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8年底,根据毛泽东关于平津战役的总体部署和“先打两头,后取中央”的指示,天津解放前夕,中国人民解放军天津前线总指挥部周密地考察了天津的地势、地形,侦察了天津守军国民党军队的分布情况和守备特点,了解到以下几点:天津这座城市南北长25华里,东西宽lO华里,呈一长方形;南部高层建筑物多,中部平房多;国民党在天津的守备部队共约13万人,其分布情况和守备特点是:南部弱,中部和北部强”。

  天津的防守司令兼警备司令是国民党军的陈长捷。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逼近天津时,陈长捷正盘算着如何守住天津城。在刘亚楼司令员指挥天津前线总指挥部考察和侦察天津的情况时,陈长捷这位司令也指示其部下摸清解放军的攻城步骤及其有关情况。他还想出了一个摸清解放军情况的“高招”,即以天津市“参议会”谈判代表的身份,派出一伙人出城与解放军进行谈判,企图打着“谈判”的旗号,暗中窥视解放军的动静,探听军情,以便拖延解放军攻城的时间和制订对付解放军攻城的办法。

  天津解放前夕,总攻在即,敌人玩弄谈判阴谋。对此,刘亚楼对敌人的心态和企图看得非常清楚。他不动声色,灵机一动,打算顺势来他个将计就计,诱敌上当。

  刘亚楼想:你陈长捷不是想摸我的底细吗?好,我给你提供!因此,刘亚楼明知敌方谈判毫无诚意,却装着积极响应的样子,并且故意将谈判的地点选在城北,给敌人造成解放军攻城指挥部就设在城北,主攻方向就定在城北的错觉。

  果然,国民党的谈判代表将“深入解放军内部”了解到的情况向陈长捷汇报:“共军攻城指挥部设在城北,主攻方向在城北。”

  在陈长捷对这一“敌情”还将信将疑的时候,为了加深和巩固敌人以为“共军的主攻方向是城北”的错误判断,在谈判过后,刘亚楼又命令部队用重炮向天津北城进行佯攻。

  这一下使陈长捷相信了。他按照对解放军作战计划的错误了解,迅速向城北调兵遣将,又是加固工事,又是重点布防。由于敌人把精力放在城北,而忽视了东西两侧的防守,这正为刘亚楼实施解放天津的预定作战方案,提供了条件。

  几天后,即1949年1月14日,东北野战军集中了22个师向天津发起总攻。解放军在刘亚楼的指挥下,按照预定的作战方案,顺利地从东面民权门和西面和平门打开了入城的突破口,很快会师汤桥,一下子就把敌人拦腰截断,然后由南向北进行分割围歼。经过29个小时的激烈战斗,活捉了国民党天津防守司令兼警备司令陈长捷,全歼了国民党军13万人,解放了天津全境。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