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乾隆年间,有一个名叫阮元的大学士,因学识渊博为朝廷所器重,受任命为体仁阁大学士。阮元做了大官后,他的父亲阮湘圃并没有因为儿子的显贵而有任何改变,依旧过着清贫的生活。

  有一天,有个同乡来探访阮湘圃,那人当着他的面对他说:“您的儿子都已经做了大官了,怎么您还过着这么寒酸的日子啊?”

  阮湘圃回答说:“我家本来就不富有啊!”

  那人从袖子中拿出一张银票说:“这是一千两的银票,就算是我给您老人家祝寿吧!”

  阮湘圃马上慎重地对他说:“老夫从不贪非分之财,你为何无缘无故前来为我祝寿,又平白送钱给我?如果你是想求我儿子帮忙,对不起,我儿子身受朝恩,力求清廉都尚不能报答朝廷万分之一的恩泽,我怎还能取这不义之财去玷污他呢?你以礼来见,我以礼相待,若你来行贿,恐怕你是自讨没趣了!”

  那人受到斥责后只得悻悻然地离开了。

  哲理点拨: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不应当接受的钱财或礼品,都是包裹着糖衣的毒药,不应该贪取。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