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夫人,隋炀帝时宫女,(真实姓名无可考)炀帝建迷楼,挑选数千宫女置于楼中,侯夫人也被选入。后因不能忍受迷楼中的孤寂生活,自缢而死。死后,在她身上发现了一些诗,因为她自己的亲身体会,所以她的宫怨诗抒写宫女的寂寞哀苦更为真切,其诗词义哀婉,意境惨淡。现流传诗词数首。

  古红颜多薄命,红颜多薄命。红颜薄命,阮也薄命。

  詞好梦由来最易醒,好梦由来最易醒。好梦易醒,独有阮梦还未醒。

  窩心海情波滚未停,滚未停;心海情波滚未停,滚未停。

  藍良人何时上归程,今夜独对相思灯,对相思灯,断肠对相思灯。

  风儿吹过窗外的秋千架,蜻蜓不知何时落在上头。

  她最近越来越喜欢一个人对窗独坐了。

  心里的事情,总是很少。回忆的事情总是不多。她记得那些零碎的快乐,太点滴。总是无从追忆。

  来时母亲的叮咛,父亲的唠叨,还有他们的期望。也许走进宫就离富贵不远了吧。他们从来不明白,她这样的女子。她活着也许再也没有昭君的那样的机会了。

  春天的时候,后面的小花园很美。风暖暖的,柳絮绵绵的飘着,人的整个心儿都融化在里面了。她伫立在河边,呆呆的望着远方出神。

  她希望有一天可以遇见那个人,希望他伸出手来,握住她纤纤的手。她的手很美,纤丽修长,有着兰花的清香。

  从春到夏,莺儿也啼过了,花儿渐渐凋谢,秋天的风吹来了,一派萧瑟的景象。她静静的等,等待那个涉水而来的男子。

  冬天的雪也不知道下了几场,她看着荷花枯萎,河面结冰,鸟儿也躲了起来。她想握住那些飘舞的雪,她们并不领情,随意飘洒着。她终于收到了一片雪花,还没来得及看,手上只留下丝儿冰冷。

  她叹息,人也是雪花这么薄命么?落地便成了尘埃。

  她慢慢走过一片片的雪花,那个多年的老梅树,疏影横斜,枝条婆娑。她抚摸着这棵曾经沧桑的梅树长叹:

  砌雪无消日,卷帘时自颦。庭梅对我有恋意,先露枝头一点春。

  这样的寒冷的冬天何时才能过去,她坐在帘子里愁眉不展,如果梅树能够有一点恋意,就开一朵春色吧!

  无论她怎样祈祷,怎样满怀着希冀等待。

  梅树还是静静的,迎风拂动着,偶尔枝头抖落几朵雪花,发出簌簌的声音。

  冬天慢腾腾的转过身去,春天来了。似乎一切又有了生机。院子里的人开始忙碌起来了,她整个冬天都在帘内焚香枯坐。突然帘子一动,一个穿着绿色衣裙的女子进来。她的脸蛋红通通的迫不及待的说:“娘娘听说皇帝要大选了!凭您这等姿色,这样才气一定会被选上。”

  她的眼神里有些盈盈的闪动。

  那个贴心的宫人欲言又止:“听说还是那个太监来选,不如我们就给他些礼物吧。”她心里面恨恨的。“如果用贿赂换来一时的宠信,岂不是玷污我的声名!老天为什么生我这样的容颜,却给我这样的遭遇。”宫女劝她:“何苦为难自己,随便送他些礼物,若能见了万岁还愁不享尽荣华富贵。”

  她幽幽一叹:“你哪里知道我的心思,古有王昭君不肯去买通画师,远嫁单于,却也留得芳名千载。如果我曲意的去迎合那样的人,岂不是羞辱自己。”

  这一年的花开得很奇怪,连那棵多年不开的老李树也开花了。整个春天,梨花如雪随风飘洒着。她突然不想再等了。

  心里幽幽的,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在等待谁。

  只是希望一个人牵着自己的手走出这道高高的围墙。一天的夜里她辗转许久,终于入眠,梦见自己来到一个相似的地方,也是一样的帘子,窗前还是那株老梅。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帘内。她看到她的容颜,竟然和自己一模一样。醒来心里面还是缠绵不清的痛。那忧伤如这柳条儿,一丝丝的纠缠。

  看看曾经的那个梅夫人,13岁进宫,三十岁的年纪却已经变得沧桑的妇人了。她总是哀哀的对她哭诉。梅夫人曾在那年的春天就他宠幸,一夜而已,从此再也不复相见。梅夫人总恨恨的抱怨,皇帝每年都要下去选秀女,后宫也不知有多少丽人,仅仅是二十四亭的二十四位主人,每位人又都有几十位丽人伺候。这样算来皇帝就算是天天临幸新人也够几年的。就算是临幸又能怎样呢?韶华逝后还不是一样被抛弃。何况那么多的后宫佳丽,一个人的恩惠能有多久。

  春天扑飞的柳絮和着歌声开始四处蔓延,风一阵一阵吹来,心慢慢的被浸润了,侵蚀了。她穿着浅色衫子,站在弥漫着柳絮的风中,兀自伤感: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