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杨梅岭那地方,从前有个孩子,名叫喜儿,喜儿长得很壮实,模样儿也漂亮,眼睛生得特别有神。

  长到六七岁,要开蒙读书了,喜儿也很乖很听话,每日下了课,回到家,就自个儿研墨写字做功课。

  有一天,他在砚台磨了墨,正要写字儿呢,就听见娘亲喊他:“喜儿,水缸空了,你给我去拎桶水来,娘好烧饭给你吃。”

  “哎,这就去!”

  喜儿答应一声,放下笔,拿起水桶走了。

  一路上花香草盛,喜儿来到溪边,看见两条泥鳅在水里穿来穿去,在抢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红珠子。

  喜儿凑过身子去看,见那珠子红闪闪发光,十分逗人喜欢。

  “真好玩,要是它是我的就好了。”喜儿越看越觉得有趣,就放下水桶,把两条泥鳅赶开,将那颗珠子捞了起来。

  得到珠子,喜儿十分欢喜。他装了半桶水,一手拎着水桶,一手握着珠子,高高兴兴往家走。走到半路,一个村童见他指缝发光,就拦住他问:“哎,喜儿,你手里拿着啥东西呀?”

  “一颗红珠子,刚在溪里捡的。”

  “会发光耶!给我看看,行不?”

  “不,不行。”

  那个村童平日间很凶恶,如果珠子给了他,肯定就再也拿不回来了。喜儿踮起脚尖,把红珠子举得老高老高。可那村童哪里肯放过他?

  “喂,大伙快来看哦,喜儿捡到一个宝贝珠子啦!”

  他招呼了一群小孩儿,把喜儿围在正中央,一个个扑到他身上抢。

  “哈哈,谁抢到喜儿的珠子献给我,我封他为‘进宝状元’!”那凶恶的村童得意地喊。

  “喜儿,给我!”

  “给我嘛!”

  喜儿被挤在孩子堆里,动弹不得,水桶的水泼了一地——眼看着红珠子就要被抢走了,喜儿急中生智,一下子把珠子塞进嘴里。

  孩子们一见,都来拧他的脸蛋,掰他的嘴巴,想把珠儿挖出来。喜儿一咬牙,“咕嘟”一声,把珠子吞进肚子去了。

  “瞧,吞肚子里了,没有了!”

  “真没劲,喜儿,你吞了个石头,会死掉的!”那恶村童说。

  “瞎说,才不会呢!”

  “不跟你玩了!”

  村童们不再纠缠喜儿,一哄而散。

  喜儿捡起地上的水桶,水桶里一滴水也没有了,他只得再走到溪边,打上来满满一桶水。咦,好奇怪呀,这回装了满满一桶水,拎起来怎么会这么轻?

  喜儿脚步轻快,半走半跑把水提回家里,把水倒进水缸。

  娘见他提了满满一桶水回来,一下子倒进水缸,心里很欣慰:“我家喜儿长力气了呢!”

  “是呀,长力气了呢!”

  喜儿回到书桌前,继续研墨习字。

  娘见他用功写字,也就没有理他。

  过了一会儿,娘从灶上端了饭菜出来,她看见了——天啊,她看见了什么呢?只见喜儿伏在桌上,面孔涨得发紫,眼睛像铜铃一样突了出来,他头上生出了丫丫叉叉两只角,嘴巴裂到耳朵边,喉咙发出“呼隆,呼隆”的声音,就像在打闷雷

  “喜儿,你怎么了?”

  喜儿转眼看了娘一眼,娘再一看,喜儿的手和脚已经变成四只凶猛的龙爪了。

  原来,喜儿在溪里捡到的是一颗龙珠,他把龙珠吞下肚,现在变成龙了!

  喜儿的身体越变越长,他伏到砚台上,喝光了刚刚磨好的一洼墨水,墨水一入肚,当即风起云涌,喜儿变成了一条浑身墨黑的小乌龙!

  小乌龙腾空而起,“轰隆”一声冲破屋顶,一头钻进乌云里,但龙尾巴却还挂在杨梅岭的山顶上。

  一时间,乌云遮住太阳,狂风“呼呼”直刮,雷声“轰隆隆”响个不停,暴雨“哗啦啦”从半空中落下。

  爹娘冒着狂风大雨跑出门,跌跌撞撞奔出门外,一面追赶,一面喊叫:

  “喜儿,回来!”

  “喜儿,回来哟!”

  爹喊一声,娘喊一声,一声接着一声。乌龙听见爹娘喊他,就停一停,回一次头。那天,爹爹叫了九声,娘亲叫了九声,乌龙总共停了十八停,回了十八次头。然后,他飞去钱塘江上空,顺江游到东洋大海。

  乌龙的尾巴有九个瓣,在杨梅岭拖过,刮出九道沟沟,沟沟积满雨水,潺潺流成九条溪流,乌龙一路回了十八次头,它停顿的地方就积起十八个沙滩,那就是现在的“九溪十八滩”。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