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美国作家哈里森·索尔兹伯里曾在《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里》这样写道:“毛(泽东)的另一个孩子是个男孩,一九三二年出生于瑞金,名叫小毛,长征时也留下了。一九三三年贺子珍又早产了一个男孩,是由傅连暲大夫接生的。但是这个孩子没有成活。长征时贺子珍在西行途中,又怀孕了。”

  英国作家李爱德和马普安,曾专门去寻找贺子珍留在长征路上孩子的下落,并在《两个人的长征》中详细记下了找寻的全过程,但是最终只能写道:“这个谜至今仍未解开”。

  长征胜利多年以后,贺子珍曾哀伤地回忆:“长征路上生的这个女孩子,我连看都没看清楚她长什么样子,也说不清楚具体是在什么地方,送给了什么人家。我也无法知道她今天的死活。”

  (二)

  在长征途中,曾玉是另一个在战火中生下孩子的女红军。

  曾玉是红五军团参谋长周子昆的妻子,本来不在长征的名单中。但她实在舍不得离开红军,舍不得离开自己的丈夫。竟然挺着7个月大的肚子,悄悄跟在队伍后面一路走了下来,成了名副其实的编外成员。

  因为是“编外”,曾玉没有口粮和装备,只能凭着一名战士坚强的毅力,和战友们对她的接济苦苦支撑。

  部队在翻越老山界时,正遇追兵迫近,曾玉肚子疼得厉害,马上就要生了。董必武找来担架抬着她走,可没走多远,抬担架的民夫在遭到敌人袭击时放下担架跑了。曾玉只好骑上钱希均找来的马,颠簸中,鲜红的血顺着她的腿流下来,把马鞍上垫着的被子都湿透了。

  追兵越来越近,女红军们只好把她从马上扶下来,搀着她走。可是经过一路颠簸和惊吓,曾玉怎么也走不动了。大家架着曾玉一步一个血印朝前走,想找一个稍微安静和安全点的地方把孩子生下来。但莽莽山林中,不见一户人家。几个女红军只好找来一把枯草,把曾玉围起来。孩子就出生在了这把枯草上。

  这是红军长征途中的第一个婴儿,可还没等她睁开眼睛,母亲就只能把她留在出生的地方,期待能有人收养……

  孩子的哭声还在继续,女红军们只能架起欲哭无泪的曾玉继续赶路。因为,这位年轻的女人不仅是母亲,更是一位战士,纵然有千般不舍,也只能含泪前进!

  (三)

  1936年,红四方面军第3次过草地时,妇女干部李金莲就要生了,草地一望无垠,妇女部的工作人员只好在距离大部队行军道旁不远的地方围成一个圈,李金莲就在这个圈中生下了孩子。

  孩子生下后,大家你扯一块衣襟、他凑一块布,勉强把孩子包裹起来,走出了草地。

  在甘肃峨州时,政治部主任傅钟代表组织劝李金莲:“战争环境带小孩很不方便。为了行军、作战,组织上希望你把孩子送给老百姓吧。”

  李金莲作为一个年轻的母亲,经过了多么大的痛苦,才生下孩子,面对自己的亲骨肉,她如何能舍得把他送人。

  但作为一名红军战士,她别无选择,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只好含泪把孩子送给当地的老乡。

  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把心头肉舍掉的那种痛,比流血割肉更要疼上百倍!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