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胡的物质文明不够发达,特点是做饭没有锅(因为缺少金属),所以就拿大树皮折成锅形,注满水,把肉和野菜放进去。再在一旁的火堆上烤石子,石子热了,扔进这锅水里,慢慢把水烫热。从而可以放进鱼虾去煮,这叫做“石煮法”。现在饭馆里的“桑拿虾”就是这种作法(桑那虾是一道很有古风的菜啊,却起了洋名)。

胡服骑射的故事

  有时候三胡还用动物的胃装水,把热石子扔进胃里,把水烫开了,涮着羊肉吃,这是“兽胃石煮法”。都战国时代了,还有人这么吃饭,真有神农氏的遗风啊。

  三胡因为没有锅,所以经常纵骑南下,对赵国骚扰抢掠。每当三胡骑士像一条断断续续被风吹皱的线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移动(前来抢锅)时,纵然号称“勇武任侠、放荡冶游”的赵人也硬是望草兴叹,因为三胡身着短衣长裤,精于骑射,进退神速。而赵人的作战服装则是:宽领口、肥腰、大下摆、大袖子,外面罩上结扎繁琐的笨重盔甲,基本上像个臃肿的圣诞老人,何谈追蹈冲刺、游戏漠北呢。

  当时中原人穿的衣服叫“深衣”。深衣是什么样子的呢?你可以想象一块三角形的大布,把它披在身后,顶点与脖子等高。好,现在开始穿:把大布的右下角绕过双腿前侧,包到身子左侧去,再把大布左下角同样绕过双腿前侧,裹到身子右侧去。再用腰带束住。人被卷在里边,就像一个蛋卷冰淇淋,甭想走路了。不过线条倒是很美的,这就是深衣了。走起路来,真是翩翩生风,再挥舞起大袖子,好似一个花蝴蝶。

  这样的蛋卷冰淇淋服装,不但迈不开步子,更骑不了马,而且冬天不舒服,冷空气从下边钻进去肆虐,腿都冻青了。所以,小腿上要包一个套,叫做胫衣——胫衣只罩小腿,是从远古的绑腿发展过来的,也叫做“绔”。绔这个东西因为穿在里面,所以不需要用高级布料,除非这家人实在有钱,丝绸多的用不了,也会用细绢作“绔”,于是就是“纨绔子弟”了。

  公元前307年前后,赵武灵王进行胡服骑射改革,他所要作的事情,就是把包在小腿上的胫衣向上伸展,包住了大腿,成为裤子,以便像三胡那样骑马了。但是大臣们不喜欢细脚零丁的裤子,那太不合传统了吧!

  赵武灵王的叔叔——公子成,就是个典型的反对派。他故意在家中装死,不肯上朝,嘴上还振振有词:“中国是世界的中心,我们不求别人。放弃高级文明不用,而穿远方野蛮之服,更易古人的教导,背离中国的传统,总之,不可以!宁可在家装死。”

  赵武灵王闻言,亲自跑到“公子成”家里,对这个朝中显贵做了大量细心耐致的说服工作。赵武灵王说:“显贵啊!啊不,王叔啊,我们赵国是个弱国,一直被三胡和中山欺负。胡服骑射,远可以备三胡,近可以报中山之怨,上可以雪先王之耻。您作为亲贵老臣,不能体会开国先主的苦心,却顺应中国之陋俗,忘记国家之大耻,这不是寡人所期望于您的呀!”

  一席动情的话,说得“公子成”腾地从床上爬起来,再三拜道:“老臣愚蠢,不能通达先主之意,妄出世俗浅言,干扰新政。从今以后,老臣不敢不听命!!”说完泣下。观者无不感慨。赵武灵王赶紧拿出一套现代化裤子给他穿上。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