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复出与蒋经国掌权

  1973年,当蒋老先生把许多事情都交给儿子蒋经国时,毛泽东决定:让邓小平复出。

  邓小平,1926-1927年与蒋经国是苏联中山大学的同窗,那时候的邓,是蒋经国所在共青团小组的组长,邓那时的名字叫“邓希贤”。

  1973年3月,邓小平回到中共中央,周恩来首先把大部分涉外事务交给了他。邓小平立刻宣布:北京已经准备好,可以跟台北直接谈判统一的问题。邓说,在现阶段,“优先考虑用和平方式……(统一)”。

  滞留大陆的老国民党人,透过公开、私下的渠道,向蒋家父子不断招手。卧病在床的老蒋顾不上这些,负责台湾党政军大事的蒋经国,同样不予理会,他亲口告诉《纽约时报》记者:“与中国共产党接触(谈判),就是自杀行为,我们没那么愚蠢。”

  蒋介石死后,蒋经国继任“总统”。1978年3月12日,就职的第二天,蒋经国照会媒体,表示以后在任何场合,不要喊“万岁”。蒋经国说,现在是民主时代,他只是个普通党员、普通老百姓。

  对岸,他的老同学邓小平虽然没有重新担任党的总书记,但却第三次在政坛上站了起来,并牢牢把握着中国的改革方向。邓小平也做了类似表述,邓说“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

  小平给经国的“重重一击”

  就职后不久,蒋经国就受到了邓小平的重重一击。1978年12月15日晚10时,即中美建交消息公布之前12小时,美国驻“中华民国”的大使安克志忽然接到华盛顿的专线秘密电话,这位特命全权大使于是奉命在凌晨3时的时候,拨通蒋经国助手宋楚瑜的电话,说是有紧急公事,必须立即面见“总统”。

  宋楚瑜凌晨3时接到电话,惊讶地问:“是不是‘那件事’发生了?”

  安克志则反反复复地说:“我必须立即面见‘总统’!”

  蒋经国只得在半夜爬起来会见了安克志,临剧时,安克志按照美国国务院的要求,请求蒋经国在第二天早晨8时之前,暂时不要对外泄漏这一消息。蒋经国强忍着怒气,始终不肯答应。

  消息公布当天,新台币黑市交易(兑换美元)价格大跌,台北股市大跌近一成。邓小平和中共在全世界声势大振,台湾则更加震荡。打击之后的“和平攻势”

  1979年1月1日,北京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示好,提议两岸开放经贸、旅行和通邮。经邓小平同意,北京的对台办负责人廖承志也发表了致蒋经国“老弟”的一封公开信,提议国、共第三次合作。廖承志表示,他愿意访问台湾完成国家统一的爱国目标。

  蒋经国对邓小平的这一波和平攻势,反应相当精致、敏锐。他很坚定地谢绝了廖承志来访,蒋经国说:共产党提议两岸对话,是“旧瓶装新酒”。他宣称,“中国人民唾弃共产主义,而台湾的成功却激发人民渴望自由、民主和繁荣的生活方式”。

  但在另一方面,蒋经国也认为:北京现在热切鼓励两岸之间扩大经济、社会、文化交流,长此以往,对台湾必然是利大于弊。如果“两岸人民旅行、贸易往来审慎发展,必可提升台湾在全中国的形象和影响力”。

  进入1981年后,邓小平进一步向蒋经国“示好”。

  北京首先停止了纪念1947年“二二八事件”的例行活动;此后,新上台的中国共产党总书记胡耀邦,公开邀请蒋经国等国民党官员“回老家瞧瞧”。中共中央还下达指令给浙江溪口的中共地方党委,要他们修缮丰镐房以及蒋经国母亲、祖母的坟墓。因为邓小平知道,蒋经国是个大孝子。溪口墓地修葺一新的照片,被迅速但又秘密地送进了台湾“总统府”。

  邓小平还就他的“一国两制”统一模式,提供法理架构。他指示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台湾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特殊地位。“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自治”,亦即对它们现有的经济、政治、社会和司法制度有控制权。

  蒋经国实施政治改革

  虽然邓小平频频示好,台北的“三不”政策继续存在,只是亲国民党的报纸开始出现文章,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大陆根本不可能武力犯台”,和平、渐进与中国统一,才是正确道路,两岸可以先从通邮、旅游和间接贸易做起。

分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