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丸”号的沉没,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在那之后,无数人对它魂牵梦萦,一系列的打捞并未揭开它神秘的面纱,传说中的财宝至今仍静静地躺在中国台湾海峡福建牛山岛一带的海底,等待着相信它存在的人们继续去打捞。

  1945年4月1日,太平洋战场上展开了美日双方最惨烈的冲绳岛之战,日本人疯狂地阻止美军登陆。是夜,台湾海峡海面上浓雾弥漫,美军“皇后鱼”号潜艇舰长查理·拉福林上校负责在这片海域附近实行警戒和拦截日本军舰的任务。就在前一天晚上,他收到司令官的新命令,“可以对经过台湾海峡的任何日军舰船实施攻击”。晚上9点48分,海面大雾浓重,“皇后鱼”号的视线范围缩小到180米以内。这个时候只能凭声呐系统来发现目标了。两分钟后,声呐真的显示在距离“皇后鱼”号约27千米的东南方向出现了一艘船只。这是个令人振奋的消息。拉福林用望远镜判断,这是一艘万吨级以上的军舰。“皇后鱼”号发出警告,令其减速接受检查。但是,巨轮不但不理睬,反而将航速突然提高到18节,开始仓皇逃窜。

  拉福林立即下达追击命令,“皇后鱼”号全速赶超,他和舰上的士官们虽因大雾而始终未看清这艘巨轮的身份,但肯定它是一艘日舰无疑。为了不让目标逃离出牛山岛海域,再加上之前收到的可以攻击任何日舰的命令,拉福林以军人的果断下达了发射鱼雷的命令。第一枚鱼雷击中了日舰,巨大的爆炸使它猛烈地抖动了一下,可是,这枚鱼雷并未阻止日舰继续行进的步伐,也没有发出任何表明身份的信号。拉福林此时更加确定他的攻击没有错,接着又发出了三枚攻击鱼雷,随着接下来的三声巨响,舰船的上体结构被炸上了天,随后,整条巨轮断为两截,形成两个巨大的火球急速下沉。晚上11点05分,不明身份的日本巨舰彻底沉入了海底。

  10分钟后,“皇后鱼”号才赶到了日舰沉没现场,巡视灯下的海面上是密密麻麻的死尸和无数的死鱼。当时,仍有少数幸存者在海面上,美军官兵正准备对他们施救,可是,充满了恨意的落水者全部拒绝援救,他们抛掉了救生的悬浮物,在高呼“天皇万岁”的口号中作出了与船共沉的选择。据事后统计,当天在那艘船上有2009名船客,美国水兵只救出了一名幸存者夏田堪一郎。实际上,他是被一个卷起的巨浪直接抛上了“皇后鱼”号的甲板。这样算起来,共有2008人死于这次事件。这个后果是拉福林始料未及的。他不知道,在此后他将为这一鲁莽的攻击命令而不停地向各色人等申诉,每一次申诉都是一种痛苦与折磨。

  4月10日,日本通过驻瑞士代表团就“阿波丸”事件向美国政府发出质询。同时,美国政府接到来自太平洋舰队潜艇司令官的紧急报告,得知拉福林上校击沉的正是日本“阿波丸”号。这一“战果”令美国政府措手不及,立即召开紧急会议以制定应对之策。为什么美国人会如此在意“阿波丸”号呢?原来,美国政府为了援助落入日军之手的数万名美国战俘和在日的美国侨民,通过国际红十字会与日本政府达成了一个对日占区盟军战俘和侨民实施人道主义援助的协议。美方提出,由日本派出一条船,专用于运送美国援助给战俘和侨民的药品、食物、服装等物资;日方提出交换条件,美国政府必须允许这条商船搭载在东南亚作战负伤的日本官兵回国。“阿波丸”号就此成为一艘美国政府可以放生的船只,而对于在东南亚地区即将战败的日本人来说这是一艘“希望之舟”。

  “阿波丸”号于1943年3月5日建成下水,本身是一艘军舰,曾专事运输军事物资的任务,在美日双方的约定下“阿波丸”号撤掉了高射炮和舰首大炮,在船体明显部位涂上白色以及标明绿色十字,成为一轮专事运输的舰船。然而,因战争而物资消耗殆尽的日本利用这艘不受攻击的船做了更多的事情。这也为“阿波丸”号后来的沉没埋下了祸根。在最后一次航行中,“阿波丸”号按照与美方约定的航线,装载着2000吨救援物资,从雅加达至新加坡再经中国海到达日本。一路上,有2009名困于东南亚的日本人挤上了原设计装载人数236人的货轮。与过去不同的是,“阿波丸”号此行有些奇怪,在夜色降临时,络绎不绝的卡车在日本宪兵的监视下紧急吊装上船。

