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抵制日益高涨的革命风潮,1905年9月,清政府专门派载泽、端方等人为出洋考察政治大臣,到东西洋各国考察立宪政体是否适合于中国,要求他们考察完了交出有见解的考察报告和奏议。

  可是,载泽、端方等人是些不学无术的庸碌官僚。他们愿意出国,因为出国可以体味异国情趣,游山玩水;他们也害怕出国,因为出国有艰巨的考察任务,尤其使他们怵头的是要写考察报告和奏议。载泽等人根本就不懂究政法理,其随从参赞对此也知之甚少,因此很难写出有分量的考察报告和奏议来。怎么办呢?这伙人正点子不多,歪点子不少。他们打算在海外寻觅既了解西学,又通晓宪政的人,替他们撰拟各项考察报告、奏议等,即寻找充当考政大臣的“枪手”。

  壮志未酬的梁启超,虽然遭清政府的通缉而避居国外,但他变法维新的思想一天也没有泯灭。此时,他得知清政府的考政大臣要在海外寻觅“枪手”,觉得这是个宣传自己主张,倡导变法的好机会。于是,他通过多种途径同考政大臣们秘密地建立起了联系,自愿担当起为他们撰拟各种奏疏的“枪手”。

  考政大臣们对梁启超是知道的:梁有思想有观点,也能写出一手好文章。考政大臣们虽然知道清政府还在通缉梁,但由于他们自己无能,写不出朝廷需要的考察报告和各种奏议,也只好让梁充当“枪手”。

  梁启超得到了考政大臣们的默许后,就积极行动起来。据梁启超说,他在1905年秋冬之际,为清政府出洋考察政治大臣们起草考察报告和各种奏折多达20余万言。

  梁利用撰拟考察报告的机会,把自己的政治主张完全融进了报告之中。他在考察报告中,以海外各国的事例阐述实行君主立宪制的好处;在各种奏折中,他又借考政大臣们之口,奏请清廷早日实行君主立宪制,奏请赦免戊戌维新派等政治犯,请定国是。

  考政大臣们把考察报告和各种奏折交给了梁启超去写,他们自己就有时间游山玩水了。这伙人在国外考察了近一年的时间,带着梁启超为他们代写的各种文书“满载而归”。

  考政大臣们回国递交了考察报告之后纷纷向清廷上奏折,吁请改君主专制政体为君主立宪政体。

  清廷迫于各方面的压力和革命形势,不久便颁谕宣布:今后将仿行宪政。

  自从戊戌变法失败之后,梁启超等维新派领袖人物成了清廷通缉的“要犯”,因此他们再也不可能直接向清廷陈述个人的政治主张和要求了。梁启超所以自愿当“枪手”,就是希望借考政大臣们之口,传达自己心中之事,即利用为他们草拟奏疏之机,既可充分表达自己多年来追求的政治主张给清廷,又可以结交和影响清廷这帮考政大臣们,真可谓“一箭双雕”之举。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