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诗人周渔璜,少年家贫。父亲做了别人家的帮工,挣几个钱养家糊口,有点闲钱就为周渔璜买几本书。周渔璜也嗜书如命,因为家里点不起油灯,晚上他就到离家不远的庙里,借着佛像前的长明灯的亮光读书。日积月累,周渔璜年纪轻轻,便已满腹经纶。十九岁那年,周渔璜赴京赶考,得到皇帝的赏识,被封为兵部侍郎。

周渔璜寺中对对联

  话说周渔璜在庙中苦读那会儿,与方丈结为深交,两人时常在一起吟诗作对。有时高兴起来就互相打趣。完全忘了年龄上的悬殊以及宾主身份的宜忌。

  在一个严冬的深夜,方丈与周渔璜研究诗词,又到东方发白,二人互视,会心一笑。抬头间,方丈望见凛冽寒风中摇晃的梅枝,又来了作对的兴致,随口道:梅蕊未开,光棍先生白嘴;

  周渔璜立即反应过来,这是方丈又在取笑他了。他也不肯罢休,搓了搓冻僵的手,寻思着回击方丈的对句。此时又吹来一阵寒风,吹弯了院子里那株落叶的花椒树,树上几根未落的花椒荚在寒风中咯咯作响,周渔璜灵机一动,便说道:椒实既熟,夹壳长老黑心。

  方丈听出了周渔璜在句中对自己反讽相讥。尽管如此,方丈仍然高兴。此时,屋外虽寒风凛冽,屋内却温暖如春。

  后来,周渔璜在朝廷做了大官,他对方丈始终念有旧情,常常对人说:“我的学问、仕途,还有方丈的一半功劳呢!”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