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国的南中地区包括四郡,即越靣靣、益州、永昌、牂牁,指今四川南部、云南东北部和贵州西北部一带。这里除了住有汉族外,还聚居着许多少数民族,统称“西南彝”。秦汉以来,由于汉族封建地主阶级的压迫和剥削,南中地区的民族矛盾十分尖锐,经常发生反抗活动。刘备占据益州后,为了稳定蜀国的政权,根据诸葛亮在隆中提出的搞好与西南少数民族关系的方针,采取了一些安抚措施。但是南中的豪强地主和一些少数民族的上层分子,却利用民族矛盾,为了割据一方,举行武装叛乱。

  后主建兴元年(223年),益州郡(今云南晋宁)大姓雍闿,杀太守正昂,又缚送继任太守张裔到东吴,以换取孙权的支持。孙权即任命雍闿为永昌太守,互为声援。雍闿又诱永昌郡人孟获,使之煽动各族群众叛蜀。紧接着,越靣郡(今四川西昌)的叟族首领高定元、牂牁郡(今贵州西部)太守(一说郡丞)朱褒,并皆响应,相继叛乱。

  南中叛乱是蜀国于夷陵被孙吴打败之后面临的又一严峻局面。然而此时,蜀汉先主刘备在永安病势越来越重。他把诸葛亮从成都召到永安,嘱咐后事。他对诸葛亮说:“你的才能比曹丕高出十倍,一定能够把国家治理好。我的孩子阿斗(太子刘禅的小名),你认为可以辅助,就辅助他;如果不行,你就自己来做一国之主吧。”

  诸葛亮流着眼泪,哽咽着说:“我怎敢不尽心竭力,报答陛下,一直到死!”

  刘备把小儿子刘永叫到身边,叮嘱他说:“我死之后,你们兄弟要像对待父亲一样尊敬丞相。”

  刘备死后,诸葛亮回到成都,扶助刘禅即了帝位,历史上称为蜀汉后主。

  刘禅即位后,朝廷上的事不论大小,都由诸葛亮来决定。诸葛亮兢兢业业,治理国家,想使蜀汉兴盛起来。没料到南中地区(今四川省大渡河以南和云雨、贵州一带)几个郡倒先闹起来了。

  益州郡有个豪强雍闿,听说刘备死去,就杀死了益州太守,发动叛变。他一面投靠东吴,一面又拉拢了南中地区一个少数民族首领孟获,叫他去联络西南一些部族起来反抗蜀汉。

  可是,当时蜀汉刚遭到猇亭大败和先主死亡,顾不上出兵。诸葛亮一面派人和东吴重新讲和,稳住了这一头;一面奖励生产,兴修水利,积蓄粮食,训练兵马。过了两年,局面稳定了,诸葛亮决定发兵南征。

  公元225年3月,诸葛亮率领大军出发。诸葛亮好友马良的弟弟、参军马谡送诸葛亮出城,一直送了几十里地。

  临别的时候,诸葛亮握住马谡的手,诚恳地说:“我们相处好几年了。今天临别,您有什么好主意告诉我吗?”

  马谡说:“南中的人依仗地形险要,离开都城又远,早就不服管了。即使我们用大军把他们征服了,以后还是要闹事的。我听说用兵的办法,主要在于攻心,攻城是次要的。丞相这次南征,一定要叫南人心服,才能够一劳永逸呢。”

  马谡的话,正合诸葛亮的心意。诸葛亮不禁连连点头说:

  “谢谢你的帮助,我一定这样办。”

  由于战前作了充分的准备和训练,蜀军士气高昂,战事顺利展开。诸葛亮的西路大军顺岷江至安上(今四川屏山),旋即西向进入越靣地区。这时高定元已分别在旄牛(今四川汉源)、定笮(今四川盐源)、卑水(今四川昭觉附近)一带部署军队,修筑营垒,对抗蜀军。为了寻歼叛军,诸葛亮在卑水驻军等待时机。高定元见蜀军已到,忙把自己的军队从各处调集汇合起来,准备决战。诸葛亮乘叛军尚未完全调集部署之际,迅速进军,突然袭击,一举歼灭了叛军,并杀死高定元,进占越靣郡。