  “阿波丸”号被美方击沉的消息传回日本国内后,引起轩然大波,日本公开指责美国弃两国协议于不顾,给日方造成重大的财产与生命损失,要求美国政府公开道歉并赔偿日方的一切损失。自觉理亏的罗斯福只好将击沉“阿波丸”号的指挥官撤掉了军职,承认对击沉“阿波丸”号负有责任,承诺赔偿日方的一切损失。但也提议此事留待战后再行解决。1945年8月10日,也就是日本天皇最终宣布无条件投降的前5天,新组的铃木内阁向美国政府提出了详细的索赔条款:赔偿2008名遇难者抚恤金72万美元,赔偿规格、条件均与“阿波丸”号相当的船只一艘。美国政府同意在战争结束后进行赔偿。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1949年4月14日,日战后执政党提出:主动、无条件放弃“阿波丸”事件的赔偿要求,其善后的一切问题由日本政府自己承担!这不啻一个180度大转弯。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1929年12月2日,中国古人类学家裴文中在位于北京房山区的周口店发现了第一个完整的“北京人”头盖骨,把当时最早的人类化石历史从距今不到10万年推至距今50万年前。从1927年到1937年初的11年间,在周口店中国猿人遗址中先后发现了5个比较完整的头盖骨、9块破碎的头骨以及大量的面骨、下颌骨、牙齿等骨骼化石,堪称世界同类遗址中的奇迹。然而,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时,最具有科学研究价值的5个较为完整的“北京人”头盖骨,连同牙齿147颗、头骨碎片、面骨、下颌骨、股骨、锁骨等,以及全部山顶洞的人类资料,在转移到美国的运送途中神秘失踪,留下了一桩至今难解的历史悬案。据称,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时,曾将美方所掌握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下落作为一件礼物送给中国政府。尼克松提供的线索是,“北京人”头盖骨化石有可能在沉船“阿波丸”上。

  原来,美军在日本投降后获得了大批绝密文件,其中包括“阿波丸”号装载军事物资的证据。据此,美方重新做出结论,“阿波丸”号装载大批战略物资,属于严重违约行为,美军潜艇有充分理由对其发动攻击。心细者不难看出,这整个事件是有疑点的。为什么拉福林会接到任何日本船只都可以攻击的命令?或许美国人早就听闻日军利用“阿波丸”号运输军用物资的情报。据唯一幸存者夏田堪一郎回忆:“阿波丸”号一离开新加坡,就有美军飞机低空飞行,第二天美军潜艇开始跟踪。或许,此番攻击是美方早有预谋。

  “阿波丸”号在中国的领海内沉没了,然而,它的沉没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人们普遍关注的更多的是传说中巨轮上的价值50亿美元的财宝,而不是2008个沉入海中的生命。据估算,这批财宝包括有:40吨黄金、12吨白金、15万克拉的工业钻石,此外还有遗失于1941年的北京人头盖骨。20世纪80年代初期,美国、日本多次与中国大使馆联系,要求参与打捞“阿波丸”号沉船,中国政府对此一一表示了拒绝。

  1976年年底,中国政府领导人李先念责成海军和交通部积极配合,开始着手实施对“阿波丸”号的打捞工作。1977年4月5日,中国国务院、中央军委正式向海军、交通部和福州军区下达了编号为国发77年13号的文件,明确指示同意勘测打捞“阿波丸”号沉船的方案,“77·13工程”正是以此命名。4月27日凌晨,交通部部长顾问张智魁,率领着指挥舰3100吨的“沪救捞3号”,2600匹马力拖轮和海军的测量船、救生船各一艘,海军的101、403两艘猎潜艇组成的庞大打捞编队,进入福建平潭岛,并在那里设立了打捞基地。地方政府组织了当地的许多渔民,一起加入到打捞工作中。当时,参加打捞的人数上千,仅正式的潜水员就多达600余人。张智魁率人深入群众,详细询问了当地一些知道事发情况的老渔民,获得了沉船位置的重要情报。5月4日,中国对“阿波丸”号的打捞行动正式开始。这是中国历史上堪称规模最大的深水打捞,以当时中国的条件来打捞这样一艘万吨级的巨轮其困难是可想而知的。

  艰苦的打捞行动历时4年之久,中国以蚂蚁啃骨头的方式一点一滴、年复一年地打捞,终于在1980年下半年完成了持久的打捞任务。但除了大量的橡胶、锡锭以及沉船遗骨等外,并没有打捞到传闻中的金银财宝。1987年7月,美国一家不死心的打捞公司,在经中国政府同意并派出6名潜水员随船监督下,再次赴“阿波丸”号沉没海域意图搜寻这40吨黄金,结果还是无功而返。那么,这些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财宝究竟到哪里去了呢?难道只是一个传闻,而事实上是没有吗?人们等待着历史来解读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