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9月至1995年12月,徐贻聪担任中国驻古巴大使。短短两年时间,他与卡斯特罗交谈十多次,两人见面的频繁程度甚至“引起其他国家使节嫉妒”。在徐贻聪眼中,与他相差12岁的卡斯特罗不仅是个高高在上的政治家,更是一位可亲可敬的老大哥。

  11月26日下午,徐贻聪向封面新闻讲述了他与卡斯特罗50年交往的经历。

  1992年7月25日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的第25届奥运会开幕式上,菲德尔·卡斯特罗起身向古巴体育代表团握拳致意。新华社发

  “从一开始听到他的名字感到敬佩,到后来有机会见到他,我离开古巴以后他还记得我,关切着我。”徐贻聪说,卡斯特罗待人很亲切,讲话也很幽默。有时候他中午会打来电话,“‘我到你这来’,我说好,我欢迎你来。在饭桌上,掉在桌上的东西,他都会捡起来吃掉。”

  徐贻聪回忆,卡斯特罗用中餐具用得比较好,喝汤时会用筷子先把里面的东西夹出来吃掉。吃完饭,他的刀叉都没动过,还开玩笑,“今天徐大使没给我饭吃,我连刀叉都没动过。”

  有一次徐贻聪请卡斯特罗的弟弟劳尔吃饭,后来卡斯特罗看见他就说,“你请别人吃好东西干嘛不请我?你是不是请劳尔吃过肥肠?”之后,徐贻聪就给他备了一个“全猪席”。他回去打电话来表示感谢,后来还送给徐贻聪一头活猪,将近600磅。

  卡斯特罗喜欢吃中餐,还喜欢喝中国的桂花陈酒。徐贻聪说,“我请他(吃饭),他要的这几样东西,我都会给他准备。他到中国来访问,住在钓鱼台,要找桂花陈酒,去外地的飞机上也在问。我后来告诉他,你到小店里花3块多钱就能买一瓶。他真的去买了,还挺高兴。”

  徐贻聪回忆,卡斯特罗经常给中方人员送自己养的东西,包括鹌鹑、鸭子,还有他钓的鱼,“他喜欢钓深海里的鱼,给我们送了好几十条。”

  中国拉美研究领域的权威专家、74岁的徐世澄教授曾与卡斯特罗有过面对面接触。他回忆说,卡斯特罗的办公室墙上挂着古巴诗人荷塞·马蒂和切·格瓦拉的画像,卡翁讲话从不请秘书代言,也不用事先准备,就能一连讲上好几个小时,应用的数据也从不出错。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