  与此同时,东路的马忠也打败了朱褒,攻占了牂牁郡。李恢的中路军于进军路上,曾被围困于昆明,时叛军数倍于蜀军,又未得诸葛亮的声息,处境一度险恶。李恢故意扬言因粮尽要退军,叛军闻讯,信以为真,因而麻痹大意,围守怠缓。李恢乘机突然出击,大破叛军,并与东、西路大军相互呼应。诸葛亮随即指挥大军继续南下,直指叛军的最后据点益州郡。

  这年五月,蜀军冒着酷暑炎热,穿过人烟稀少的荒山野岭,渡过沪水(金沙江),进入南中腹地,逼近益州郡。这时,叛军的内部已经起了变化,叛乱头目雍闿在内讧中被高定元的部下杀掉了,当地彝族首领孟获继统雍闿余部,率叛军对抗蜀军。

  诸葛亮一打听,知道孟获不但打仗骁勇,而且在南中地区各族群众中很有威望。

  诸葛亮想起马谡临别的话,决心把孟获争取过来。他下了一道命令,只许活捉孟获,不能伤害他。

  好在诸葛亮善于用计谋,蜀军和孟获军队交锋的时候,蜀军故意败退下来。孟获仗着他人多,一股劲儿追了过去,很快就中了蜀兵的埋伏。南兵被打得四处逃散,孟获本人就被活捉了。

  孟获被押到大营,心里想,这回一定没有活路了。没想到进了大营,诸葛亮立刻叫人给他松了绑,好言好语劝说他归降。但是孟获不服气,说:“我自己不小心,中了你的计,怎么能叫人心服?”

  诸葛亮也不勉强他,陪着他一起骑着马在大营外兜了一圈,看看蜀军的营垒和阵容。然后又问孟获:“您看我们的人马怎么样?”

  孟获傲慢地说:“以前我没弄清楚你们的虚实,所以败了。今天承蒙您给我看了你们的阵势,我看也不过如此。像这样的阵势,要打赢你们也不难。”

  诸葛亮爽朗地笑了起来,说:“既然这样,您就回去好好准备一下再打吧!”

  孟获被释放以后,逃回自己部落,重整旗鼓。他在沪水扎寨,请两洞元帅相助,他怕又中诸葛亮计谋,所以只守不战,要等天热后让蜀军自行退兵。

  诸葛亮命令军士在树林中扎寨以避暑热,又令马岱领3000兵从沙河口渡河,绕到蛮兵后方,断蛮兵的粮草,还招降了两洞元帅作为内应。

  孟获坚守泸江天险,以为万无一失,每天饮酒作乐。蜀将马岱半夜渡过泸水,夺了元帅董荼那的粮草,决断了夹山粮道,孟获得知大怒,令武士重打董荼那100大棍,免其一死。

  董荼那心怀怨恨,趁孟获大醉,便纠集手下将孟获绑了去见诸葛亮。孟获仍是不服,诸葛亮让孟获看过蜀营的精兵粮草后,便又将他放回。

  孟获回来后,对弟弟孟优说:“我们已经知道了蜀军的军情,你带领百余精兵向诸葛亮献宝,借机杀了他。”

  诸葛亮问马谡是否知道孟获的阴谋,马谡笑着将孟获的阴谋写于纸上,诸葛亮看后大笑,命人在酒内下毒,让孟优等蛮人吃喝。

  当夜,孟获带着3万人冲入军中要活捉诸葛亮,进账后才知道上了当,孟优等蛮兵全部烂醉如泥,魏延、王平、赵云又分兵三路杀来,蛮兵大败,孟获一人逃往沪水。

  孟获在沪水被马岱扮成蛮兵的士兵截获,押去见诸葛亮,孟获说这次是弟弟孟优饮酒误事,仍不服气,于是诸葛亮第三次放了他。

  孟获为了报仇,借了10万牌丁军来战蜀兵。孟获穿着犀皮甲,骑着赤牦牛,牌丁兵赤身裸体,涂着鬼脸,披头散发,像野人般朝蜀营扑来,诸葛亮却下令关闭寨门不战,等待时机。等到蛮兵威势减弱,诸葛亮出奇兵夹击,孟获大败。逃到一棵树下,看见诸葛亮坐在车上,冲过去便要捉拿,不料却掉入陷坑里反被擒获。孟获仍然不服诸葛亮又一次放他回去。

