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发生在战国时期的故事。以乐毅为上将军的燕国大军,联合了好几个国家的队伍,共几十万人,向齐国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燕军所向披靡,很快攻克了齐国的首都临淄,齐王吓得逃到山东,这时,楚国派来一个姓淖的将军,口口声声要来声援齐国。齐王信以为真,任他为相,没想到他并非真心相助,而是想借机与燕国瓜分齐国。没多久,齐王就被这个阴险的家伙杀害了。

  乐毅的燕军以锐不可挡之势,接连攻下齐国的70座城市,齐国只剩下莒和即墨两座城池还在苦苦的坚守中。

  齐国眼看就要灭亡了。临淄陷落,国君身亡,百姓只得四下逃命。齐国的大路小道上,挤满了逃难的人群。齐王远房的族人中有个叫田单的人,曾在临淄当过管理市场的小官,迫不得已,也随着旋人坐车逃了出来。路上,人群、车辆、马匹,拥挤不堪,半天还走不了10里路。田单便叫人把车停下来,亲自动手把大车的车轴锯掉,并在车轴的头端装上铁罩,以保护车轴。大车一辆接一辆地从身边走过,不少人伸出脑袋望着正忙得满头大汗的田单,笑话他:“都什么时候啦,你还在这儿摆弄车子?是车子坏啦?”

  田单摇摇头:“不,我想让它跑得更快!”

  逃难的人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有的说他傻,有的说他聪明。田单也不争辩,继续改装他的大车。

  再往前,是一座山口,道路更窄了,人多车也多,不知谁喊了一声:“燕军来了!”逃难的人倾刻大乱。许多大车因车轴太长,互相撞击,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速度跟蜗牛爬的一样。车轴没有铁罩的保护,有的一碰就断。大车走不动,就有可能被燕军截获,落得个车毁人亡的下场。

  只有田单的大车,坚实牢固,车轴很短,和周围的大车很少碰撞,不大一会,便脱离了险境,摆脱了追兵。后来,人们纷纷向田单取经,并在他的指导下,把自己的大车也进行了改装。

  没过多久,燕国的大军便将即墨围住了。即墨是齐国仅剩的两座城之一,倘若失守,齐国就没指望了。而在这时,镇守即墨的将军已经阵亡,必须有个人来挑头,带领即墨人与燕军作战,死守即墨,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许多人把目光落在田单身上,他们说起田单

  在路上改装大车的情景,都认为他是个聪明勇敢的人,一致推举他担任主将。田单开始有些犹豫,继而一想,国破家亡,还有什么可以推三阻四的呢?便道:“既然诸位信得过我,我愿与大家一道,死守即墨,与城池共存亡!”

  在众人的拥戴下,田单担任起即墨城的抗战指挥官。一连几天,田单吃不好,睡不稳,夜夜到天明。他一直在想,如果不采取巧妙的办法,是不可能战胜强大的燕军的。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一条绝妙的离间计。他打听到刚即位不久的燕惠王在做太子时曾受过乐毅的奚落,他们之间有一定的矛盾。何不略施小计,削弱乐毅在燕惠王心目中的地位。于是他派人星夜赶到燕国首都,四处散布谣言,说乐毅为什么迟迟攻不下即墨?是想借机在齐国寻找支持自己的力量,好在齐国称王。他根本瞧不起燕惠王,不想回去为他效劳,因为目前尚未成功,当然就不认真攻打即墨了。

  燕惠王最伯乐毅功劳大了,瞧不起自己,一听到这种谣言,气得火不打一处来,立即传旨,把乐毅撤下来,另换一个叫骑劫的将军取代了乐毅。乐毅一接到圣旨,愣了半天,什么也没说,骂了一句,弃军而去。

  反间计的成功,使田单激动得连连击掌,但他依然冷静地看到,新到任的燕军统帅骑劫是个更加凶猛的家伙,很快就会重整旗鼓来对付即墨的。得想办法来激励叩墨城将士和百姓的斗志,以打退燕军的进攻。

  当时,即墨城里人心惶惶,不少人主张把城门打开,把燕军迎进来算了,总比让他们杀进来好。田单听了这些,也不吭气,却颁布了一道奇怪的命令:全城无论大人孩子每餐饭前都必须祭祖。他首先自己带头,把饭菜放在庭院当中,还煞有介事地举行祈祷仪式。人一走,一大群麻雀不知从哪儿飞来,争先恐后地觅食。祭祖的人多了,撒的饭粒也就越多,引得更多的麻雀降落到城里,叽叽喳喳,遮天盖地。即墨人很是纳闷,连城外的燕军也感到惊奇,怎么有那么多雀儿往城里飞呢?田单却不以为然地对大家说:“这是天意。上苍将要派天神下凡来帮助我们了!要我们一定要保住即墨,一定要取得胜利!”一个大眼睛的小兵从人堆里蹦出来,歪着脑袋说:“将军,你说的不对??”还要往下说,田单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将他拉入帐中,一本正经地正告他:“再胡扯,我非把你的嘴巴撕开不可!”说完又自己笑了,那小家伙先是害伯,看大将军笑了,自己也跟着笑,不知大将军在跟自己玩什么鬼把戏。田单这才把心里话一五一十说给那小兵听,小兵明白了田单的用意,马上自告奋勇地说,他有一套召呼雀儿的绝招,是爷爷在老家教他的。田单大喜,封他为“神师”,每天负责在城头上招引雀儿。田单每下一道命令,就说是神师的旨意,那神就附在小兵的身上呢。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