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史上,有过不少言辞犀利、率直可爱之士,张奚若先生就是这样一位重量级的人物,被称为“棱角先生”、“民国炮手”。

  张奚若,字熙若,生于1889年,陕西朝邑人,是着名的政治学家,爱国民主人士。他早年参加了同盟会,辛亥革命后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学习,获政治学硕士学位。回国后,历任国民政府教育部国际出版物交换局局长、高等教育处处长,中央大学、清华大学和西南联大等校教授,国民参政会参政员等。

  抗战时期,张奚若任西南联大政治学系主任。一次,西南联大、云南大学等四校联合举办时事讲演会,由张奚若主讲。面对六七千名听众,张奚若对国民党展开了猛烈抨击:“现在中国害的政治病是——政权为一些毫无知识的、非常愚蠢的、极端贪污的、极端反动的和非常专制的政治集团所垄断。这个集团就是中国国民党。”“在报纸上马路上常常可以看到一个名词‘赤匪’,假如共产党可以叫做‘赤匪’的话,我想国民党就可以叫‘白匪’。其实‘白’字还太好了,太干净了,他们简直就是‘黑匪’!”

  在这次演讲中,张奚若还给国民党政府下了一断语:“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他说:为了国家着想,也为蒋介石本人着想,蒋应该下野。假如我有机会看到蒋先生,我一定对他说,请他下野。

  在担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期间,张奚若曾在参政会发言抨击国民党的腐败及蒋介石独裁,蒋介石插话说:“欢迎提意见,但别太刻薄!”张奚若听后,拂袖而去。下次参政会再开会,给他寄来通知函和路费,他当即回一电报:“无政可议,路费退回。”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欲举行政治协商会议,中国民主同盟与共产党一致举荐张奚若列入无党派人士代表名单,国民党不同意,说张奚若是国民党员。张奚若闻之,便在《大公报》等报纸上刊登声明:“近有人在外造谣,误称本人为国民党员,实为对本人一大侮辱,兹特郑重声明,本人不属于任何党派。”

  其实,早在蒋介石政权崛起之前,张奚若就以发言火药味浓而着称。这位“炮手”还曾向《晨报副刊》“开炮”。1925年,《晨报》主笔陈博生邀徐志摩接编《晨报副刊》,特意设宴。在座都发表对副刊改良的办法,惟独张奚若开口道:“这并不是个改良的问题,这只是个停办的问题。”及至徐志摩接手,张奚若竟以《副刊殃》为《晨报副刊》作一篇短文:鉴于当今思想界的堕落,现在的问题不是如何拯救副刊,而是应该一把火把它们烧掉。

  徐志摩称张奚若为“一位有名的炮手”,他曾这样描绘张奚若:“他是一块岩石,还是一块长满着苍苔的(岩石)”。“他的身体是硬的”,“他的品行是硬的”,“他的意志,不用说,更是硬的”,“他的说话也是硬的,直挺挺的几段,直挺挺的几句,有时这直挺挺中也有一种异样的妩媚,像张飞与牛皋那味道。”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