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国古典文学稍有了解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不知道李白的名字。可是,这样一位大诗人,他出生于何地?主流的认知是,李白的出生地为唐朝的碎叶城,也是中国历代王朝在西部地区设防最远的一座边陲城市。

  李白的出生地古往今来,众说纷坛。有的说他是蜀中人,有的说他是山东人,有的却干脆说他是“胡人”。那么,李白究竟是哪里人呢?李白的同时代人,如李白的从叔、唐代有名的书法家李阳冰,李白的诗友、李白诗文集《李翰林集》的编者和序言作者魏万,李白好友范伦的儿子范传正等人,都认为李白是蜀人。李阳冰在《草堂集序》中写道:“李白,字太白,陇西成纪人,……(其父)神龙之始,逃归于蜀”。范传正在《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并序》中也写道:“公名白,字太白,其先陇西成纪人……(其父)神龙初,潜还广汉,因侨为郡人。”

  读一读李白的诗文,也可以看到,这位大诗人自己也认为自己是蜀人。例如,《渡荆门送别》诗中这样写道:“渡远荆门外,来从梦国游。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遥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这是李白离开蜀中,乘船过三峡至荆州时写的一首诗。他把从三峡奔腾而下的长江水,称作为“故乡水”。可见,李白是把长江上游的巴蜀看作是自己的家乡。再如,在《上安州裴长史书》中,李白写道:“见乡人相如大夸云梦之事,云有七泽,遂来观焉。”他把司马相如称为自己的同乡,司马相如是“蜀郡成都人”(《史记。司马相如传》),可见李白也是把自己看作蜀人的。来到四川省江油县青莲镇(唐代称为昌明县青莲乡),就可实地看到不少可以证明这儿是李白的故里的材料。镇西北有一座匡山,相传是李白少年时代读书的地方。镇西半里许,有清代乾隆年间重建的李白故居“陇两院”。院后有李白胞妹月圆之墓。院门有联云:“弟妹墓犹存,莫谓诗人空浪迹;艺文志可考,由来此地是故居。”和“陇西院”相望,紧靠盘江北岸,有清代嘉庆年间修建的“太白祠”。在江油县西,还有一座长庚寺,寺内有宋人杨遂撰写的《唐李先生彰明县旧宅碑并序》,上面写道:“先生旧宅在青莲乡……”碑文末,题有“大宋太宗淳化五年”字样。另外还有一块相传是宋代大书法家米芾所书李白诗《赠江油尉》的碑石。这些遗迹,在江油县有二三十处之多。清代同治年间江油县令、《江油县志》编撰者瞿揖曾写道:“匡山下临涪江水,中有谪仙之故里。道旁父老为我言,飒爽英姿疑未死。”这些材料都告诉人们,李白的籍贯是在蜀中。

  然而,到了本世纪二三十年代,学术界却展开了一场关于李白出生地的争论。这次争论是从1926年5 月开始的。当时《晨报副刊》发表李宜琛的《李白底籍贯与生地》一文,作者沿袭清代学者王琦的说法,通过对李白生卒年月的考证,断定“太白不生于四川,而生于被流放(窜)的地方”。这是最早正式提出的生于西域说。9 年之后,陈寅格也发表文章,认为“太白生于西域,不生于中国”。后来相继有人发表文章,赞同这一观点。不过,对于具体的地点,看法也各异,有的认为是在“碎叶”;有的认为是在“(口旦)逻私城”,具体位置在素叶(即中亚碎叶)之西850 里。

  1971年,郭沫若在他的《李白与杜甫》一书中,提出李白“出生于中央亚细亚的碎叶城(即《大唐西域记》中的素叶水城),其位置在今苏联哈萨克境内的托克马克。为了证明自己的论点是正确的,他又对自己的立论和唐代文献记载的矛盾作了说明。他认为”碎叶在唐代有两处:其一即中亚碎叶,又其一为焉耆碎叶“。从筑城年代来看,李白出生的碎叶只能是中亚碎叶,而不可能是焉耆碎叶。郭沫若的”中亚碎叶说“提出后,得到了众多人士的响应,不少人撰文肯定和补充这一论点。

  近几年来,有关李白出生地问题的讨论更加深入。除了对以上几种看法进行继续探讨外,还出现了一些新的看法。例如有的认为“李白是生于条支”,他们认为唐代条支的地点是在“今阿富汗中都一带,其治所就是昔之鹤悉那,今之加兹尼”。这些同志从李白的一些作品如《江西送友人之罗浮》、《赠崔谘议》等进行探讨,认为其中描写的一些景象,都说明李白是诞生在条支的。有的则认为李白是生于焉耆碎叶。他们从《新唐书。地理志》等记载,认为李白“出生于焉耆碎叶,即今新疆境内博斯腾湖畔的库尔勒和焉耆回族自治县一带”。对于李白的出生之地,学者们各抒已见。可以相信,随着研究的深入,一定会得出一个比较确切的结论。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