,以要挟敌人,或交换己方战俘。在往后的很长时期内,交战双方在如何对待俘虏的问题上,始终都没有通行的法则可以遵守。直至1863年,一个名叫让·亨利·杜南的瑞士人在日内瓦发起了一个伤兵救护国际委员会(1880年改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他的设想下,以人道主义精神为主旨的《日内瓦公约》才诞生了。

  按照公约规定,战俘理应享受到一些人道的待遇,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俘虏免不了会受到来自对方士兵的报复虐待行为,在战时物资匮乏的情况下,俘虏的供给也无法得到保证。在二战中,苏、德、日军方在对待对方俘虏时,违反公约的事时有不断。其中,尤其以日本为甚。据统计,盟军在德国纳粹集中营的死亡率为4%,而在日本的奉天俘虏收容所,死亡率则高达27%。另外,震惊全世界的“南京大屠杀”,菲律宾的“死亡行军”,无不暴露出日本军人对待俘虏的残暴。他们的行为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报复,那么,是什么样的原因使得日本军人如此野蛮,如此丧心病狂呢?

  剖析武士道

  日本以追求武士道精神为最高境界,这种精神也一直是日本军国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武士道者,看透死亡,把为主君毫无保留地舍身献命,视为一种荣誉,一种莫大的享受。在日本明治时期的《军人敕谕》中写道:“朕以汝等为股肱,汝等以朕为首脑获得此荣誉重于泰山,肉身之死则轻于鸿毛”日本新兵在这种观念的灌输下,成为一个以战死为光荣,以受俘为耻辱的武士走上战场。显见,武士道精神本身就是残酷的。

  有一个名叫久贺伸郎的日本人,入伍前是一名中学教师。1932年,他参加了日本对中国的上海战役。在战场上,他受了伤并失去了知觉,一位中国士兵发现了他,巧的是,这名中国士兵曾是他的学生,他把久贺伸郎背到中国的阵地,并悉心照料他。在他康复之后,中国方面释放并准许他回到自己的部队。然而,久贺明白自己当过战俘,将面临日本的军事法庭的审判,在武士道以受俘为耻辱的心理下,他回到当初被俘的地方,切腹自杀。这个例子常被日本军官作为弘扬武士道精神的光辉案例来对新入伍的士兵加以说教。

  要么战死,要么自尽,以免被俘。既然自己的士兵不允许被俘,同理,在对待别国俘虏的时候,日本军人就会认为受俘者都是胆小鬼,对他们极端蔑视,觉得杀掉他们是应该的。在这种心理驱使下,虐待并残杀俘虏的行为就很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除了残酷之外,武士道十分讲究礼仪等级,对上级、君主的绝对服从。这一点在日本兵营得到极端的体现。军队等级森严,军衔高一级,就可以形成君临下级的绝对权威。上级常用打耳光的手段来惩罚下属,还可以强迫战友之间相互对打。日本上级如发火,无须太过明确的理由就可以对下级拳脚相加,而上级的训示,无论多么无聊,下级都必须以极认真饱满的热情去倾听。苛刻的充满暴力的规章制度,令最底层的士兵产生心理严重压抑,能令他们宣泄的对象就只有俘虏了。

  被泯灭的人性

  日本军人对俘虏的不人道,除了上述原因,还有一种重要原因在于:二战时期,日军始终受到的物资供应的困扰。它小小的国土资源与它的疯狂扩张形成一种尖锐的矛盾。据日本陆军《作战要务令》总纲第8条:“不应经常期望物资的充实、供应的顺畅。军队要坚忍不拔,善于经受艰苦的环境和匮乏的物质”因此,日军在侵略过程中,每到一处都烧杀抢掠,要求部队“自己养活自己”。当日本战至后期,更是杯水车薪,自己都已经十分困顿,哪里还顾得上这许多俘虏。更骇人听闻的是,日军在东南亚物资匮乏期间,竟以吃俘虏为食。

  前两年,美国历史学家詹姆士·布兰德利根据当年参与关岛审判的一名美国律师那里得来的手抄审判资料,以及一些日军战犯的证词,写成并出版了一本历史题材的新书《飞行员》,书中披露出一段真实惨闻:1944年9月2日,美国空军几架轰炸机在执行任务中,不幸被日军击中坠毁,机上飞行员不得不跳伞逃生,当时只有20岁的乔治·布什(后来的美国总统)一个人侥幸获救,另外8名飞行员全部被日军俘获,其中4人被掏肝挖肉地吃掉。据日军士兵岩川的供词,最先被吃掉的是美军飞机话务员马弗。马弗是被用剑砍头致死的,他死后的第二天,岛上的日军军官间条决定做顿“人肉宴”,由自己和岛上的负责军官严吉雄一起享用。

  人性在这里已经被泯灭了。有什么比吃俘虏更野蛮更不人道的?当他们下达屠杀俘虏命令时,对于美国俘虏会说“这些是白种人,该杀”;对东南亚人会说“他们都是劣等人,必须杀”。因此,无数的战俘就这样被杀掉了。至于日本军人在二战期间到底屠戮了多少战俘,又虐杀了多少战俘,确切的数字恐怕就真的是一个不解之谜了。有许多在二战中参与了屠杀的日本军人至今仍活得好好的,只是不知,他们的梦里是否仍带着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