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证严法师曾经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天早晨,佛陀的僧团三五成群,正在谈论前一天在外面所听到的消息,佛陀走出来时,问道:“你们三五成群在说些什么?”其中一位弟子说:“在城里发生了一件很感人的事情。”

  佛陀说:“说给我听听吧!到底是什么事?”

  弟子就说:“在山林里,常有人遇到强盗,几天前,有人从那里经过,又遇到三个强盗出来抢劫,那群人看到强盗出现就合力反抗,强盗无法得逞逃跑了,那群人一直追到树林里,忽然不见强盗的踪影,只看到三个农夫在那儿做事。他们怀疑强盗为了要避开他们的追赶而假扮成农夫,所以,就把那三个农夫当成贼捉了起来,不管他们三人如何辩解,还是被他们捉去见国王了。

  “那三个人被抓没多久,有一个女人随后哭哭啼啼地要去见他们,侍卫不让她进去,把她推开,此后,接连几天那个女人都在宫外哭叫着:‘请给我一个遮身的东西,请给我一个遮身的东西!”她很凄惨地哭叫着,希望人家给她一个可以遮身之物。

  “国王在宫内听到,就说:‘那个女人又在叫了,你们就拿一块布给她做遮身之物吧!”

  “侍卫遵命拿了一块布要给她,那个女人却说:‘我要的遮身之物不是这块布。”

  “侍卫又将那块布送还给国王,对国王说:‘那个女人说她不需要这块布。”

  “国王奇怪地说:‘她不要这块布,那为什么还在外面一直叫呢?你去叫她进来。”

  “那个女人见到了国王,国王问她:‘你要的遮身之物应该是布呀!我送给你一块布,你为什么不要呢?到底你要用什么来遮身呢?”

  “那个女人回答说:‘丈夫就是女人的遮身之物,一个女人若没有丈夫,就像赤裸着身躯一样,哪怕是穿金戴银,也像一个裸体的人一样一无所有呀!”

  “国王又问:‘你的丈夫呢?”

  “那个女人说:‘我的丈夫几天前被人当做强盗捉到国王这儿来,他是冤枉的,我们是安分守己、以农为业的良民,却无端被当做贼,扣押在这里。”

  “国王说:‘几天前被捉来的有三人,这三人当中,哪一个是你的丈夫?除了你的丈夫以外,其他的人是谁?”

  “那女人说:‘一个是我的丈夫,一个是我的儿子,另一个是我的兄弟。”

  “国王就说:‘好吧,这三人中让你挑一个。”

  “那女人无奈地说:‘那就还我兄弟吧!”

  “国王说:‘奇怪呀!你刚才口口声声说,女人如果没有丈夫,哪怕是穿金戴银都像一个裸体的女人,现在三个人给你挑,你为什么选兄弟呢?丈夫不是比较重要吗?”

  “那个女人感伤地说:‘是呀!一个女人的一生是必须依靠丈夫,没有丈夫的女人真的非常可怜。可是现在三个人要让我挑,这真的很难抉择。我想:没有丈夫,我固然很悲惨。但是,兄弟是我父母的爱子,而父母已经往生了,留下的就是我的兄弟,为了报答父母的这份恩情,所以选择我的兄弟;我知道身为父母对孩子的那份心,因为我自己的孩子也被捉到国王这里,我的心也很伤痛!虽然父母已往生,但是这份关怀应该是生生世世的,为了报答父母之恩,所以我必须珍惜兄弟之情,因此只好忍痛割舍丈夫与孩子,先救我的兄弟。”

  “国王听了很感动,觉得她的‘情”很超越,而且也找不到犯案的证据,所以就将他们三个人都释放了。”

  这个消息传遍了整座城,比丘们听到这件事也觉得很感动,纷纷在那儿讨论,佛陀才会问起这件事。

  佛陀听完后说:“这个女人真是了不起,多数的人都为‘情”所迷、被情所困,而这个女人为了体念父母的心,竞能将她一生最需要依靠的——丈夫和孩子的情割舍掉,这份体谅父母的心就是‘孝”,知道要救兄弟,这就是超越的‘情”,她确实很了不起,也因为有这份清净的情,所以才会感动国王,因此兄弟、丈夫和孩子都被释放了。这就是说‘情”若很清净,打破私我的范围,这份超越的感情就能感动人。”

  世间之人有时只顾自己,这就是私情。而这个故事中的女人能够体谅往生父母的心愿,表现出了一种无私的大爱,确实令人感动。

  人世间的种种纠葛、争斗,大多因为“私心”而起。

  其实,整个世界是一个普遍联系的整体,某一范围之内的人,互相之间利益攸关,荣辱与共,所谓“我的”“你的”,分得并不十分清楚,大多数时候,帮助别人,同时能让自己受益,伤害别人,自己也不会得到真正的快乐。

  如果能够懂得这个道理,就可以将人的“私心”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不至于为了一己之利而不择手段,损人不利己,走上邪道。世间的平凡人,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就可谓之大善。

  一旦人们做到将普天下的老者当做自己的父母,年龄相仿的当做兄弟姐妹,而年少的便当成自己的孩子,这就是菩萨般的大爱了!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