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风曹世叔妻者,同郡班彪之女也,名昭,字惠班,一名姬。博学高才。世叔早卒,有节行法度。兄固著《汉书》,其八表及《天文志》未及竟而卒,和帝诏昭就东观臧书阁踵而成之。帝数召入宫,令皇后诸贵人师事焉,号曰大家。每有贡献异物,辄诏大家作赋颂。及邓太后临朝,与闻政事。以出入之勤,特封子成关内侯,官至齐相。时《汉书》始出,多未能通者,同郡马融伏于阁下,从昭受读,后又诏融兄续继昭成之。……作《女诫》七篇,有助内训。……昭年七十余卒,皇太后素服举哀,使者监护丧事。所著赋、颂、铭、诔、问、注、哀辞、书、论、上疏、遗令,凡十六篇,子妇丁氏为撰集之。

  在东观藏书阁里,一个身材瘦弱的女子正茫然若失的站着,一摞摞的书压在她头上,喘不过气来。

  她搬着那边大部头,有些恍惚。“这样暗无天日的生活也不知要过多久。连吸气都有些困难,要是能出去透透阳光该多好。”她想着,向外边走去。

  黑暗的藏书阁总是让她浑身冰凉,身体僵硬。外边的阳光真好,照在她淡色的长衫上,暖暖的。风拂起她耳边的发,吹得她的耳朵痒痒的。

  她舒舒服服的躺在椅子上。整个身子深深的陷进去……

  “师妹,这朵花好看么?”

  花园里,她在阳光下绣一个手帕儿,正绣在鸳鸯的头上。一个长衫少年拿着一朵开着艳丽的牡丹。

  她抬头看他,又羞涩的低下头去。师兄虽然从小和她一起读书习字,本来相处习惯了。可是自从他们定了婚后,她却是处处的躲着他。

  “嗯。”她心里有一丝甜蜜的气息。

  她声音细细的,柔软的。

  “花儿真美,阳光真暖和。”她想着自己的心思,眼角眉梢都是笑意。“看!那是什么?”他蹑手蹑脚的走过去,一只蝴蝶扇着翅膀停在一朵花上。

  他的脚步很轻,她还是能感觉到自己因为紧张结果,有些被捏的紧紧的感觉,有些隐约的痛。“不要!”他已经扑过去了。“不要!!不要啊!!”她想喊,喉咙似乎被扼住了,怎么都喊不出来。

  慢慢的睁开眼睛,她还躺在有阳光的椅子上。

  心里一股无奈和怅惘渐渐的笼罩。

  “真难啊!要是他在身边,自己也许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想起哥哥为了这本书奋斗了三十年,一个人的诗酒年华就为着这本书活着,该是怎样的坚持的信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