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有个身材清瘦、衣衫不整、脚穿草鞋的人,自称冯谖,远道而来,想投奔孟尝君。孟尝君问他有什么本事。

  老头冯谖冷冷地说:“我穷得没饭吃,就到你这儿来了。”

  孟尝君点点头,很好,这么有傲骨,可能是个高人。于是安置他住下。但是,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本事,所以先从试用期开始,住最低级的宿舍,待遇是睡草垫子。

  过了十天,孟尝君心想,这人有没有本事啊?别老在这里吃白饭啊!于是就急不可待地向宿舍长打听这人有没有本事。他整天都干什么啊?他有没有写书或者练练武艺什么的?

  宿舍长说:我奉命观察了他。这位冯先生穷得要命,身无别物,只有一把宝剑,连个鞘都没有,于是就拿一个绳子挂着剑柄,拴在腰里了。每回吃完了饭,他就弹其剑而歌,唱道“长铗归来乎,食无鱼。”——吃饭没有鱼啊,不爽啊,宝剑啊,咱们回去吧!

  孟尝君明白了,这老家伙是跟我要条件呢,条件不够高他就不露本事。于是笑道:“嫌吃的简单了。升他到标准间里,吃鱼去!”

  吃了五天鱼,就听老先生又唱起来了:“宝剑啊,咱还是回去吧,出门没车啊。”孟尝君闻讯,大喜,这老家伙一定是个厉害角色,否则不敢横气。好!住进高级间,配一辆普桑。

  可气的是,老家伙冯谖住进高级间,又坐了几天桑塔纳,之后依然一点本事露不出来,既写不出兵书也练不了剑,只会继续弹着宝剑嚷嚷:“长铗归来乎,没有老婆啊,没有家啊!”这回把孟尝君气坏了。这个填不饱的饿鬼,是不是来蒙事的啊。孟尝君不悦了。

  不久,孟尝君需要找人帮他收债。

  孟尝君问:“我在薛邑放的高利贷,谁能收上来?你们谁懂会计,会计算利滚利的帐。”

  凡是放过高利贷的人都知道,欠债的人越欠越有理,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特别薛地这个地方的人,都是霸王脾气,司马迁说“其闾里率多暴桀子弟”,就是有很多像桀纣那样的坏人,凶恶刚猛,拒不还债。薛地位于山东济南南200公里,是着名的铁道游击队的故乡,扒火车,炸桥梁,游击日本人,弹着琵琶唱“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鬼子的末日就要来到”。看来,一直到近代,这里的人们都是强悍任侠的。

  大家都不敢去讨债,怕挨揍。有个坏心眼的人就推荐冯谖:“住在高级间的冯先生,看样子嘴皮子很厉害,会讲理,骨头硬,脾气大,估计他要债,行!”

  冯谖觉得自己天天吃大鱼大肉,坐桑塔纳,不干点活不好,于是说:“我懂会计,我去收债吧。”说完,拎着没有鞘的宝剑,坐着桑塔纳出发了。临行,孟尝君嘱咐他:“冯先生啊,你和所有这些门客,全靠我放高利贷养活着。但是借债的人长期拖欠,真头疼啊。凡是赖帐不还的人,您到了薛邑,好好骂骂他们吧。您不是用宝剑吗,该用的时候也可以用啊!”

  冯谖漫应了一声,到了薛邑,看见很多穷棒子怒目横眉地来迎接他。妈呀,谁敢骂他们啊,我这老骨头还要不要了。冯谖勉强找到些脾气好的债务人,哀求着收上来了十万钱,大约只够买两辆桑塔纳的,其它烂帐,就再也收不上来了。

  于是冯谖把穷棒子们召集在一起,把债券一把火给烧了。冯谖说:“孟尝君借钱给你们,是怕你们没本钱做买卖,不是为了收利息。现在一把火烧了干净!”

  穷棒子们映着火光,一起高呼:“万岁!”

  这是中国最早出现万岁两字,意思是希望孟尝君能一直活到公元9700年。

  冯谖咧着嘴哀叹:“你们高兴了,我回去等着剥皮吧。”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