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国和越国,因为是邻居,所以经常打架。公元前496年吴王阖庐趁,发兵南下,去浙江教训越国。
  
  越王勾践打仗不行,但是鬼主意多,他找了一大帮罪犯,排成三排,上阵自杀给吴国人看。
  
  奇怪,平野战场上怎么会突然冒出一帮罪犯呢?在古代,打仗是大家族和城市平民的特权,而少量的罪犯则随军干活,作为劳改:搬道具啊,修武器啊,发盒饭啊,打草啊,喂马啊,必要的情况下也当替身演员,比如此刻:
  
  勾践让这帮罪犯手捏着宝剑,排成三行,正步走,来到吴军阵前,以剑加颈,说:“吴越两国国君在此治兵开战,我们服务不周,行动迟缓(道具搬慢了?)。我们干犯军令,愿意领死。Ya——hoo——”说完,上百名罪犯,纷纷自刎而死,扑通扑通倒在地上,血肉模糊。
  
  吴人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争相挤向前边围观,观赏这一场瑰丽动人的免费场面,队伍一下子秩序大乱。而我们知道,假如一百人打架,靠的是谁胳膊粗,但上万队伍,有秩序的军阵则是最宝贵的竞争力所在。吴军阵形波动,机不可失,越王勾践挥戈操剑一声呐喊,形成山海之势,越人齐冲上来,把吴军冲得七零八乱。吴人大败,逃出好几里才收住阵脚。勾践兵力单薄,险胜之后不敢穷追猛打,引兵回归国都。
  
  吴王阖庐本人则最惨,鞋子跑丢一只,被越将“灵姑浮”拾了去。倒霉的是,跑丢了一直鞋子的阖庐,在败逃中,大脚趾头又被射了一箭,真是窝囊啊。俗话说,十指连心,脚趾也是连着肺的。阖庐岁数大了,禁不起疼,或者是由于江南瘴疠之气厉害,感染了破伤风,细菌攻心。当日,阖庐以脚伤阵亡于军中。吴人大恸。阖庐临死前嘱咐自己的儿子夫差:“必勿忘越!”千万别忘记吴越斗争。从此吴越之间,结下了深如大海一样的世仇。
  
  夫差是个大孝子,发出十万人丁,甚至役使了几头大象转木,把老爹阖庐的遗体用三重铜棺下殓,坟穴深达丈余,广六十步,四周泼水银为池,把他老爹阖庐最喜欢的鱼肠剑,以及另外三千把宝剑,都陪葬了。葬后三天,坟上出现一只白虎,据说是剑的精气变的,故而得名虎丘。去苏州旅游的时候可以去看。
  
  夫差发誓报仇雪恨,他责成仆人更番立于庭中,每当自己出入经过,仆人必大声呼其名而告诫曰:“夫差!尔忘越王之杀尔父乎?”
  
  夫差敬谨地回答:“唯!不敢忘!”然后低头切齿,发愤图强。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