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有一次和公明休闲谈,公明休说:“古时候,逢蒙跟随羿学射箭,但逢蒙人品很坏。当他将后羿的箭术完全掌握了以后,就认为,要是没有羿,我就是天下第一了,于是,他杀死了羿。逢蒙真是太坏了。”

  孟子说:“羿本身也有过错,不能全怪逢蒙啊。”

  公明休不解,问:“羿不是冤死的吗?他又有什么过错呢?”

  孟子说:“郑国曾经派子濯孺子率军攻打卫国,卫国派庾公之斯率军反击,结果郑军大败,子濯孺子乘车逃跑。庾公之斯紧追不放,眼看就要追上了。

  “子濯孺子由于过度紧张,又犯了肌肉抽搐的老毛病,他呻吟着说:‘哎,在这紧要关头,我的老毛病又犯了,看来我是活不成了。’

  “说完,他又抱着一线希望问车夫说:‘你回头看看,是谁在追我?’车夫说:‘是庾公之斯。’子濯孺子一听,立即高兴地说:‘吉人自有天相啊!我这次说:‘是庾公之斯。’子濯孺子一听,立即高兴地说:‘吉人自有天相啊!我这次死不了啦!’车夫很奇怪地问:‘庾公之斯是卫国有名的射手,他来追咱们,我们已经很危险了,您却说死不了啦,这是为什么?’子濯孺子说:‘庾公之斯跟尹公之他学射箭,尹公之他是我的徒弟。按这样算,庾公之斯就是我的徒孙了。尹公之他为人正派,品行端正,他所选择的徒弟也一定正派,所以我说死不了。’

  “话刚说完,庾公之斯追上了,他问子濯孺子说:‘老师为什么不拿弓射箭来反击?’子濯孺子说:‘我的老毛病犯了,拿不动弓。’庾公之斯说:‘我跟尹公之他学射,尹公之他又跟您学射,我不忍心拿您的技巧反过来伤害您。但今天是国家的公事,我又不能因私而害公。’

  “说着,他抽出一支箭,往子濯孺子的车轮上敲了几下,把箭头敲掉了,然后又象征性地射了四箭便回去了。”

  说到这儿,孟子看看公明休,又说:“人的品质最重要,你们看子濯孺子因了解弟子的人品而活,羿因不了解弟子人品而死,难道羿自己一点过错都没有吗?”

  公明休听后,点头表示赞同。

  哲理点拨:

  无论交朋友还是收徒弟,都要首先考验一下对方的人品才好,否则就会发生很多不如意的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人与人之间是会相互影响的。交了一个品质差的朋友,反过来就会带坏你。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