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2年访美回国后,庄则栋成为了国家青年队的领队兼总教练,同时兼任国家体委党组副书记,此时,他已不自觉地跨入政坛。1973年,庄则栋被派往“中央读书班”学习。学的第一个文件就是《毛泽东致江青的信》。学习班结束回到体委时,有人开始攻击当时由周恩来提拔到体委任主任的王猛。起因是1974年初,两名内蒙古乒乓球运动员被殴打后写信告状,江青让王猛处理,但几天后没有回音。王洪文的秘书说,王猛不传达中央领导指示。体委的造反派开始质问王猛。“我提出来想为王猛做些解释工作。想告诉大家,国家体委不归江青管。”庄则栋说,“后来,一名造反派的头头告诉我不能这么讲,并让我问问上面(江青等领导人的意思)。”

  “江青告诉我‘王猛是大恶霸、死官僚,是林彪线上的人’。你说我信不信?在学习班学的第一个文件就是《毛泽东致江青的信》,毛主席对江青说‘我有些什么事情,我都不能跟别人说,只能跟你说’。所以我把江青他们都作为毛主席最信任的人来对待。”而关于外界传言的庄则栋与江青有绯闻一事,庄则栋这样回应:“这传闻我也听说过,怎么可能呢?人家那么大的领导,每次接见谁,身边秘书、服务人员一大堆,那些闲话都是没影的事。”庄则栋说,“我有私心杂念,就是想要在复杂的政治斗争中跟对人,别犯错误。”江青让庄则栋回去跟王猛斗。庄则栋听从了。在接下来的国家体委党组会上,庄则栋将矛头对准了王猛,并得到众人的附和。

  1974年12月,33岁的庄则栋出任国家体委主任。江青、王洪文等人告诉他:“你年轻,很多事情不懂,什么时候有问题找我们,都见。”和那个年代被“四人帮”拉拢的干部一样,庄则栋也着了魔似的惯性地推行“四人帮路线”,开始体育革命。遵从“四人帮”的指示,庄则栋上任后更换了很多干部,以可靠为出发点。“大批地换干部,这下得罪很多人了。”庄则栋回忆说,“任职期间,我也不打干部,更没整死过人。”

  “文革”后遭审查退出政坛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庄则栋被关入北京卫戍区审查了4年。庄则栋无法想通,“四人帮”这样的人怎么也会倒台。自己在任国家体委主任期间,分房不要,远在塔城的妹妹要调回来不让,紧跟毛主席身边的人怎么会有问题?隔离审查4年后,庄则栋被安排到山西乒乓球队等候审查结论。1984年庄则栋回到北京在市少年宫任教,培养青少年选手。一切政治活动和荣誉都再也和他无关。有次基辛格来华访问时提及他,得到的回答是“庄则栋出差了”。

  此后,庄则栋在全国各地设立乒乓球俱乐部,2005年6月2日,庄则栋在北京成立“庄则栋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5年前,庄则栋被查出患了癌症,但他仍然积极治疗,乐观面对人生。(摘自《快乐老人报》2011年7月21日)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