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9年,与青楼恋人介眉之间的战争

  1919年5月5日,蒋介石从福建前线请假回沪,途经香港。8日日记云:“好色为自污自贱之端,戒之慎之!”这一天,他因“见色起意”,在日记中为自己“记过一次”。次日,又勉励自己要经受住花花世界的考验,在日记中写道:“日读曾文正书,而能守其窒欲之箴,在闽不见可欲,故无邪心。今初抵香港,游思顿起。吾人砥砺德行,乃在繁华之境乎!”

  到上海后,蒋介石与恋人介眉相会。4月25日,蒋介石返闽,介眉于清晨5时送蒋介石上船,蒋因“船位太脏,不愿其偕至厦门”,二人难舍难分,介眉留蒋在沪再住几天,蒋先是同意,继而又后悔。日记云:“吾领其情,竞与之同归香巢。事后思之,实无以对吾母与诸友也。”此后的几天内,蒋介石一面沉湎欲海,一面又力图自拔。日记云:“情思缠绵,苦难解脱,乃以观书自遣。嗟乎!情之累人,古今一辙耳,岂独余一人哉!”在反复思想斗争后,蒋介石终于决定与介眉断绝关系。5月2日,介眉用“吴侬软语”致函蒋介石,以终身相许。

  蒋介石收到信后,不为所动,决心以个人志业为重,斩断情丝。1919年5月25日日记云:“蝮蛇蜇手,则壮士断腕,所以全生也;不忘介眉,何以励志立业!”同年9月27日,蒋介石自福建回沪。旧地重游,免不了勾起往事。日记中有几条记载:10月1日:“妓女昵客,热情冷态,随金钱为转移,明昭人觑破此点,则恋爱嚼蜡矣!”1O月2日:“以后禁入花街为狎邪之行。其能乎,请试之!”10月5日:“其有始终如一结果美满者又几何?噫!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世人可以醒悟矣!”1O月7日:“无穷孽障,皆由一爱字演戏。”从中可见,蒋介石为了摆脱情网,连佛家的“色空观念”都动用了。值得注意的是1O月12日的日记:“潜寓季陶处,半避豺狼政府之攫人,半避狐媚妓女之圈术。”当时,北京政府在抓捕作为革命者的蒋介石,而青楼女子介眉则在寻找“负心汉”蒋介石,迫使蒋不得不躲进戴季陶的寓所。

  1O月30日:“自游日本后,言动不苟。色欲能制,颇堪自喜。”11月2日:“迩日能自窒欲,是亦一美德也。”11月7日:“欲立品,先戒色;欲进德,先戒奢;欲救民,先戒私。”可见,蒋介石的自制最初是有成绩的,因此颇为自喜,然而,没过几天,蒋介石就无法羁勒心猿意马了。日记云:“色念时起,虑不能制,《书》所谓‘人心,临危’者此也。”东晋时梅颐伪造的《古文尚书》中有“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的说法,意思是:人心是危殆的,道心是细微难见的,人必然精细察别,专一保持道心,使行为永远恰到好处。蒋介石同意“人心惟危”的说法,说明他为自己设立的堤防即将崩溃,“岌岌平危哉”!果然当日蒋介石对自己稍有放纵,结果是,“讨一场没趣”,自责道:“介石!介石!汝何不知迁改,而又自取辱耶!”几天后,又在日记中写道:“一见之下,又发痴情。何痴人做不怕耶!”“先生休矣!”同年11月19日,蒋介石回到上海。过了一段安静日子,心猿意马有所收敛。12月13日日记云:“今日冬至节,且住海上繁华之地,而能游离尘俗,闲居适志,于我国已难矣。因近来心绪甚恶,不知如何为行乐事也。”12月31日岁尾,蒋介石制定次年计划,认为“所当致当者,一体育,二自立,三齐家;所当力戒者,一求人,二妄言,三色欲。”他将这一计划写在日记中:“书此以验实践。”

  1920年。在天理与人欲的不断交战中

  看来,这次蒋是决心管住自己了,但是,他的自制力实在太差,于是,1920年第一个月的日记中就留下了大量自制与放纵的记载:1月6日:“今日邪心勃发,幸未堕落耳。如再不强制,乃与禽兽奚择!”1月14日:“晚,外出游荡,身份不知堕落于何地!”1月15日:“晚归,又起邪念,何窒欲之难也!”1月18日:“上午,外出冶游,又为不规则之行。回寓次,大发脾气,无中生有,自讨烦恼也。”1月25日:“途行顿起邪念。”可见,这一个月内,蒋介石时而自制,时而放纵,处于“天理”与“人欲”的不断交战中。第一个月如此,第二、第三个月,也仍然如此。2月29日:“戒绝色欲,则《中庸》‘尚不愧于屋漏’一语,自能实践。污我、迷我、醉梦我者惟此而已,安可不自拔哉!”3月25日:“迩日好游荡,何法以制之?”3月27日:“晚,又作冶游,以后夜间无正事,不许出门。”3月28日:“色欲不惟铄精,而且伤脑,客气亦由此而起。”3月30日:“邪念时起,狂态如故,客气亦盏,奈何奈何!”4月17日:“晚,游思又起,幸未若何!”6月27日:“色念未绝,被累尚不足乎?”7月2日:“抵沈家门,积善堂招待者引余等入私娼之家。其污秽不可耐,即回慈北船中栖宿。”

分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