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泡澡纳凉历史悠久,依宋人高承《事物纪原》中的说法:中国人在“三皇五帝”时代,便出现了洗澡文化,高辛氏开中国人洗澡之先。在古人眼里,洗澡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有时还很神秘、神圣,大有讲究。

  先秦“沐”“汤”纳凉

  今天大家说的洗澡,在古代叫“沐浴”,即用水洗发洗身;古人还雅称洗澡水为“汤”。在汉字中,保留了远古人洗澡形象的,既不是“沐”,也非“浴”,而是“盈”。在甲骨文中,“盈”就是一个人裸身在浴盆中洗澡,有学者认为这个字反映的,便是先秦时期中国古人的洗澡习惯。

  洗澡讲卫生,是文明的象征。中国泡澡纳凉历史悠久,依宋人高承《事物纪原》中的说法:中国人在“三皇五帝”时代,便出现了洗澡文化,高辛氏开中国人洗澡之先。在古人眼里,洗澡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有时还很神秘、神圣,大有讲究。古时洗澡必更新衣,甚至连洗澡的频率和次数都有规定。来了客人要先请其沐浴,之后才摆筵席招待,现代人称宴请远方来客为“洗尘”,便是此俗遗风。

  在汉代,规定公务员每5天要洗一次澡,届时大小官员全都放假回家。轮到洗澡的日子叫“休沐”,这也是现代公务员放假制度的滥觞。到了盛夏,有的皇帝干脆放长假,方便大家回家沐浴、避暑。

  古人洗澡等级分明,男女尊卑不可混浴,现代时尚夫妻间悄然流行的“鸳鸯浴”,在早期是严格禁止的,否则是“失礼”。

  在周代,时人的道德行为准则之一,便禁止夫妻洗鸳鸯浴。《礼记》是汉代人选编的记录先秦时期典章制度、风俗习惯的重要论着。其中的《内则》中便有这方面的文字,洗澡时男女“不敢共湢浴”。

  “湢”,即现代所说的浴室,传统的解释是夫妻间不能共用浴室,实际上是要求男女不洗鸳鸯浴。因为古人认为,与女人一起洗澡不只“失礼”,带坏社会风气,还会沾上晦气,致阴阳失调,不利养生。

  汉灵帝刘宏“祼游馆”消夏

  洗澡消暑洗到后来,花样就多了,不再拘泥于古俗。特别是皇家,一般都建有相当于现代人工浴场的大水池,用之度夏。在东汉后期,宫殿之中还出现了连现代人也觉得前卫的“裸游馆”。

  “裸游馆”的主人是汉灵帝刘宏。刘宏是个荒淫皇帝,特别喜欢洗澡,尤其是夏天喜欢与后妃丽人一起裸浴。据前秦人王嘉《拾遗记》的描写,好色的刘宏曾在皇家花园内的西园,“起裸游馆千间”,由四通八达的人工水渠相连。渠水皆从外面引来,清澈透明。为了营造气氛,在渠中栽植南方进献的荷花,此莲的叶子硕大,但到夜里才舒展,故称“夜舒荷”。

  一到夏天,刘宏便来这里避暑,坐船在各裸游馆间游玩。他专门挑选一些身材娇小、皮肤白嫩的漂亮女孩为他划船,有时故意弄翻船逗乐,看她们落水后毕现的肌肤、身子。到了大暑天,刘宏干脆住进裸游馆,带着成群宫女“长夜饮宴”。这些宫女都是14至18岁之间的妙龄女孩,刘宏要求她们一律脱掉上衣,仅装内衣陪玩。岸上疯够了,便与她们一起下水裸游。后来董卓破了京师后,一把火将裸游馆烧毁了。

  后赵武帝石季龙(石虎)也喜欢这么洗澡,其浴池的奢华程度一点不比刘宏的裸游馆逊色。当上皇帝后,他在都城邺城内大兴宫室,并抢夺民女扩充后宫阵容,据说其后宫美妃多达10万人。面对这么多美女,石季龙搞了一个大型“四时浴室”。除了夏天能用外,冬天也能洗澡。

  夏天,将外面的渠水引入池中,把上百种香料浸泡在池里,巨大的浴池遂成香水池。与刘宏一样,石季龙盛夏也是整日整夜作乐,与宫女宠妃解衣宽带在池边饮酒,热了便一起下水裸浴,喜称此时的浴室为“清嬉浴室”。

  无独有偶,元朝的末代皇帝顺帝,也与刘宏、石季龙有相同的爱好。

  过去的皇家,都建有避暑山庄这类场所,元朝也不例外,当时御花内建有迎凉之所“清林阁”,此地四面栽植乔松修竹,南风徐来林叶自鸣,远胜丝竹,乃避暑佳境。元顺帝又建了一座露天水上乐园,称为“漾碧池”,专供其与嫔妃洗澡。

分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