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林彪的一生中,共经历过五次婚恋:初恋对象陆若冰婉转回绝,给少年傲慢的林彪当头一棒;对从小就订下娃娃亲的汪静宜,林彪中途变卦;陕北一枝花张梅生性活泼,林彪少言寡语,性格不和导致他们的姻缘以离婚告终;对最心动的孙维世,林彪几经努力,到头来却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原名叶静宜的叶群,成为林彪最后一任妻子。

  林彪的初恋:一头热一头凉

  林彪的启蒙老师叫李卓侯,是我国地质学之父李四光的父亲。1921年春林彪进入了由恽代英等筹资创办的竣新学校,接受马克思主义思想教育,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5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在中学读书时,林彪开始了他短暂的初恋。对方叫陆若冰,是黄冈回龙山戴家冲人,与林彪家只相隔三里路,其实他们两个早在童年时就认识了,到武汉后两个人接触十分频繁,陆若冰比林彪大一岁,正值花季少女,肌肤白嫩,眉清目秀,双眸中流露着少女脉脉的情愫,少女独有的体香让林彪忐忑不宁,但又苦于无法表达自己的这份感受。

  陆若冰的哥哥陆沉曾担任中共江西省委书记、中共中央候补委员,1924年8月陆若冰靠其兄长的关系到安庆女子师范读书,这更让初恋的林彪如坐针毡,于是就接二连三地给陆若冰写信,把当面无法表达、难以启齿的话语用文字的形式写给了陆若冰。

  看着林彪厚厚的一大堆来信,陆若冰十分镇静地给林彪回了一封信,信十分短,只有几十个字,只是劝林彪安心读书,她还太年轻没有考虑个人的婚事。言辞十分客气,用婉转平和的语气拒绝了林彪的请求。林彪有桩娃娃亲

  翻开林家保存的《林氏宗谱》,林彪的名字后面写着三个妻子,列在第一位的是汪静宜,列在第二位的是刘新民,也就是张梅,列在第三位的是叶群。

  汪静宜原名汪伯梅,比林彪小一天出生,与林彪订婚后,按林家的提议才改名汪静宜的,汪静宜的父亲汪友诚与林彪的父亲是最好的朋友。随后按当地风俗,林家在1914年农历正月初四办了两桌订婚酒席,当时的林彪只有7岁。

  1925年7月,林彪从武汉共进中学毕业回家小住数日,一天他的婶娘贾氏问林彪:汪家姑娘可是一个标准的大美人啊!你今年都已经18岁啦!怎么不把她娶回家来呢?林彪从订婚就常听人们夸她的媳妇漂亮无比,但他从没有见过面,经婶娘的说服,林彪回家就向父母提出在年底把汪女娶回家,他的母亲陈氏听后十分高兴,他的父亲随手翻开老皇历仔细查找一番后,认为年底结婚不吉利,加上他们家经营的布厂又十分不景气,此事也就没有再提起了。

  1925年10月,林彪考入了黄埔军校第四期,随后与家里的联系就中断了。大革命失败后,林彪就与家里彻底失去了联系。直到1937年国共第二次合作后,林彪才与父亲通了信,知道儿子的下落后,林父就立即给林彪写信让他派人把汪静宜接到延安去结婚。这时的林彪不仅受到了新思想的洗礼,而且在抗大还兼起了领导职务。为了逃避这门婚事,林彪就匆忙与刘新民结了婚,并把两个人的照片邮给了林父,林父收到信后向汪家说明原由,汪家人气愤不已,但又无可奈何。

  陕北一枝花林彪追到家

  张梅算是林彪真正的第一位妻子,关于张梅与林彪何时结婚,各种书刊上说法不一。

  不管林彪与张梅的婚姻是如何开始的,但他们最终的结局还是以离婚而告终。张梅原名刘新民,是陕北延川人,陕北有四宝,即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清涧的石板,瓦窑堡的炭,张梅又是出类拔萃的,被当时的人们称为陕北一枝花,其长相算是女人中的极品,这让林彪无可挑剔,但两个人之间性格的差异却非常大,张梅性格开朗,活泼好动,而林彪却不善言辞,经常是静静地坐着,然后表情木纳地陷入深深的思考中。张梅常去外面最热闹的地方,这让林彪非常反感,林彪常常为此大发脾气,甚至于阻止她外出,两人间的矛盾越来越大,1942年1月两人在苏正式提出离婚。

  林彪最心动到头一场空

  让林彪一生中最动心的女人就是孙维世,孙维世的父亲叫孙炳文,是我党最优秀的党员,曾接任周恩来出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兼总教官职务,与周恩来、朱德都是最好的朋友。

  孙维世天生丽质,艺术气质极浓,周恩来就把她送进了延安的鲁艺学校,18岁时,经毛泽东批准又被送到莫斯科东方大学和莫斯科戏剧学院表演系、导演系深造。周恩来一生没有子女,他就把孙维世当作养女看待。此时林彪正在苏联养伤。

  有一次林彪外出被一群年轻人发现后,被硬拉着去参加他们的活动,一个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惊得林彪嘴巴张得大大的,她高雅无比的气质、俊秀的容颜深深打动折服了林彪那颗平静已久的心。

  让林彪最动心的,曾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姑娘便是孙维世。尽管每次林彪见到孙维世时,总是心潮起伏,不能平静,但他还是用顽强的毅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林彪觉得时机已经成熟,就单独约孙维世吃饭,席间林彪向孙维世表白自己的心迹,并向孙维世叙述他的人生烦恼。

  不久林彪接到中央的命令,让他尽快回国到抗日前线去,他又一次邀请孙维世话别,两个人沿着莫斯科的大街慢慢地向前走着,林彪又一次向孙维世恳求,让她同他一道回国,孙维世却委婉拒绝说:我还没毕业,我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时光,我确实不能回国。无奈之下林彪向孙发誓非她不娶,就这样,1942年2月林彪一个人怅然地回到了延安。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