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宗昌一见面就拍着胸脯对钱昌照说:“如果你想当官,绝对没有问题,任何方面我都可以介绍。”

  1924年,自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牛津大学学成归国的钱昌照,怀抱着“工业救国”之志,那年他只有二十五岁,因为父辈与张謇有交情,凭张謇的介绍信,他在一年多时间里,走北穿南,遍访各路军阀。他最先到了东北,张作霖没有给他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对少年英俊、大清早就出外练兵的张学良,他倒是颇有好感,认为此人很有希望。他住在姜登选家,遇到的人当中包括了粗鲁的军阀张宗昌,一见面,张就拍着胸脯对他说:“如果你想当官,绝对没有问题,任何方面我都可以介绍。”从沈阳到张家口,冯玉祥招待他吃午饭,两菜一汤,这比后来冯请蒋介石吃的白菜炖肉待遇还高,他说冯滔滔不绝地讲了一番救国救民的大道理。

  从张家口到太原,阎锡山说先要把山西建设成模范省,做其他省的榜样,他注意到阎讲话时,眼睛忽开忽闭,是个城府深、花样多的人。太原到开封,他见到胡景翼,感到胡虽是军人,却有一些见解,只是身体不大好,虚胖到难以行动的地步。开封到洛阳,正是秀才吴佩孚“八方风雨会中州”之地,吴的秘书长杨云史和他同乡,兼有亲戚关系,和吴见面时,在座的还有白坚武、蒋百里,穿着棉袍、白薯屑落了一身的吴招呼他一起吃烤白薯,大谈自己的做人哲学,对外国人不叩头,不躲进租界,还有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等。他从吴的谈吐感到此人有些迂,不是有希望的人。最后他到了南京,去见据有长江三角洲的“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当孙从内室出来时,满嘴喷出的都是鸦片烟味,孙的谈话和阎锡山很相似,说是要把苏、浙、赣、皖、闽五省建设成全国的模范区,那时上海也属于江苏管辖。不过他感到孙说话吞吞吐吐,令人难以捉摸。

  回到常熟家中,钱昌照觉得没有一个军阀可以依***来实现他“工业救国”的抱负,有些失望。不久,他收到孙传芳的来信,邀请他当秘书处处长,还附了聘书。他把这件事告诉张謇,还有家里的亲人,他们都主张他应聘,认为孙重用地质学家丁文江,是个有作为的人,和他的看法不一样。他扬言自己选择吴佩孚,实际是到上海江湾找个房子躲起来,读中国通史,一读就是一年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