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徐文长在街中闲荡,忽然听闻三个秀才在谈论城中一个富豪。那富豪孤傲成性,很难在他手中取得好处,他还喜欢吟诗作对,自命高才。

  那三位秀才还说谁能设法吃那富豪一顿,他们便作东道,宴请那人再吃一顿。徐文长笑道:“我这就去。”

  徐文长去到那富豪家门前,见那富豪就在内,故意高声吟道:

  雨阻行人,谁是行人之友;

  那富豪听闻上联,心想:谁又找我对句?如此寻常对子,有何难?便随口答道:

  天留过客,我为过客之东。

  徐文长趁机走入堂中,富豪见来人竟是个小孩,不觉摇头。但是自己请人家进来的,只好攀谈起来。

  徐文长往椅子上一坐,又吟道:

  宾既来兮,足下且设鱼肉宴;

  富豪心想:这小孩也不知天高地厚,还敢再考我!又信口答道:

  客已至矣,厨中苟呈肚肺汤。

  徐文长哈哈一笑,回头对富豪的家仆喝道:“主人既已下命,还不快去下厨准备?”富豪方知上当,只好请徐文长大吃了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