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四大家族”,即蒋宋孔陈四大家族,指20世纪上半叶控制中国政治,经济命脉的四个家族,即蒋中正家族、宋子文家族、孔祥熙家族和陈果夫、陈立夫家族。有道是:蒋家的天下陈家的党,宋家的姐妹孔家的财。蒋介石是“四大家族”毋庸置疑的领军人物,有了蒋中正的才能和野心才有了曾经煊赫无比的“四大家族”——“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一说最早是由中共领导人瞿秋白在1920年代提出的,后来陈伯达在国共内战中写《中国四大家族》一文中指称四大家族借抗战为名聚敛民财,获得了多达200亿美元的财富。

  我们应该注意的是:这种说法较多出现在1980年代前的国共对峙以及改革开放之前的中国大陆,带有敌视意义,是意识形态宣传的需要。事实上,无论从财富的数量,还是从财富的性质,我们都无法认定历史上存在这么一个聚资敛财祸国殃民的“四大家族”。

  先看数量

  整整60年以前,即1947—48年,陈伯达(1904—1989)在《中国四大家族》一书中,首次把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陈果夫陈立夫兄弟并列为中国的“四大家族”也即四大财政金融寡头。他提出蒋宋孔陈为首的国民党官僚买办资本借抗战名义中饱私囊,并估算这“四大家族”侵占的资产高达200多亿美元。但有人提出疑问:整个二战期间美国向中国提供的租借物资总计16亿美元,那么这“200多亿美元”从何而来?显然说不过去。陈伯达的着述并非学术研究,而是政治宣传品,数据是靠不住的。而且,从这些人身后的萧条来看,也足以看出他们根本没有这么多财产。

  先看宋美龄。据其外甥女孔令仪说,宋美龄一生不问金钱事,宋美龄在台湾也没有任何房地产。惟一拥有的一栋房子在上海,是宋美龄1927年在上海与蒋介石结婚时的陪嫁。这幢房子当时在法租界霞飞路(即如今的南京路)附近,现由祖国大陆方面保存。这是宋美龄生前惟一的房产。孔令仪指出,宋美龄一生不会赚钱、更不管钱,身后仅留下12万美元银行存款,由孔令仪代管,此外别无其它资产;宋美龄晚年在纽约,住的、吃的、用的,包括昂贵的医药费用,均由孔家出钱。再看陈果夫,陈果夫1892~1951,浙江吴兴人。原名祖焘,字果夫。曾与其弟陈立夫一起把持国民党党务,组织CC系,长期与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同为官僚资产阶级的代表,合称四大家族。去台后,蒋介石为了改组国民党,并给蒋经国扫清政治道路,"二陈"即被开刀,重权尽失。陈果夫久有肺病,又历来清廉,在陈立夫去美国后,家庭经济发生危机,无钱治疗加重的肺结核,导致病情难于控制。后虽得蒋介石特批5000银元接济,但已对病情无济于事。于1951年8月28日死去,终年只有60岁。其弟陈立夫1900~2001,浙江吴兴人。曾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部长、中央政治委员会秘书长,与其兄陈果夫同为CC系的首领。1949年12月去台湾,1500年,蒋介石"改造"国民党,整肃CC系,陈知大势已去,写信给蒋请求出国,离开了台湾,在美国办了一个小型养鸡场。与其妻过起了清苦恬淡的田园生活。1967年,陈立夫偕夫人返台定居,但除读书自娱,就是推动中医之学,不过问政治。晚年陈立夫积极提倡"中国文化统一中国",并提出对大陆经援方案,期望为统一事业做出贡献,被评为"反共老人要做联共先锋",曾震动台湾朝野。2001年2月8日,新华社发布新闻:"陈立夫先生今晚在台中病逝,享年101岁。至于四大家族之一蒋家的蒋方良女士,其晚年更是穷困潦倒:蒋经国逝世以后,蒋方良晚年只靠抚恤金过日子,生活感到压力,连出门旅行都不宽裕,更别提回俄罗斯探望亲人。蒋方良晚年只靠其夫的补发二十个月抚恤金生活。据了解,近年来,因为罹患肺气肿,蒋方良必须带呼吸器过活,身体每况愈下,1992年和来自故乡的白俄罗斯首都明司克市长见面的时候,市长邀请其回故乡看看。蒋方良当场就郁郁的说:“我没钱,怎么回去?”让市长大为吃惊。想回俄罗斯,但竟然因为没有经费而作罢,这位回不了故乡的所谓“第一夫人”,看着蒋家从显赫走向凋零,晚景凄凉令人不胜唏嘘。

  要之,从事实上看,当初攻击所谓“四大家族”是中国最大的贪污集团,侵占的资产高达200多亿美元之说,显然是不实之词,应该推翻。

  再看性质

  当然,我们也得承认,这“四大家族”确实曾经掌握了了大量国家财富,但这些财富是不是他们的私有财富呢?又能不能算是他们贪污所得呢?也就是说,这些财富属于什么性质的财富呢?

  对此问题,我们应该首先把“大家族”私有的产业,跟“公家”(国营或官营)的产业区分开来;把国民党政府名下的国有资产、跟各个家族私人的资产区分开来。譬如,1928年11月1日,中央银行成立。自1928年至1935年,宋子文、孔祥熙先后担任南京国民政府财政部长、中央银行总裁。这并不是说:中央银行就等于是宋子文或孔祥熙两家的财产。又如:交通银行创建于1908年,是中国早期的四大银行之一,也是中国早期的发钞行之一,在近代中国金融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交通银行在筹建过程中,采取了官合办的形式,为股份有限公司性质的商业银行。交通银行成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负责借款赎回京汉铁路的经营权。经过努力,京汉铁路的路权于1908年12月收回。交通银行初期为经营轮船、贴路、电信、邮政四种往来的专业银行,以后逐步发展成为经营一般银行业务的商业银行。交通银行较早地借鉴了国外商业银行的经营管理方法,是我国最早在海外设立分支机构的银行,对促进我国早期银行业的发展起到了一定作用。1928年,国民政府颁发了《交通银行条例》,特许交通银行为“发展全国实业之银行”,交通银行成为当时第二家最大的官商合办银行。1935年,国民政府形成了中央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中国农民银行、中央信托局、邮政储金汇业局,即“四行两局”的金融体系,为发展中国近代工业做出了贡献。实事求是地说,交通银行并不是孔家或宋家的私有财产。再如: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政府的中央银行接收敌产,据国民党政府财政部统计,伪中央储备银行库存黄金为55.3492万两、白银763.9323万两、银元37.1783万枚、美金550万元,以及伪中国联合银行库存黄金17万两、美金1020.1460万元并2.6544万英镑。经过接收,财政部握有外汇9亿美元,黄金600万两,接收敌伪资产约合10至20亿美元。这些金融资产,是归国民政府所有、归财政部管理,而不能认为是“四大家族”个人的私有资产。

  要之,以前所谓“四大家族”的“官僚资本”实际上都不过是经由他们管理的“国家资本”——或者用现在的话来说,叫“国有资产”,不能算在他们私有财产中去,当然更不能因此断定他们是贪污集团。

  总而言之,蒋宋孔陈虽有些家产,但从经济上考察微不足道。孔陈是大财团,虽在财富积累的过程中较多的挖了国有资产的墙角,但仍属于个人资本主义经济的范畴,和国家资本主义是不同——戴在他们头上所谓“控制中国政治,经济命脉”的“四大家族”的帽子,可以休矣。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