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国际拳击协会主席门多萨将金腰带交给张喜燕时,她的泪水、汗水交织在一起,那一刻,她在心里默默地祭奠父母的在天之灵……

  2007年10月9日晚,在成都举行的世界拳击协会WBA超羽量级金腰带争霸赛中,中国首位职业女拳手张喜燕击败世界拳击协会现世界冠军金哈娜,获得金腰带。张喜燕也成为世界拳击协会成立86年来获得此项殊荣的首位中国人。

  然而,在光环背后,她走着一条怎样艰辛的成功之路呢?

  女承父志,练拳击给苦涩生活增添了一道风景

  张喜燕出生在哈尔滨一个工人家庭。父亲张仁义年轻时是一名出色的举重运动员,后来因腿伤不得不离开了心爱的竞技场,进入哈尔滨钟表元件厂。母亲李菊芳31岁那年生下女儿后就再也无法起床活动了。受父亲遗传的影响,张喜燕从小喜欢跑跳,走路风风火火。张仁义凭着当过运动员的直觉,觉得她可能是块干体育的料,心中喜不自胜。

  张喜燕练过体操和中长跑,但因种种原因都停练了。直到1995年的一天,父亲从电线杆上贴的广告中得知哈尔滨市体校开办拳击班的消息,不由一个激灵,他想:拳击是个冷门,喜燕现在已15岁了,身体对抗素质也具备了,去练这个项目说不定能有作为。他立马去给女儿报了名。仿佛与拳击运动有一种天生的契合,练了仅四十多天后,张喜燕参加了哈尔滨与沈阳两市举办的城市对抗赛,一举夺得女子组48公斤级第二名。

  初战告捷给了张喜燕很大鼓舞,全家人都很兴奋。从此,她劲头更足了。在哈尔滨举行的大大小小的拳击比赛,只要有张喜燕参加,张仁义无论如何都要赶去观看,回到家就和女儿一起分析研究战术技术。看着父女俩热烈地讨论,妈妈苍白的脸上也浮起了笑容。

  妻子常年卧床,张仁义就把自己的工作时间全部安排成上夜班,这样白天可以照顾妻子和女儿,晚上等她们都睡觉了就去上班。全家人就靠着父亲不足300元的工资给母亲买药、维持生活。在1997年全国拳击锦标赛上,拳坛新人张喜燕不负众望击败许多高手获得58公斤级季军。

  母逝父病,笑对生活的“乱拳袭击”

  1998年11月12日,母亲又一次病重了,整整一个星期没有进食。这天中午,她用虚弱的声音对女儿说:“你以后要照顾好自己,要坚强些!” 张喜燕抱着妈妈,发觉妈妈的眼睛已经模糊了,气息微弱……人生的第一次打击就这样降临到这个18 岁的女孩身上。

  然而,还有更多厄运向她扑来。在去体校的路上,张喜燕得知爸爸因脑溢血也突然倒下了。她惊慌失措地跑回家一看,眼前的情景让她心碎,父亲嘴全歪了,脸肿得老高,眼神迷离。去医院,医生给张仁义做了检查后,告诉她:“这种情况存活率只有1%,快去给他穿衣服吧!”想起三个多月前给母亲穿寿衣的情景,她立刻痛哭起来,坚定地对医生说:“给他治,花多少钱都行,他能挺住的。”住到第15天的时候,张仁义仍处于昏迷状态。张喜燕除了手中的1000多元钱外,再也借不到一分钱了。她当即作出决定,带父亲回家,自己给他治。她花400元给父亲买了5天的药,带父亲回了家。

  临走时,医院要求她签一份协议:父亲的生死医院不负责了。她哭着签了字,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爸爸,你可不要怪我啊,女儿实在是没有办法呀!”父亲全身插满了鼻饲管、导尿管等大大小小的管子,从前那个精力充沛的父亲不见了,她心疼得直想哭。

  从回到家的第一分钟起,张喜燕就寸步不离地守在父亲身边,真担心稍一分神,死神就会猛扑过来,抢走父亲。为了保证父亲的营养,张喜燕找来一根针管,往爸爸的鼻饲管里缓缓地注射牛奶。父亲渐渐有了一点体力后,她就开始教父亲吞咽了。她买来小孩吃的果冻肉皮冻之类很滑的东西,用勺子尖舀豆大的一颗小心地送到爸爸的嘴里,爸爸的喉头努力地动了一下,吞下去了!张喜燕高兴得笑出了声。接着又喂了第二颗、第三颗……

  爸爸学会吞咽后,张喜燕就开始煮很烂的粥喂他。刚开始爸爸不习惯,老呛着,粥有时候喷了张喜燕一脸,她擦擦脸,重新再喂。

  因为父亲大小便失禁,她不停地给父亲换洗。担心爸爸老躺着容易长褥疮,张喜燕每隔一阵子就给他翻身、擦背;有空就给他按摩,直到他松散的骨骼肌肉终于有了一点力量。

  又到了一年的金秋时节,张喜燕把父亲背到楼下院子里,张仁义已经能够在她的帮助下挪步子了。院子里回荡着她兴奋的声音:“一、二、三、四……”他就好像一个初生的婴儿,一切从头学起。

  反哺父亲,女儿的爱与你同在

  一天,父亲对她说:“你离开训练场这么久了,参加完最后一次比赛就去找工作吧。”张喜燕懂事地点点头,立马重新投入训练,准备参加1999年10月举行的全国女子拳击比赛。她训练十分卖力,在63.5公斤级的比赛中酣畅淋漓地拿了个冠军。

  回到家,她把金牌挂在父亲脖子上:“爸爸,你对我的培养已经取得成果了。”爸爸埋下头,呜呜地哭了,告诉她:“你在拳击上的发展已经画上了一个句号,从今以后要去工作了。不然我俩吃什么呢?”张喜燕的打工生涯开始了。最初她同时干卫生员和钟点工两份工作。几个月后,又到饭店当服务员。2000年11月,表姐介绍她到一家牙科医院做消毒工作,每月300元钱。她乐坏了,在医院里脏活累活抢着干,后来月工资拿到了550元。她就这样沉浸在工作和与父亲相依为命的快乐里。

  一晃到了2001年6月8日,哈尔滨体校的赵教练来找她,问她:“7月5日沈阳有一个重要拳击比赛,你参不参加?”“拳击! ”她面无表情地望着教练,犹如在听一个陌生名词,良久好像突然从梦中醒来,急切地说:“我想参加,我想参加!拳击,这曾经是我们父女俩最热切的梦想。”结果这次比赛她获得了第二名。从此,张喜燕更加坚定地踏上了问鼎冠军的荆棘之路。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