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4年我来到毛主席的身边,任他的专职司机,直到1976年9月主席逝世。前后加起来有12年的时间,在与他老人家日夜相伴的日子里,有几件事让我很难忘。

  有一天晚上,主席从中南海乘车出来,走到南长街的南口,他看到路两边都挂着自己的画像,很不高兴,他对我讲:“这些人心多狠啊,晚上还叫我站在那里哩!”主席的话,听起来像是说笑,实际上他是反对搞个人崇拜这一套,对这种做法多次表示“讨厌”。

  主席热爱群众,关心群众,对群众的真情,实实在在让人感动。中央的一次会议在江西召开,闭幕后,主席要回京。离开南昌时,老百姓夹道欢送。主席见此情景,下车和群众握手,一直走了100多米。我们都很紧张,担心安全问题,主席却非常镇定,令人钦佩。

  在“深挖洞,广积粮”的岁月里,主席有时外出办事,回到游泳池,看到战士挖防空洞,马上下车,和战士握手。

  有一次上玉泉山,回来时已是晚上。车子路过西郊机场,主席问这是什么地方,我们回答是西郊机场。主席提出想看一看。我赶快停车,警卫下去联系。当主席得知人家都睡觉了,就示意我们上车,不去打扰人家休息。主席在这方面对自己要求很严格,遵守制度。

  在我前头,给主席开车的是朱德魁师傅,他病了,我来接他的班。主席对朱师傅患病的转院、治疗都非常关心,并多次问身边的工作人员,了解朱师傅的情况。有一次,护士长问我,见不见得到朱师傅,我说能见到。护士长说:“主席给朱师傅一些钱,让我找个人给捎去。”后来是我把钱给朱师傅带去的。

  主席有那么多事要操心,他还能想到自己身边的人,关心我们,这让我很感动。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