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登天安门城楼参加开国大典的队伍中,一位年逾古息银髯飘拂的长者十分引人注目。他就是出生于清同治年间的民主同盟的老前辈张澜。"老成谋国"的张澜,是毛泽东筹建新中国必邀的一位人物。而张澜今天能够登上天安门城楼,亲身参加新中国的开国大典,恍若置身大梦之中。他死里逃生,才拥有了这个激动人心的伟大日子。

  1949年初夏。北平香山双清别墅。这些天,这个原先幽静之地,显得格外热闹。毛泽东在这里频频会见民主党派领袖和爱国民主人士,共谋建国大计。建立新中国,"张表老"是不能不请教的。毛泽东的眼前浮现出飘然若仙的长者张澜的形象。

  张澜,字表方。1872年(清同治十一年)4月2日,生于四川省顺庆府(今南充地区)张观沟。他是前清秀才。1903年东渡日本留学。东邻日本的维新富强与中国清政府的腐败无能,激发了他的爱国思想。他联络中国在东京的留学生们,反对为慈禧祝寿,提出要慈禧退朝,让光绪皇帝继续维新变法。他的这番举动被清政府视为"大逆不道"。便将他押送回国。

  1911年,四川爆发了闻名中外的保路运动,他成为这次运动的一位重要领导人。1926年,他担任成都大学校长。因青年时期就接受了维新思想,后来又发展为旧民主主义思想,他的教育思想先进,治学严谨,营造了一种良好的学风,使地处西南一隅的成都大学,一跃成为当时我国规模最大,最有生气的高等学府之一,教学水平名列前茅,科研成果突出,被誉为"民主与科学的堡垒"。他还曾担任过四川咨议局议员、四川省省长、四川建设委员会川北办事处主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等职。

  "七七事变"后,张澜为国家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而焦急万分。他赋诗强烈谴责蒋介石丧权辱国的罪行,表达自己抗战到底的决心。他用自己特殊的社会地位掩护、安置共产党员和爱国民主人士。1939年,发起组织了统一建国同志会。l941年,发起组织了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当选为主席,后改为中国民主同盟,仍当选为主席。

  他在各民主党派以及民主人士中有着很高的威望。

  1945年8月10日,张澜发表公开谈话,强调抗日战争胜利后,摆在中国人民面前的是和平建国的道路,必须首先争取民主的胜利。他抗议蒋介石出尔反尔,断然拒绝参加国民参政会,声明他领导下的中国民主同盟决不参加。他还领衔与各界人士联名致电美国和平委员会,吁请美国停止协助国民党运兵发动内战。与此同时,他以中国民主同盟领导人的身份,倡议国共双方进行和谈,邀请陈诚参加商谈避免内战问题。

  这些举动,深受中国共产党的欢迎,却为国民党反动政府所忌恨。在此之前,毛泽东与他从没有见过面。但他们俩人彼此都已久闻大名,可谓神交已久了。

  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毛泽东置个人安危于度外,决然走向布在重庆的那张政治谈判桌,使他有机会与"张表老"的手紧紧握在一起。1945年8月28日,客居重庆上清寺特园的张澜,得到毛泽东已从延安飞赴山城的消息,被毛泽东的雄才伟略和对和平的诚挚热情所深深打动,连连赞叹:"难得,难得。"

  张澜早就从许多重大事件中,领略了毛泽东领导中国共产党反帝反封建的业绩,特别是对于能够和平解决西安事变,促成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局面的卓越政治才能,至为钦佩,这次毛泽东来了,他急于想见到这位不同凡响的共产党领袖人物。于是,立即驱车赶赴机场毛泽东一下机桥,就在人群中发现了银髯飘飘、粗布衣衫的张澜。他不等别人介绍,就走过去紧紧握住张澜的手:"你是张表老,你好!"

  张澜凝视着毛泽东,连忙说:"润之先生好!你奔走国事,欢迎你光临重庆!""大热天气,你还亲自到机场来,真是不敢当,不敢当!"毛泽东握住张澜的手,很久都不松开。"你为国操劳,身负众望。应当,应当!"张澜道。初次谋面,一见如故。

  此后,毛泽东在国民党陪都重庆多次与张澜交谈,希望通过他的影响使西南的那些地方实力派能与共产党加强合作,并希望他能协助共产党发展地下武装,组织游击队,张澜不加犹豫地答应下来。他还恳切地对毛泽东说:"你们应当坚持的,一定要坚持;好为中国保存一些净土!"毛泽东连连点头。

  张澜还说:"已经谈拢了的,就应该公开出来,免得蒋介石以后不认账,如果你们有不便,我可以给国共双方写一封公开信,把问题摊开,好让全国人民监督。""谢谢张表老!"毛泽东欣然采纳了这一建议,并赞誉他不愧是"老成谋国"。10月11日,毛泽东抵重庆九龙坡机场准备飞赴延安。张澜也赶赴机场送行。张澜对毛泽东说:"日后中国实现民主,我还要到延安去看望哟!""欢迎!欢迎!我要用延安的川菜来招待你。"毛泽东微笑着热情地说。

  1946年,民主同盟中央委员李公朴、闻一多先后在昆明被国民党特务杀害。闻讯后,张澜愤然在成都主持各界人士为死难者召开追悼会。会散后,他尚未走出会场门外,就突然遭到早已布下的国民党特务的围攻,当场头部致伤。l949年暮春,蒋介石料知自己的政权很快就要土崩瓦解,待在大陆已时日不多了,丧心病狂,欲结果张澜性命,不让他活到共产党时代。

  一天,武装特务突然包围了张澜正在休养的一所疗养院。经院主持人郑竹定大夫舍死营救,并以身家性命担保,医务人员也以身家性命担保,特务才没有当场下手,允许他们把张澜软禁在病房内。蒋介石身边的谋士得知此事后,也觉得这一招太不高明,劝蒋不要落下此等口实。蒋介石悻悻然不置一词。好在形势急剧发展,上海很快解放了。国民党特务终于没能对张澜下黑手。

  5月29日,张澜为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向国民党统治区胜利进军向毛泽东、朱德、周恩来、董必武发出电报。毛泽东接阅电报非常高兴。一别数载,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毛泽东与"张表老"不是要在延安再次晤谈,而是要在北平共谋开国大计了。双清别墅里吹拂着和煦的风。毛泽东欣然命笔:表方先生:艳电敬悉。革命战争迅速发展,残敌就歼为期不远。今后工作重心在于建设,亟盼各方友好共同致力。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