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简子有一个小媳妇地位低微,生下了赵无恤。赵无恤混同于仆人小厮,平常连饭桌都上不了。

  有一天,一个郑国着名的大相师来到赵简子家看相。赵简子赶紧把儿子们都召来,请先生看看骨相。先生捏了半天,最后说:“一个能未来当卿的都没有。”

  “吗呀,那我们赵家岂不要灭种?”

  “不过我进门的时候,看见一个收拾柴禾的小伙子,是您儿子吗?他倒是挺有上卿骨相的!”

  赵简子摸了半天脑袋,想起来了:“对对,是有这么个傻小子,赶紧喊进来。”

  赵无恤进来了,抱着个罐子,问道:“谁要加开水?”

  “不是加开水!今天你运气了,先生给你看相。”赵简子说。

  郑先生摸着无恤连连惊叹:“这骨头!这后脑勺!这腮帮子!此真将军也!”。

  赵无恤也不明白,像小孩子被按着洗头。

  赵简子闻言大惊,瞪着眼珠子,瞅着自己众儿子中最低贱的赵无恤,眉目间确有一种风致英朗,与众不同。但是未来能不能做将军,鬼知道。于是他把自己写的一篇文章——人生的训戒,刻在竹板上,分给孩子们拿回去研读。三年过去了,叫大家回来背文章,包括接班人嫡长子“伯鲁”在内,谁都背不出来,甚至连竹板放哪儿都忘了。只有赵无恤倒背如流,侃侃而谈,把老爹的人生箴言发挥得淋漓尽致。

  赵简子一声长叹,想不到我们赵家,却是由这个杂种来继承呀:“好吧。我啊,我把一个宝符藏在恒山之上,你们都去找找看吧,先找到了有赏。”于是,这帮孩子驾着车,往北前往恒山寻宝(山西北部)。大家鬼混了半天,宝符的影子根本没有,只好空手而归。只有赵无恤回来汇报说:“我找到了。”

  “你找到了什么?”

  “我找到了宝符。恒山地势险要,居高望去,东面的代国尽收眼底,代国是狄人的国度,我们凭恒山之险可以攻代,代国即是我们囊中之宝。”

  赵简子从此晓得,惟独这个儿子胸有大志,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于是终于废掉正夫人的儿子伯鲁,改立无恤为赵家族的接班人。

  赵无恤继承赵氏家族掌门人以后,准备北上去抢代国的地盘。经过观察研究,赵无恤发现代国狄人有两个特点,一是贪玩儿,唱歌跳舞是他们的拿手戏;另一是爱美之心强烈,就是热爱美女。赵无恤于是使用美人计,把自己的姐姐嫁给了代王。代王很高兴,欢喜过望,立刻给赵无恤送来代国骏马。

  赵无恤于是在两国边境宴请姐夫(代王)。代王毫无防范地前来赴会,乐呵呵地坐在宴席上欣赏舞蹈。赵无恤派出的舞蹈演员都是特种部队的,羽毛道具中间夹藏了青铜兵器,瞄着代王脑袋比划。代王频频点头:“有追求,有个性,有艺术,跳得好!”他旁边的一个赵姓厨官,举起一个大铜勺子,说:“您别光顾了看呀,喝酒呀,我给您斟酒啦——”

  说完,举起大铜勺子,两尺多长,照着代王脑袋,啪地一下子就抡上去了。代王还寻思呢,咦,这酒怪了,劲儿这么大呀,刚嘬了一口脑袋就晕啊!代王抱着已经瘪了的脑袋,咚得一声,死倒在地。旁边跳舞的也挥着羽毛和兵器,猛扑上来围打,尽杀代王左右保镖,并攻得代地。

  赵无恤的姐姐,听说老公(代王)被弟弟杀害了,痛哭三天三夜,拔下簪子,刺喉自尽,表现的非常刚烈。一般高贵一点儿的人,自杀都是用自缢,求个光鲜的完尸,但赵姐姐用簪子,可见其相当暴烈激愤,歇斯底里。燕赵古来多慷慨激烈之士,赵无恤的老姐算是第一人。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