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晓得刘、关、张桃园三结义的故事,那是从《三国演义》中流传开的。今天说的,可是书外的事儿。

  早年间,河间府有个桃樱集,市面繁荣,四通八达。每日有集市,摩肩接踵,来赶集的人很多。有三个小贩,身材魁梧高大,也落在这块宝地。三人肤色不同:白脸大耳朵的,卖草鞋,叫刘备;红脸长须的,卖豆腐,叫关羽;黑脸络腮胡子的,卖猪肉,叫张飞。张飞是本地人,是个“坐地虎”,刘、关两位是外来的“游龙”。

  每天早上起集,三人都要会面。常言道,一回生,二回熟,日子一长,三人就成了朋友。每天,关羽留板豆腐,张飞留刀肉,下集后便一同喝酒聊天。刘备卖草鞋,只能饱肚子,一遇到他俩吃肉喝酒,就止不住流口水,也不管他俩请与不请,凑上去,举筷就吃,端杯就饮,毫不客气。吃了喝了,嘴一抹就走,非但一个子儿不掏,竟连句客气话也没有。日子一久,关、张就不愿意啦!

  一天,张飞对关羽说:“这人老吃白食,脸皮真厚。明儿俺俩躲起来吃。”

  关羽点点头。可躲到哪里去呢?集只有这么大,小贩子哪条街巷不串呢?议来商议去,未了还是关羽提出:弄条船,到河面上去饮酒。张飞一拍大腿说:“对,对,这是刘白脸做梦也想不到的。”

  第二天,他俩就这么办了。下集后,刘备背着卖剩的草鞋,找遍了大街小巷,不见关、张影子。最后找到河边,手搭凉棚一望,就望到水面上有一条小船,关、张对坐,正在吃肉饮酒。刘备心里暗暗骂道:“这两个小子,真够小气,想避开我。嘿,没那么容易!”

  怎么才能上船呢?说来巧得很,刚好河边有只大木箱,刘备就把箱子放到水上,自己钻进去,盘腿坐着,关上盖子,顺水漂流。

  关羽与张飞正在兴头上,见木箱漂近,忙直起腰来,用船桨把它钩到船上,揭开盖子一看,原来刘备端坐在里面。只见他钻出木箱,坐到席上,将剩下的酒肉一扫而光。吃罢,也不说声“谢谢”,跳上岸就走了。张飞气得七窍冒烟,心里直骂娘。关羽说:“得想个法子治治他。”

  张飞狠了心,把嘴凑到关羽耳边,如此这般一说。关羽点点头:“不怪我们无情,只怪白脸太不识相啦!”

  第二天,关、张二人也不上集啦,就在张飞家屋后一棵大桃树下布置起来。他俩把桌子抬到屋后树边,桌头对着井放下,又拿张席子,把井口盖住,在席子上放条凳子。看看快到下集时间,两人把酒肉摆上桌子,对面坐着,把席子上那条凳子空着。不一会,刘白脸果然来了。张飞站起来说:“你来啦,坐吧。躲不掉,只得把位子给你留着。”说罢,指指席子上那凳子。刘备笑笑说:“这还像个有情谊之人。”说罢,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屁股就坐到凳子上,抓起酒杯就喝。关、张见刘备坐着纹丝不动,凳子也不往井里掉,惊异极了。关羽比较刁,故意把筷子落到地上,趁拾筷子时,掀起席角看看,不看还好,一看吓得满头大汗:原来井里烟雾滚滚,一条白龙,正用四只爪子托着凳子腿呢。怪不得他坐得那么稳!

  关羽拾起筷子,就说:“我憋得慌,要到院子外兜一转。”

  张飞跟着说:“我也要……”

  刘备正吃得津津有味,随口答道:“二位请便。”

  两人来到僻静处。关羽向张飞说:“黑老张,你可知道,他怎么不会掉落到井里?原来他是位大贵人,井里有条白龙,用爪子托着凳子咧!”

  张飞说:“啊,是这样!怪不得我们暗算不倒他。这如何是好?”

  关羽说:“他今天吃了我们白食,往后,我们还得沾他的光哩。拣日不如撞日,干脆今日我们三人结拜兄弟如何?”

  张飞说:“好,好!”

  于是两人回到桌边,同声说:“刘白脸,我们一起吃喝,已有两个春秋,今天……”

  刘备以为他俩要算账,急道:“该咋办,你俩说吧!”

  “我俩想……想与你结拜为兄弟,这样,以后往来就名正言顺了。”

  刘备这才明白他俩的意思,说:“行。”于是三人便在桃园里撮土为香,结为兄弟。

  那么井里出现白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刘备早已察觉到关、张的诡计,他一见那张席子,便知道席下是井,于是偷偷将一袋点燃了的旱烟丢入井中。烟袋是狗皮做的,一时不会沉,那烟雾便灌满全井,上下翻滚,宛如白龙一般。而且刘备也学过轻身之术,坐在井上,稳如泰山,所以关、张二人被弄得莫名其妙。

  由此看来,刘备智在关、张之上,怪不得被称为“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