  孟获躲入秃龙洞求援,银冶洞洞主杨锋感激日前诸葛亮不杀其族人之恩,在秃龙洞捉了孟获,送给诸葛亮。孟获当然不服,要再与诸葛亮在银坑洞决战,诸葛亮又放了他。

  孟获在银坑洞召集千余人,又叫妻弟去请驱赶毒蛇猛兽的木鹿大王助战,正在安排与蜀军决战之时,蜀军已经到了洞前,孟获大惊,其妻祝融氏便领兵出战。祝融氏用飞刀伤了蜀将张嶷,活捉了张嶷,又用绊马索绊倒了马忠一起捉了去。第二天,诸葛亮也用计捉了祝融氏,用她换回了张嶷、马忠二将。孟获要木鹿大王出战,木鹿骑着白象,口念咒语,手里拿着摇铃,赶着一群毒蛇猛兽向蜀军走来。诸葛亮派出早已战备好的木制巨兽,口里喷火,鼻里冒烟,吓退了蛮兵的毒蛇猛兽,占了孟获的银坑洞。

  第二天,诸葛亮正要分兵缉拿孟获,忽然得报,说孟获的妻弟将孟获带往诸葛亮寨中投降,诸葛亮知道投降是假,一声令下全部拿下,并搜出每人身上的兵器。孟获不服,说假如能擒他七次,他才真服。

  于是诸葛亮又放了他。

  孟获又请来乌戈国的藤甲军,与诸葛亮决战。诸葛亮用油车火药烧死了无数蛮兵,孟获第七次被擒,诸葛亮还要再放。孟获却不愿意走了。他流着眼泪说:“丞相七擒七纵,待我可说是仁至义尽了。我打心底里敬服。从今以后,不敢再反了。”

  孟获回去以后,还说服各部落全部投降,南中地区就重新归蜀汉控制。

  诸葛亮平定南中后,命令孟获和各部落的首领照旧管理他们原来的地区。有人对诸葛亮说:“我们好不容易征服了南中,为什么不派官吏来,反倒仍旧让这些头领管呢?”

  诸葛亮说:“我们派官吏来,没有好处,只有不方便。因为派官吏,就得留兵。留下大批兵士,粮食接济不上,叫他们吃什么。再说,刚刚打过仗,难免死伤了一些人,如果我们留下官吏统治,一定会发生祸患。现在我们不派官吏,既不要留军队,又不需要运军粮。让各部落自己管理,汉人和各部落相安无事,岂不更好?”

  大家听了诸葛亮这番话,都钦佩他想得周到。

  诸葛亮率领大军回到成都。后主和朝廷大臣都到郊外迎接,大家都为平定南中而感到高兴。

  平叛之后,诸葛亮即施“和彝”政策,这是他攻心政策的继续。首先是撤军。叛乱一平定,诸葛亮就从南中撤出军队,不留兵,从而缓和和消除了与当地少数民族的矛盾,使“纲纪粗安”,“彝汉粗安”。同时,尽量任用当地有影响的人物做官。如任命李恢、王伉、吕凯为南中诸郡守,孟获为御史中丞,等等,通过他们加强了蜀汉在南中的统治。诸葛亮还注意南中的经济开发,从内地引来比较先进的生产技术,如引进牛耕,以改变当地落后的刀耕火种的方法,提高了这一地区的农业生产力,从而吸引了许多原以狩猎为生的少数民族“渐去山林,徒居平地,建城邑,务农桑”,走向定居的农业社会。开发南中,也给蜀汉政府增加了大量收入,“军资所出,国以富饶”。诸葛亮镇抚南中的成功,解除了蜀汉的后顾之忧,并从中得到物力和人力的支持,使他可以专心对付曹魏,开始了北伐曹魏的战争。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