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希腊人举办第十五届古代奥运会,而这边春秋初年“小霸”郑庄公死后不久,中国出现了一位大美女,就是齐国公主“文姜妹妹”。

  文姜这人有追求,作风前卫,爱上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齐襄公。在当时,男女不能坐在同一张席子,递东西要由仆人转达。但文姜公主不管这套,和自己的哥哥齐襄公,谈起了恋爱。

  这时,齐国以南的鲁国的国君——老模咔嚓的鲁桓公(姬姓),按照同姓不婚的原则,跑到齐国(姜姓)来讨媳妇了。鉴于两国从祖上姜子牙、周伯禽(周小公)开始起,就是门当户对的高干,虽然鲁桓公长相接近青蛙,齐国还是应允了吧,于是把如花似玉的美女文姜嫁到曲阜。

  文姜带着少女恣情的欢笑来到鲁国,给这个迂腐的国家带来一股清新自由空气。按《诗经》描写,她经常在众人陪同之下,驾着华丽的马车,赶着雄壮整齐的驷马,高仰着脸儿,在曲阜城外大道上,无拘无束地游走,跟爱闯红灯、不守规矩的英国王妃黛安娜风格相似。并且,文姜不摆什么贵族架子,态度和蔼、欢声笑语不断,与平民百姓有说有笑,轻松随意。

  齐襄公这边,却产生了西门庆杀人的恶念。他恨死了鲁桓公——抢了自己心爱的妹妹,于是定下毒计,在一轮宴会上,把前来进行国事访问的妹夫鲁桓公,灌得烂醉,由齐国公子彭生扶醉人回馆驿休息。公子彭生大约是个力士,或者是鲁桓公太弱不禁风,总之结果是,鲁桓公被公子彭生一扶,就闹了个“拉肋而死”。

  接着齐襄公把公子彭生当作替罪羊杀掉,算是惩办了凶手。公子彭生大小也是国君的亲戚(所以才叫公子),临死还不服呐,嚎了半天才死。

  事情似乎就这么过去了。但是这一天,齐襄公出城打猎,却出事了。齐襄公带着人在深山老林跟野兽捉迷藏。齐襄公呼哧呼哧跑得正酣,突然遭遇一只大野猪,獠牙如戟。大野猪本来不可怕,打猎打得就是它,但这只猪非常异类,有进化成“猪人”的趋势,会“人立而

  啼”,把齐襄公吓得使劲叫唤,俩爪发麻,头皮发紧,小便失禁,扭身就跑。

  野猪追在他后边,一路发出人类的叫喊,把小齐撵得像过街的老鼠,直到跑丢了一只鞋子。那时候的人多打赤脚,贵人才穿鞋,小齐穿的又是值钱的鞋(丝履或者真皮),于是吩咐人回去找。那人死活找不回来,于是赏了找鞋人一顿鞭子。

  旁人都说,鞋子是被野猪拾去了,这头疯狂的野猪不但学会了直立行走,还渴望一双皮鞋。而这头野猪,据说是公子彭生变的,就是那个被齐襄公派去将鲁桓公“拉肋而死”的大力士。

  叛乱刚好就在当天晚上暴发,两位对齐襄公心怀不满的军官,因长期在外带兵不能与家人团聚而心理变态,正式策动造反,杀进了齐襄公打猎的宿营地。齐襄公藏在了内室门后头,造反派找不到他。

  可惜,眼前突然掉出一只奇怪的鞋子,啪地落在地上——就是白天丢的那只。敌人的好奇心立刻被空鞋子挑逗起来,跑过来查看,再一划拉,露出帷幕后的齐襄公。“甜瓜大将”一剑进去,血扑扑地就像啤酒一样带着香沫子喷出来了。齐襄公在他事业发展之际,就这样毫不壮烈地死了。那只丢掉的鞋子居然又凭空落了出来,引发敌人过来搜查,这一定是公子彭生的厉鬼(那只野猪)为了报仇而施的魔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