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风云变幻、“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民国时期,“长袖善舞”的阎锡山统治山西长达38年之久,大权从未旁落。其间虽然在中原大战失败后,有过短暂一段时间“下野”,但事实上山西的军政大权仍然由其遥控。别说是在走马灯一般上台下台的民国政界,就是在安宁承平之世,如此长期执政也算得上是一个奇迹。

  阎锡山老谋深算,惯于见风使舵。辛亥革命爆发时,他率先在山西响应;袁世凯搞“洪帝宪制”,他是第一批“劝进”的督军之一,还被“钦封”一等侯;段祺瑞当国,企图武力统一,他也出兵参加“南征”;张勋复辟,他也参加徐州的监督军团会议;直系崛起,他又积极趋奉曹锟、吴佩孚;冯玉祥联合张作霖战胜吴佩孚,他又立即出兵石家庄,阻截直系的援军,参与了倒吴的行列;随后,吴佩孚和张作霖重新“握手言欢”,联合讨伐冯玉祥,他马上出兵雁门关,阻截冯玉祥部的退路;等到张作霖大势已去,他也参加“革命”了,自封为“北方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而出击奉系……

  对于孙中山、袁世凯、段其瑞、吴佩孚、张作霖、冯玉祥、蒋介石等大人物,阎锡山无一例外的既反对又拥护过。刘照兴认为,对阎锡山来说,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需要,完全没有什么从一而终可言,有的只是自己的利益。

  民国元年至十七年国民革命军进军北平,短短十七年间,更迭了十二位元首、三十二届内阁,政局屡改,军制迭易,万官朝不保夕,是中国最动荡不安的年代。而阎锡山尽管象墙头草一样来回反复,但他统治山西却安如磐石稳如泰山,大权一直在握,始终在山西做他的土皇帝。

  在国民党新军阀统治时期,阎锡山不仅继续朝秦暮楚、纵横肆应,长期统治着着山西,还一度控制北方诸省。蒋介石“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阎在山西“清党”反共,次年率部参加第二期北伐,乘机将势力由晋、绥扩展到冀、察和平津地区,成为当时强大的地方实力派之一。后因与蒋介石发生利害冲突,联合冯玉祥、李宗仁等起兵讨蒋,失败后逃往大连(仍然遥控着山西),托庇于日本帝国主义。1936年红军渡河东征,阎派兵阻击。后在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推动下,阎锡山采取联共抗日政策,支持进步人士组织牺牲救国同盟会,自兼会长。“七七”卢沟桥抗战爆发后,接受薄一波等共产党人建议,组建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新军),任第二战区司令长官,指挥所部在太原等地抗击日军。后又配合蒋介石的第一次反共高潮,发动了旨在消灭牺盟会和决死队的“十二月事变”(晋西事变)。之后加紧与日军勾结,密议互不侵犯,联合反共。抗战胜利后,积极参加蒋介石的反人民内战,派兵进犯上党解放区。他自称“在三个鸡蛋上跳舞”,时而联共时而反共,时而亲日时而抗日,时而拥蒋时而倒蒋,一切都从他的需要出发,从他自身的利益出发。

  解放战争中的隆隆炮声,宣告阎锡山统治山西的末日来临了。经过临汾、晋中、太原等战役,阎锡山所部被歼。解放前夕在广州任行政院院长兼国防部部长,后逃往台湾。次年任“总统府”资政和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闲居台北直至去世。

  阎锡山由一个偏僻山区省份的小军阀发展成为在全国举足轻重的地方实力派,势力所及,达到四省二市,控制了华北、京津,并一度自立为国家元首,成为左右当时中国局势的重要人物之一,这在民国政坛上绝对是个奇迹。他连续统治山西长达38年之久,成为民国军阀中唯一的“不倒翁”。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