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的时候,刘备从老远的荆州,赶到镇江来招亲。新娘是哪个呢?就是孙权的妹妹孙尚香。孙权的母亲吴国太听说刘备来了,就要在北固山上的多景楼相女婿。这一天,吴国太端端正正地坐在多景楼上,把个刘备相了又相,瞄了又瞄,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就这么一相就相中了。从此,多景楼又多了一个名字,叫“相婿楼”。

  吴国太下了相婿楼,就叫孙权在甘露寺摆酒请刘备。吃酒当中,刘备从甘露寺里望到窗外白茫茫的大江,一眼望下去都看不到边,这么宽的江啊!他一高兴就站了起来,对着长江看了又看,瞧了又瞧。长江的浪头大得很啊,一个浪头总有丈把高。这时候巧啦,正好有一只打鱼的小船,穿过浪头,在江上颠呀颠的,漂呀漂的,一会儿偏过来,一会儿又偏过去。江水哗哗地响,凶得不得了,就是奈何不得这只小船。刘备心里喜欢,回过头来对孙权说:“人家说南方人会弄船,北方人会骑马,这话一点也不假啊!”哪晓得孙权一听生了气,以为刘备讥笑他不会骑马,就吆五喝六地一定要跟刘备赛马。

  早先,北固山不像现在这样,前峰、中峰、后峰三个峰是连在一起的。从前峰到后峰有条很长的弯弯曲曲的小路,这就叫龙埂。这条路真难走啊,只有尺把宽,两边都是悬崖陡壁,掉下去就没命啦!孙权就要和刘备在这条路上赛马。刘备是客人,再说又是新亲,说什么也别不过这位舅大爷,只好听从他。

  孙权真会骑马吗?骑是会骑,就是不精,是个满瓶子不动、半瓶子晃荡的半瓶醋。他要拗这口气,非要赛一下不可。他马缰绳一拎,就一马当先,拼命地跑了。刘备有意让他三分,紧紧跟在后面,不前不后,不快也不慢。马从山下经过这条龙埂直往山上跑,眼看就到后峰啦!这后峰的顶上是笔陡的悬崖,下面就是滚滚长江。你孙权要真会骑马,老远就该把缰绳勒住啦!可是他不,马跑得快,现在他勒不住了,这下子可真要冲下江啦!说时迟,那时快,刘备把马肚子一夹,赶上前去,一把就拉住了孙权的马缰绳。孙权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马就停住了。不过马的一只前蹄已经踏空,一块山石已被它踢下江去了。

  从此,龙埂就叫遛马涧或跑马坡了。直到现在,靠江边的山崖上还留着“遛马涧”三个大字。要是乘船由北固山这边走,老远就可以看到斗大的“勒马”两个字刻在峭壁上。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