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昭王给楚怀王写来一封信,邀请楚怀王赴秦国访问。楚怀王拿着这封烫手的信,下群臣讨论:“秦王约我去武关订盟,不去兮,招他怨恨;去兮,又怕有危险。”令尹昭睢说:“大王不能去,秦兵有吞并诸侯之心,志向叵测,我们应该发兵自守,以防侵袭。”大臣屈原也说:“秦是虎狼之国,欺骗我们也不止一次两次了。”楚怀王最小的儿子“子兰”却喜欢爸爸冒点危险:“秦国人跟我们联欢,我们奈何拒绝。秦楚多年联姻,最近还又娶了咱们的王女,他们的秦昭王王后、王太后都是咱家楚国人嫁过去的,秦昭王说白了还是您的外甥。出不了问题的。”楚怀王在小儿子的撺掇下,还是糊里糊涂地出发了。

  楚怀王北上千里赶赴中原,看见春天的新叶和蝴蝶正招展得如火如荼。楚怀王巡视着自己大好河山,这也是他最后一次用目光抚摸自己的江山。他从中原掉臂向西,进入秦人东南大门武关。武关在秦岭东部,南临深涧,北接秦岭山原,确实是一个险要门户。武关城上插着秦王旗号,楚怀王被开关放入。进了关城一看,却是一场空城戏,秦人只有一个低级将官跑出来列队迎接,笑着说:“大王远来辛苦了。”“秦王在哪里兮?”“寡君偶然感冒,现在咸阳休息,所以,能不能请大王屈驾乘车,再走两百里向北不远就是我们都城咸阳了。”楚怀王满腹狐疑,左右顾盼,秦人说:“大王不要回头看了,城门已经替您关上了,寡君三令五申保护您的安全,所以早早关门的。”

  楚怀王大怒,七窍生烟,大骂秦人无信,一再骗我,这是什么意思!你们国君干什么不来!可是,孤身悬在千里之外的他,只好被秦国大兵挟持着,西北去了咸阳。楚怀王登上章台宫,急不可待地质问秦昭王:“请问,什么时候让我回去,我留在这里兮有什么用!”“舅家既然来了,就多住几天。”“我回去还要管理国家,哪有时间浪费在这里兮!你什么话,快说!”“舅家忙的话,你那巫郡、黔中郡可以交给寡人代为管理啊。呵呵。”“巫郡扼守三峡,黔中地方千里,怎么可以给你!”“先不要急着说给还是不给。你先去住在馆驿里,好好想想吧!”秦昭王说。于是,楚怀王被安排在旅馆里,当作“肉票”保存好,平时不许出门。叫楚国人来买楚怀王回去,不交土地不放人。

  楚怀王在秦国被软禁了两年,坐卧不宁,浑身搔痒,像一只被烘烤的鱼,梦着海洋。于是他费尽心机,成功地组织了一次越“狱”,逃离咸阳。秦人赶紧把南下交通要道上的各关口封死,盘查所有说话带兮的人。楚怀王这回害怕了,于是改往东跑,从小道逃逸,横渡黄河,奔至河北邯郸(赵国)。赵武灵王却不在,巡视代郡去了,赵武灵王的小儿子在当实习国王。实习国王赵惠文王说:“我爹不在,这样涉及秦楚两国的大事,必须请示我爹。所以,现在不能让你进城。”

  楚怀王哭的心思都有了,跑了一千多里来这里,却进不了赵门。只好南下中原,一边走,一边唱。没唱出多远,秦国大兵追到,把他逮了个正着。装在车上,平日喂点破饭破菜,一路捱到秦国。“是谁却象我这样流浪,是谁让我在这个秋天里独自对自己心怀哀悼。是谁牵一匹马,马上驮着他简要的家。”楚怀王如果有诗才,一定这么作诗了。楚怀王以俘虏的形式被押回秦国咸阳,真是丢尽了面子。楚怀王心理负担很重,再加上水土不服,终于在当年以五十岁左右年纪,逝世于陕西咸阳,遗体返回楚国安葬,时间是公元前296年。

  楚怀王虽然死得很愚蠢,但是,在楚怀王整个留秦三年期间,没有出卖任何楚国利益,誓死不肯出让巫郡、黔中领土。他狐死首丘、一心南归、拼死出逃,民族忠贞感情强烈,给他哀喜交加的一生,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楚怀王在国人心中,因此获得了最终的尊重,秦人将楚怀王的灵柩送回楚国,“楚人皆怜之,如悲亲戚。诸侯由是不直秦”。直到八十年后楚人反秦大起义,仍然打着楚怀王遗孙的旗号,号召民众推翻强暴的秦朝。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