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一个叶波国,国王名叫湿波。湿波王治国有方,对人民很仁慈:他手下有四千个大臣,主管着六十个小国,八百座城镇。湿波王的后宫有两万夫人,但没有一位夫人为他生个儿子,湿波王很忧虑,到处封山祭水、祈拜神灵。后来,王后果然怀了孕,湿波王高兴极了,凡是王后所需要的饮食、衣服、用具,都亲自料理,无论什么东西,务必精益求精,让王后满意舒适。

  十月怀胎,王后生下一个太子,后宫的两万夫人得到消息,个个欢欣鼓舞;全国上下也同声庆贺。

  国王给太子起了个名字,叫须大拿,特意派了四个乳母照料他:一个是给他喂奶的;一个是专门抱他的;一个是为他洗澡的;还有一个是专门陪他游戏的。

  太子转眼已长到十六岁,对书法、算术、射箭、骑马及礼、乐等各种知识与技艺,无所不通,无所不精。太子对父母十分尊敬孝顺,父母也特别喜爱他,湿波王专门为他修建了一座华丽的宫殿,让他居住其中。

  太子一天天长大,湿波王便为太子娶妻。他的妻子名叫曼坻,容貌艳丽,天下无双,身上装饰着各种美妙的琉璃、金银珍宝;妻子又为他生育一对活泼可爱的儿女,全家过着幸福的生活。

  须大拿太子从小心地仁慈、喜欢布施,常愿天下所有人民,乃至飞禽走兽,都能幸福。有一天,太子出城游玩;天帝释知道这个消息后,便带领一批天神,变化为穷人、乞丐、盲聋哑人,等在路边。太子赶车到了这儿,看见这么多可怜人,心里十分难过,再也不想去游玩,扭头把车赶回王宫。

  湿波王见儿子高高兴兴地出宫,却闷闷不乐地回来,心里十分奇怪,不禁问道:“儿啊!你今天出宫碰到了什么?为什么这么不高兴?”

  须大拿说:“我看见路旁有许多穷人、乞丐,还有许多盲聋哑人。看见这么多人在受苦,我心里很难受。父王!我有一个要求,不知您能否答应我?”

  湿波王说:“孩子!无论你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说吧!你想要什么?”

  须大拿说:“我想把国库中收藏的各种珍宝、财物,都拿出来布施给城里、城外的受苦人。人们想要什么,就给什么,让每个人都满意幸福。”

  湿波王低头沉思了一下,觉得自己既已答应满足太子的要求,自然不便再拒绝,便说道:“好吧!孩子,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于是太子便命令手下,赶着大车到国库去,将各式各样的财物、珍宝都搬出来,堆放在四座城门外及市中心,任人们随意取用。四面八方的人民,得到须大拿太子发放布施的消息,高兴极了,纷纷赶来。

  凡是没饭吃的,就领到粮食;没衣服穿的就领到衣服布匹;想要金银珠宝的,就得到金银珠宝。

  须大拿太子尽量满足每个人的要求,不让任何人失望。

  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来的人越来越多,有的人甚至来自千里、万里之外。

  叶波国有个世代仇敌,该国国王总是处心积虑地想征服叶波国。“须大拿太子发放布施,尽量满足每个人的愿望。”这消息一传到该国,国王马上召集大臣及手下的许多婆罗门,对他们说:“叶波国王养着一头大白象,名叫‘须檀延’。这头象天生雄力,勇猛善斗,以往叶波国与其它国家打仗,都是靠着这头象才获得胜利。这头象可说是我们征服叶波国的最大障碍。现在须大拿太子正在布施,无论谁提出什么要求,都会满足他。你们谁能想个法子,去把这头大白象乞化来?”

  大臣们都说:“这件多太难了,恐怕办不到。”

  这时,有八个婆罗门走上前,对国王说:“请大王为我们准备路费、干粮,我们能给大王把这头大白象弄来。”

  国王大喜,说:“你们如能把大白象弄到手,我重重有赏。”

  随即给他们准备路费、干粮。

  于是,八个婆罗门手拄禅杖,翻山涉水地到了叶波国。他们走到太子宫殿的门的,个个面朝宫殿,身倚禅杖,翘起一只脚,单足独立,一声不吭地站着。

  守门人忙问:“诸位大师有何贵干?”

  八位婆罗门说:“我们从远方来,想向须大拿太子乞讨一样东西。”守门人赶紧将此事禀告太子。

  须大拿太子听说从远方来了八位婆罗门,十分高兴,赶紧迎出大门来,恭恭敬敬地向这八位婆罗门致礼问好,说道:“大师们远道而来,一路辛苦了!不知大师们从什么地方来?想要些什么东西?你们为什么要单足独立,一脚翘起呢?”

