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日”事件发生于1918年,是日本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言论贾祸事件,它表明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后,为了防止国内社会主义运动的滋生与发展,日本政府提高了警觉,加强了对舆论的控制。

白虹贯日笔祸事件

  【白虹贯日笔祸事件介绍】

  1918年1月,在列宁领导的社会主义苏俄刚刚诞生之际,日本抢在美英之前,派军舰闯入海参崴。8月2日,发表了“出兵西伯利亚宣言”,向西伯利亚派兵七万多人。日本民众反对政府出兵苏俄,提出“不干涉俄国”、“立即撤军”的口号。与此同时,从富山县开始,各地饥民掀起厂反对米价暴涨的群众暴动,形成了波及24县的“米骚动”。

  日本政府不准报界发表反对出兵苏俄的言论,禁止报道米骚动的消息。新闻界对此愈发不满。1918年8月17日在大阪召开“近畿新闻记者大会”。8月25日又在大阪举行“关西新闻社通讯社大会”86家新闻单位166名代表出席。发表了“拥护言论,纠弹内阁'宣言,作出了要求内阁总辞职的决议。9月21日,终于导致寺内正毅内阁总辞职,原敬内阁上台。《大阪朝日新闻》是批判内阁、拥护言论运动的先锋。

  但是,这个行动早已招致当局忌恨,曾十二次受到禁止发售的处分。1918年8月25日该报报道“关西新闻社通讯社大会”的消息又为当局提供了镇压的口实。当天晚刊二版头条消息中有“自虹贯日”一语。该文写道:“餐桌旁的与会代表食不甘味。自以金瓯无损白诩的我大日本帝国,正面临可怕的最后审判。默默就餐者的脑际闪电般浮现出白虹贯日的不祥之兆。”当局认为“日”即指“天子”,此语犯有不敬罪和“紊乱朝宪”罪。

  《大阪朝日新闻》遭受到了日本新闻史上最严厉惩处,陷入危机。消息作者大西利夫和该报编辑兼发行人山口信雄被提起公审,报社从东京请来超一流辩护团为之辩护,最后,判二个月徒刑。社长村山龙平遭暴徒袭击,后引咎辞职。总编辑鸟居素川、骨干记者长谷川如是闲、大山郁夫、丸山斡治、花田大王郎被迫退社;《东京朝日》与鸟居素川关系密切,编辑室长松山忠二郎及政治部记者多人也被迫辞职。

  当年12月1日,该报被迫发表了西村天囚起草的“改过宣言”,表示“我社近年之言论颇不稳健,失于片面,今后当树忠厚之风”云云。71岁的新任社长上野理一抱老病之躯赴京请罪,向首相兼法相的原放和司法次官铃木喜三郎保证“决不重犯类似过失”,从而使风波趋于平息,使报纸免遭被查禁之厄运。

  从此该报及日本新闻界,自由主义”色彩渐失,批判锋芒顿减。至20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当日本最终确立了军国主义体制时,报业很快就被纳入专制统治下的“战时体制”,其仅有的一点自由主义色彩也被剥夺殆尽。言论自由的理想破灭后,报纸加速了向企业化发展的进程。

  白虹贯日事件是日本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言论贾祸事件,同时体现了日本政府加强了对报界舆论的控制,使日本新闻界气氛空前紧张。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