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时候,说客张仪和陈轸都投靠秦惠王,作了秦国的臣子。

  张仪对秦王说:“陈轸做大王的臣子,常常把国家的情况透露给楚国。我不能与他共事,望大王将他驱逐出去。如果他又回楚国去,望大王将他杀掉。”

  秦王听后,怒气冲冲地召见陈轸问:“听说你想离开秦国,您想到哪里去?我将为您准备车马。”

  陈轸早已知道是张仪在背后捣鬼,于是顺水推舟地说:“回禀陛下,我打算到楚国去。”

  秦惠王听后不由大怒,喝令左右将陈轸推出午门斩首。

  陈轸不慌不忙地说:“我离开秦国,必然再到楚国。好顺从大王和张仪的意思,以表明我是否到楚国。我听说有个楚国人有两个小妾,有人调戏其中年龄大点的那个妾,被她抓破了脸皮,那个人又去调戏年龄小点的那个妾时,却得到了她的百般逢迎。

  “后来这个楚国人得病死了。有客人问那个调戏人妾的人:‘你想娶那个年长的寡妇做妻子呢?还是娶那个小的。’这个人回答说:‘娶年长的。’客人说:‘年长的那个抓你,年少的与你私通,你为什么娶那个年长的呢?’

  “这人说:‘小的那个做了我妻子,可能会去和别人私通;而年长的那个,却可能为我而痛骂别人。因为人人都希望自己的妻子贞洁不二啊!’

  “如今楚王是贤明的君主,楚将昭阳是贤明的臣相。我身为秦国的臣子,如果经常把秦国的机密泄露给楚王,楚王必定不会留我,昭阳也不会与我共事。我是不是楚国的同党,这下不是很明白了吗?”

  秦惠王连连点头道:“陈卿息怒,寡人全明白了。”

  从此后,秦王对陈轸十分信任,待遇优厚。

  哲理点拨:看问题的立场一旦发生变化,人们的取舍往往也会随之改变。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