  八位婆罗门回答说:“我们听说太子乐善好施,无论别人想要什么,都能尽量满足。太子的大名已流布四方,甚至连天宫、地狱,都在传播您的事迹,您布施的功德,真是不可限量。如果太子真能满足所有求助人的愿望,那么我们想向您乞化贵国的一头大白象。”

  太子马上答应婆罗门的要求,立即让手下到象厩去牵象。

  八位婆罗门马上说:“我们想要的,是名叫须檀延的那头大白象。”

  太子一听,有点迟疑,心想:“这头大白象是我父王最心爱的宝物,可以说,父王喜爱它就像喜爱我一样。我实在无法将这头象布施给大师们!如果我把它布施给他们,就一定会失去父王的欢心,也许父王会把我赶出国去,不再要我这个儿子。”但转念又想:“我已经发过誓,布施时要满足所有人的愿望,今天如果不把大白象给他们,岂不是违反了自己的誓言?再说,我决心让所有人都幸福快乐,如果今天不把大白象布施给他们,他们一定会不快乐。”想到这里,须大拿太子慨然应诺说:“好吧!我就把须檀延布施给你们。”

  太子立即命令左右,到象厩把须檀延备好金鞍牵来。太子左手拿水瓶,服侍婆罗门们洗完手,右手把大白象的缰绳交给他们。八个婆罗门连声向太子祝福,然后一个个高高兴兴地爬到象背上。

  太子说:“趁我父王还不知道,你们快走吧!这件事要是让父王知道了,他一定会派人追赶你们的。”

  八个婆罗门便骑着大象,一溜烟地跑了。

  大臣们听说须大拿太子把大白象须檀延布施给敌国的婆罗门,个个都大惊失色,坐立不安,大家都说:“我国一向靠这头宝象打败敌国,才保证国泰民安;现在宝象让敌国给牵走了,如何是好?”连忙跑去报告湿波王说:“太子把我国杀敌的宝象须檀延布施给敌国了。”

  湿波王一听,两眼都直了。

  大臣们又说:“大王之所以能稳坐江山,全靠这头宝象。

  这头宝象神力无比,抵得上六十头大象的力量。现在太子把它布施给敌国,恐怕不久灾祸就要降临我国了。最近这些日子以来,太子为所欲为,把国库都弄空了,再这样下去,终有一天,他会把全部国土,乃至妻子儿女,都布施给别人。”

  湿波王听了这番话,心中十分恼怒,但还是有点将信将疑,觉得太子应不至于把镇国的宝象送给敌人,连忙叫来亲信大臣,问道:“太子真的把须檀延送给敌国了吗?”

  亲信大臣回答:“确实如此!”

  湿波王怒火冲天,大叫一声,从王位上摔下来,不省人事。

  左右侍从忙用冷水给他敷头洒脸,国王好不容易才苏醒过来。

  后宫的两万夫人,听说须大拿太子干了这么一件危害国家的事,也都议论纷纷,责怪太子做得不对。

  国王召集群臣,讨论如何处置太子。

  一位大臣说:“我国过去原有规定,凡敢进入须檀延象厩者,剁其脚;凡敢手牵这头宝象者,截其手;凡敢偷看一眼者,剜其眼。须大拿太子这次竟将宝象送人,按律当斩。”

  不少大臣纷纷赞同。

  国王心里非常难过。说:“只怪我这个儿子心地太善良,太喜爱布施了。要不然,让我把他关到牢里监禁起来吧!”

  这时,另一位大臣站起来说:“刚才大家说要将太子斩头,这不大妥当,大王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平生异常喜爱,怎么能斩头呢?但是如大王说的,处以监禁的处罚,也不妥当。依我之见,应把他驱逐出国,让他在荒山野林里流放十二年,教他忏悔自己的错误。”

  国王和大臣们都同意这个方法。

  湿波王遣人叫来须大拿太子,问道:“你是否把我国的镇国宝象布施给敌国了?”

  太子回答:“是的!”

  湿波王问:“你把宝象布施给别人之前,为什么不先禀告我?”

  太子说:“在这之前,父王已答应我可以随意布施,满足所有人的要求,所以我没有禀告父王。”

  湿波王气得叫道:“我答应你布施的是金钱珠宝,而不是宝象。”

  太子回答:“宝象与金钱珠宝一样,都属父王所有,为什么要例外呢?”

  湿波王无言可答,生气地说:“你擅自把镇国宝象布施给敌国,现在大家决议把你流放到野外去,你到‘檀特山’去吧!十二年之内,不准回来。”

  太子说:“谨遵大王的命令!不过在我临走之前,还有个小小的心愿,就是希望父王能同意我再做七天布施,以表达我对人民的一点心意。”

  湿波王说:“正因为你布施得太厉害,把国库全部掏空,把宝象也送了人,所以才将你流放。我不能答应你再做七天布施,你快走吧!”

  太子说:“大王的命令,我不敢违抗。但我宫中有些私人财物,愿大王允许我把它们布施掉,绝不动用国库中的财物。”

  后宫两万夫人听到这消息,纷纷来到湿波王面前求情,希望湿波王能满足须大拿太子最后一个愿望。

  国王最后答应了。

  太子赶紧派人四处发布通知,凡是希望得到布施的,七天之内到太子宫殿的门口来领取。

  在这七天中,果然熙熙攘攘地来了不少人。

分页: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