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出游,太子骑着马,从北门出去。这回的街上虽然仍是华丽庄严,但在太子的眼中却不见有多少快乐和奇异。出了北门,一直来到郊外。太子挥手叫侍从走开,独自来到一株阎浮树下坐着,为解决老、病、死的苦患,陷入沉思。忽然前面有一个穿着法服的沙门向他走来,太子立刻站起来迎接,并很恭敬地问道:“请问您是什么人?您为什么要穿与众不同的服装呢?”

  “呵!你要问我这个吗?我告诉你,我是离开家庭束缚的沙门。我厌恶老、病、死的苦恼,我要求得自由解脱的大道。众生,没有人能免除老、病、死,没有人能逃脱瞬息万变的无常,因此,我才出家来做沙门。我没有什么可以忧愁,也没有什么可以欢喜。我的希望是能够获得不生也不灭,达到冤亲平等的境地!

  我,没有财欲也没有色欲,终日隐居在山林寂静的地方,断绝世间名利的关系,没有‘我’的观念,也没有‘我所有’的东西,没有净秽的选择,也没有好丑的分别,在市镇或村庄上乞食,滋养这假合的色身。

  遇到别人有苦难的时候,我就设法为他解救,我没有希望别人报酬的心理,更没有求功德的念头。我只觉得众生的苦恼都应该让我一个人承受,我不努力去解救生死大海中的众生还有谁呢?”

  悉达多太子听到这里,顿时觉得深合心意。他想,我正是要远离欲乐,求得解脱大道,以普渡众生,但不知如何实行。今天正好遇上了这位比丘,真是仿佛见到黑暗的世间上一盏明亮的灯!正当太子要进一步打听修行的具体步骤时,那位比丘却已不见了影踪。

  太子回到宫中,心中欢喜无比,想到:“我以前出城时,见到有老、病、死等等苦痛,白天黑夜都担心着为这些现象所逼迫,今天见到了这位比丘,他向我开示解脱的大道,这真是我求之不得的机缘啊!”想到这,太子心里便暗暗打定了主意:“我一定要像那位比丘一样出家修行。”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