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国29个教师节,教师待遇一直是教师、全社会关注的一个话题。我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提高教师待遇,保证教师队伍健康稳定的成长。那么在民国时期教师待遇如何呢?从胡适在北大任教的经历,我们可以有大致了解。

  胡适1917年9月初到北大的时候,月薪是260元。一个月后,他的月薪调为280元。他在家信里对母亲说:“此为教授最高级之薪俸。”我在下一段会回过头来说明胡适这句话也许不是完全正确的。此处的重点是要勾勒一个事实,亦即,即使在北大,洋和尚的薪资也是远远超过中国的教授。根据北大法科1918学年度《一览表》的记载,在薪资上鹤立鸡群的是胡适1920年代初期日记里经常提到的毕善功。他的月薪是赫赫然的600元。毕善功(LouisBevan),是澳大利亚籍英国人,1902年到中国,清朝授予他二品顶戴、大律师、法律进士、格致举人的头衔。在1910年到北大以前,曾在山西大学堂的西学斋担任教授及总教习。

  胡适对母亲说他280元的月薪是“教授最高级之薪俸”,这句话是相对的。280元确实是他那一级教授“最高级之薪俸”,但并不是正教授的薪俸。根据陈明远的描述,1917年5月颁布的《修正大学令》,大学教师分为正教授、教授、助教授、讲师四等。正教授从一级到六级,月薪从最高到最低分别为400元、380元、360元、340元、320元、300元;教授分本科、预科两类,也各分为六级:本科教授从最高280元到最低180元;预科教授则从最高240元到最低140元,每一等级的差别为20元;助教授分为六级,月薪从最高110元到最低50元;讲师为非常设教席,视难易程度从2至5元不等。我们不知道这个《修正大学令》里所规定的教授等级及薪俸是否只是具文,还是确实执行了。如果确实执行了,则胡适280元的月薪相当于今天所说的副教授“最高级之薪俸”。

  1919年,北京大学在胡适那层副教授群里计有:

  一级教授(月薪280元):胡适、陈大齐、朱希祖、杨荫庆、辜鸿铭、宋春舫、陈汉章、康宝忠、马叙伦、蒋梦麟、陶履恭、刘师培、沈尹默、关应麟、马寅初、黄振声、左德敏、黄左昌、胡钧。

  二级教授(月薪260元):李景忠、贺之才、陈启修、张祖训、朱锡龄。

  三级教授(月薪240元):周作人、王星拱、钱玄同、马裕藻、朱家骅、罗惠侨、钟观光、沈士远、杨昌济。

  四级教授(月薪220元):吴梅、林损、伦哲如、顾兆熊、吴增勤。

  五级教授(月薪200元):沈兼士、陈怀、陈清文、王彦祖、柴春霖、陈瀚。

  六级教授(月薪180元):黄节、叶浩吾、包玉英、龚湘、梁敬淳。

  胡适280元的副教授“最高级之薪俸”,其实真的也不赖。当然,比上永远是不足的。作为北京大学校长的蔡元培,属于“特任”,由国务会议议决,级别是“一级校长”,月薪为600元。换句话说,那远来念经的洋和尚毕善功,他拿的薪水跟作为校长的蔡元培一样多。校长以下是学长[注:即院长]。根据1917年公布的《国立大学职员任用及薪俸规程》,分为四级,一级450元、二级400元、三级350元、四级300元。陈独秀是第四级的文学科学长,所以他的月薪是300元。我到目前为止,还没见到北大更上一级的正教授的名单。但是,当时北大有两名兼任学长的教授可能属于正教授的级层:夏元瑮,兼理科学长;王健祖,兼法科学长。他们两位所领的薪资属第三级的学长,高于陈独秀,月薪350元。李大钊是图书馆馆长,可是他的级别属于最低的“五级主任”。根据1919年1月《北大教职员薪金底册》的记录,他的月薪只有120元。

  北京大学职员的月薪,我还没见到系统的记载。1918年6月8日《北京大学日刊》载有北大书记的薪水章程。根据这个章程,北大的书记分为甲乙两等,乙等是试用书记。甲等书记的薪水分六级,其薪水如下:40、36、32、28、24、20元;乙等书记的薪水分三级:16、12、8元。作为图书馆助理员的毛泽东的月薪只有8元,等于当时乙等试用书记最低的一级。我们把胡适280元的月薪和毛泽东8元的月薪拿来相对比,这35倍的差距,可以让我们领略到当时教授养尊处优的一斑。

  当时大学教授收入的丰厚,可以从留法的李书华的回忆里得到印证。李书华是1922年到北大教书的,他的月薪也是280元。他说:北京生活便宜,一个小家庭的用费,每月大洋几十元即可维持。如每月用一百元,便是很好的生活。可以租一所四合院的房子,约有房屋二十余间,租金每月不过二三十元,每间房平均每月租金约大洋一元。可以雇用一个厨子,一个男仆或女仆,一个人力车的车夫;每日饭菜钱在一元以内,便可吃得很好。有的教授省吃俭用,节省出钱来购置几千元一所的房屋居住;甚至有能自购几所房子以备出租者。

  如果把北大这个小世界放在北京的大环境之下,则北大教授生活的优渥就更加不言而喻了。根据美国人甘博(SidneyGamble)和步济时(JohnStewartBurgess)从1918年秋天到1919年年底在北京所作的生计调查,当时北京初等小学教师的月薪是24元,校长36元;高等小学教师的月薪是32元,校长40元。图书馆方面,京师图书馆在辛亥革命以后改称北京图书馆。该图书馆馆员的月薪,可惜甘博和步济时不分等级,只列出了总数,亦即19个馆员,共计800元。如果我们取其平均数,则为42.1元。北京儿童图书馆馆员的月薪16元;中央公园图书馆馆员的月薪从20元到40元,职员12元;北京通俗图书馆馆员和经理的月薪从28元到40元,实习员从10元到12元。

  根据甘博和步济时的说法,当时北京的穷人阶级里,一年只要100元,就可以养活五口的一家。从这个角度来说,当时毛泽东月薪8元,也足够养活一个五口之家。由此换算,胡适280元的月薪,足够养活北京五口一家的穷人三年。

  当时大学教授待遇的优厚,何止跟中国其他阶级相比是如此,跟美国教授的薪水相比,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根据联邦教育局(BureauofEducation)的调查,1919学年度美国助理教授的平均年薪是美金1,933元,副教授是美金2,486元,正教授则为2,628元。胡适在北大的教授职称实际上相当于美国的副教授。他的月薪是280元,换算成年薪就是3,360元,比当时美国大学正教授的平均年薪还要高。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