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朱既不属于农民工,也不属于大学毕业生就业,按正常状况说,老朱应该是安度晚年的时候,年轻时当铸造工,把大型的废铁块砸成小块,然后用人工搬运到炼钢炉中,工厂生产条件落后,粉尘漫天,很多工人都得了职业病,过早地离开了人世,老朱一直熬到55岁作为特殊工种提前退休,退休以后身体硬朗,当初在农村找一个老婆,农村工厂两头躲避,竟然生下两男一女三个小孩,如今孩子们都长大成人结婚生子了,按照以前工厂分房子,老朱真的就可以颐养天年了,三个孩子虽然裸婚,三栋房子象一块沉重的巨石压在老朱的心头,退休的两千多元仅够自己和老伴的生活,无力给孩子们买一栋房子,看看张科长给两个孩子一个人卖一套房子,李处长给一儿一女一人买两套住房,王局长更邪门给自己一个儿子在北京买了六套住房,儿女们回家来就张家长李家短的唠叨,虽然没有明说,明显是告诉老朱,他们没法与别人拼爹,老朱再也坐不住了,对老婆说:“孩子他妈,趁我现在身体还好,出去多少给孩子们挣几个钱吧?不然有一天我死了都不得安心那!”

  他老婆一想,也是这么个理儿,家里也没什么事就答应了他,老朱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出去打工的。

  老朱在外面兜搭了一圈,像他这种没文凭没技术老年打工者工作并不好找,正在他进退两难之际意外地遇见了他中学时的同学老向,说起来老向是一个省级公路工程处处长,听说老朱想打工,就说:“要是别人我就不管了,既然是老同学,我手上又有一些权力,这样吧,你就给我当公路质量检测员,工作是苦一点,天天跟着工程队在野外跑,有个风吹雨淋的是常事,晚上回宾馆洗一洗,包吃包住年工资五万元,你看怎么样?”

  对于老朱来说,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他还能说什么呢?连忙点头答应。自从当上了公路质量检测员,老朱从里到外有了重大变化,脱掉了穿了几十年的工作服,白衬衣。领带。西装、皮鞋,把花白的头发也染成了一头青丝,俗话说,人靠衣装,菩萨靠金装,一时间老朱也变得人模狗样了,那年年底回家过春节,拎着一只密码箱,戴一副墨镜,回家彬彬有礼地敲门,老婆硬是以为他走错了门,他在外面吃喝用度,一年竟然还拿回来三万元,老婆对于老朱外在的变化丝毫没有往心里去,手捧着一大捆钱心都醉了说:“我们家老朱当了一辈子工人没挣到钱,这才出去几个月就拿回来三万元,真应了那一句话,树挪死人挪活呀,你过完年早点出去打工,给孩子们多挣几个钱。”

  可是第二年,老朱出去一整年,到年底一分也没有拿回来,过年的时候人也没有回来,孩子们都回来过年,老朱的老婆对大儿子朱柱说:“给你爸打一个手机,问他是怎么回事,回不回来过年?”结果老朱回电话说,工程处拖欠工程款,拿不到钱他就不回来过春节了。全家人都对拖欠工资的工程处表示了强烈的不满,国家三申五令不准拖欠农民工工资,可是还有人拖欠工资,因为他们的父亲不属于农民工,不满归不满,但是他们却丝毫没有办法,只能抱怨而已。过完春节老朱回家了一趟,他说仍然没有拿到拖欠的工资,得把退休生活费卡拿上去维持生活,他老婆说:“你干脆不打工了,哪有吃家饭拉野屎的道理,花自己的钱替别人干活,你还不如不干,回家呆着图清闲。”老朱说:“娘们见识,我就是不干了也得把以前的工资拿回来,我不能这么不明不白地就回来吧?”

  今年过春节,老朱人是回来了,心却没有回来,他不时掏出手机来到家门外去打手机,一聊半天。他老婆多了一个心眼问他:“去年的工资没拿到,今年的工资又没拿到吗?像你这样打工不是赔进去越来越多吗?算了,这个工咱们不打了,权当以前学雷锋了,你回来吧!”

  老朱心事重重的不予回答,一家人年也过得不太愉快,除夕夜大家都聚集在电视机前看春晚,电话机突然响了起来,电话丝毫没有引起老朱的重视,通常有电话找他,都是打他的手机,家里的座机主要是打给他老婆的,当时他老婆正在拿瓜子糖果,毕竟儿媳和女婿是“客人”,电话是大儿子朱柱去接的,只听电话里一个很嗲的女人的声音:“老公,你们一家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年过的热闹吧?可是苦了我了,冷火秋烟,你再不回来,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朱柱不明就里大声喝问:“你是谁?给谁打电话呢?”

  电话里传出一阵“哈哈”大笑说:“这个问题最好问你爸,他会告诉你的。”随即电话就挂断了。

  朱柱问老朱:“电话里有一个女人称你是老公,我问是怎么回事,她让我问你,你把这个问题给我们大家说说吧!”

  老朱铁青了脸,什么也没说然后悄然离开家到外面去了,全家人再也没有心情看春晚了,大年初一一大早老朱就乘车离开了家,也没有告诉家人他去哪儿。一股不祥的预兆笼罩着全家人,好在老朱初三就赶回来了,但是他一回家就给老婆跪下了说:“我们离婚吧?”

  他老婆说:“你把话说清楚了,为什么离婚?”

  老朱无奈地说:“这几年我就只打了一年工,因为在外面包二奶,老板把我辞退了,他说,包二奶是有钱人的游戏,你穷得像鬼,包什么二奶?这不是扯谈吗?你既然有钱包二奶还打什么工?回去吧!我现在是骑虎难下了,那个女人已经离婚了,她逼着我也离婚,不然就要告我强奸,我不离婚也得去坐牢,你看着办。”

  他老婆说:“离婚我是不会答应你的,我不在乎你那几个退休生活费,你走吧,永远也不要回来!”

  老朱含着眼泪离开家,儿子儿媳女儿女婿没有一个人送别他,他老婆说:“早知打工不仅不能挣钱还会丢了老公当初说什么我也不会让他出去,哎——这都是命哪!”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