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2月的一天,长江北岸的洪湖码头上人群熙攘,拥挤不堪。也许是闻到了什么风声,码头上全副武装的匪徒特别多,他们在人群中窜来窜去,严密地监视、检查着来往的旅客。

  这时,一行农民模样的人来到了码头。为首的那位头戴大芦叶斗笠,外套半成新青布衣裤,肩上挎一印花包袱,手里还拿了根旱烟杆,像是去走亲戚的。这一行人中还有一位头戴礼帽,身穿呢料中山服的,像个政客。

  码头的入口处,一个满脸横肉的匪徒头目正带着二十几个手下在盘查旅客。凡是伞、帽子、斗笠之类容易遮住脸的,一律要拿下来。这横肉头目一手拿张纸,另一手提把手枪,恶狠狠地瞧着每个旅客,还不时地往纸上对照一番。

  瞧这阵势,那为首的农民低下头,悄悄对身旁政客模样的人说了几句。那人点点头,对着前面的入门大声叫道:“这么多人等着上船,你们这么慢慢地检查,不是要耽误大伙的时间吗?误了船谁负责呀?”

  早已等不耐烦的旅客纷纷答腔:“就是嘛,得等到什么时候呀。”“不行,我得赶快走,家里还有急事呢。”“对,不要管他,往前冲……”

  人群顿时如潮水般往前涌,匪徒们拼命喊叫、威吓,却根本无法阻挡住人群。那一行人随着人流顺利地过了入口处,登上了轮船。

  进了船舱后,那位农民模样的人对“政客”轻声说道:“虽然过了一关,但匪徒们不会就此罢手,一定还会上船检查的,要准备好。”政客赞同地点点头。这时,他们看见一边一间休息室里,一个身穿长袍的中年人正坐着,农民顿时有了主意。他朝政客使了个眼色,一步跨进休息室,“砰”的一下,关了休息室的门。

  那中年人吓了一跳,正要发作,忽觉来人很面熟。只愣了会儿,他立刻就想起来了,这不是满世界在通缉的要犯吗?“你,你是贺龙?”他惊诧地叫道。

  农民正是大名鼎鼎的贺龙将军。原来,遵照当时湘鄂西特委的指示,贺龙要带领老李等八位同志回老家湘西桑植开辟新的革命根据地。由于当时敌人围攻相当严重,比较起来,江北的洪湖码头这一线敌人的势力还相对薄弱些,贺龙便决定装扮成农民,从洪湖码头绕道回老家。他们中惟一装扮成政客的,正是老李。

  “我没记错的话,你就是洪湖县知名的绅士李国良吧?”贺龙微微一笑说。

  “你真是贺龙?实在是太大胆了,你不知道他们要抓你吗?”李国良紧张地站起身,手指着码头上窜来窜去的匪徒说。

  “知道。”贺龙说着,干脆坐了下来,“因为知道,才要你来掩护找。”贺龙态度虽温和,语气中却透着一丝威严。

  “哎呀,我可是无能为力呀。”李国良连连摆手。

  “李先生过谦了,要知道你可是这一带有名的绅士。待会儿他们上来了,你只消说我是你的老同学,现任监利县县长田阳春就行了。”说罢,贺龙起身取下李国良头上的礼帽,往自己头上一戴,“对不起,暂借一下。”

  此时,门外传来阵阵杂乱的脚步声和吆喝声。果然如贺龙所估计的,匪徒们分成几队人马,上船逐个检查旅客。

  那个满脸横肉的头目,带着几个匪徒到休息室门口,一位已改扮成小职员模样的同志上前拦道:“对不起,我们田县长正和老同学李国良先生在休息,不许打扰。”

  匪徒头目瞪着眼珠子,晃着手里的那张纸,嚷着:“这是专抓贺龙的通缉令,上面说了,不管是谁,一概要检查。”

  两人正争执着,突然门开了,贺龙生气地站在门口:“吵什么啊,不是要检查吗,那就来吧。”贺龙转身看了李国良一眼。

  李国良犹豫片刻,赶紧上前说道:“哎呀,你们两位是初次见面不相识啊,我来介绍,这位是监利县的田县长,我多年不见的老同学。”

  匪徒头目死死盯着贺龙看,又举起手上的纸对照一下,突然掏出手枪叫道:“田县长?别看你戴着帽子,可还是太像贺龙了,跟我走。”

  “什么?”资龙顺手给了他一个嘴巴子,然后抓住他拿枪的手一捏,那枪便乖乖地掉在了地上。贺龙捡起枪,指着匪徒头目说:“说我像贺龙,我看你倒像蒋委员长要抓的那个大土匪头子石民豪,他也是满脸横肉的。”贺龙知道,蒋介石为了剪除异己,正到处在抓土匪头子石民豪,这是敌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他正可以利用一下。

  匪徒头目摸摸自己的脸,结结巴巴地说:“不是,不是,我姓王,不姓石……”

  正在这时,打扮成政客的老李走进门来:“田县长,要快走啊,刚才洪湖县的李县长派人通知,说是接到上面电话。贺龙带着人马已离开洪湖,到了监利,让你速回县里。”

  贺龙一听,挥挥手:“好,马上就回监利。对了,刘书记长,我看这家伙很像蒋委员长要抓的石民豪,一块带走,转交南京。”

  “啊,果然是石民豪!田县长,这回你可是立大功了,把这石民豪转交南京,蒋委员长肯定要好好犒赏你了。”老李心领神会,故作惊讶地说。

  匪徒头目这下可慌了,赶紧求饶:“田县长,实在是误会啊。小的也是执行上面的命令,请田县长一定饶恕。”他见贺龙不理睬,又赶紧拉住李国良的手:“李先生,请你给田县长说说吧,千万饶我一回,下次再也不敢冒犯了。”

  李国良见这家伙刚才还凶巴巴的,让贺龙这么一吓,竟变成了癞皮狗一般,不由得暗暗佩服贺龙的机智和胆大,紧张的情绪也松弛了下来。他对贺龙说:“田县长,就看在多年未见的老同学面子上,饶他一回吧,反正这事由我作保。”

  老李故作为难地说:“田县长,恐怕这事委员长那边无法交代呀。”

  贺龙见这匪徒头目不会再找麻烦了,而且时间也不早了,就板着脸对匪徒头目说:“今天就看在李先生的面子上,饶你一回,以后可不许再横行霸道、为非作歹了!”

  匪徒头目又是点头又是鞠躬:“是的,是的,再也不敢了。”

  贺龙把他枪里的子弹退掉,然后往他怀里一扔:“这玩意儿也还给你,记住了,不要老拿这家伙到处吓唬人,对你没好处,懂吗?”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