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皇帝难,做女帝更难。武则天被一个皇帝的妃子坐在龙椅上,自然经历了比常人更多的冤魂。其中,六起谋杀案对武则天帝王生涯的成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让她从一个弱势群体变成了那个时代的最强者。下面我们来看看边肖历史学习网。

安定公主第一谋杀案

当武则天从感应殿再次回到皇宫时,她只是唐高宗的一个普通的妃子——赵翼。她既没有控制第六宫的女王和王后的地位,也没有特别偏爱的首都萧淑妃。如果她想在庞大的后宫里混下去,她必须是一个皇后。事实上,所有皇帝的女人都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此时,武则天已经无路可走。但王皇后出身名门,在朝鲜根深蒂固。通过正常渠道扳倒她,比扳倒富士山还要难。

 

所以,为了那个宏伟的目标,她必须冒险,这是他们老武术家的传统。她的父亲,武士彟,原本是一个真诚有礼的长者,非常谨慎。他曾经因为担心自己没有人缘,毅然推掉了工业部部长的工作。但隋朝末年,他冒着家破人亡的危险,把自己所有的财富和家庭生活都给了李渊父子,投身于一场危险莫测的政治投机。俗话说得好,有父无犬,武则天在这方面并不比爸爸差,她很快就找到了机会。

大约在永辉四年年底到五年年初,武则天生下了第一个女儿永定公主。据《新唐书》和《资治通鉴》记载,永定公主爱笑,非常讨人喜欢,和王皇后也不例外。有一次,王皇后戏弄小公主离开后,武则天悄悄掐死了自己的亲生女儿,然后漫不经心地向皇帝打招呼。得知女儿的死讯后,大发雷霆的唐高宗得知只有王皇后去看望过小公主。他不假思索地认定国王和王后是凶手。虽然没有证据,国王和王后也无法解释,最后不了了之。但这件事之后,王皇后在心中的印象一落千丈,夫妻关系出现了不小的裂痕。

萧淑妃的第二次谋杀

动摇了国王和王后的地位后,武则天以打落水狗的精神,一路向前,开始了第二次谋杀。公元655年(永辉六年),在武则天强大的十二级枕风下,终于废除了王的皇后地位和萧的妃子地位,退居,进入了后宫最不想去的宫室——冷宫。此外,为了泄愤,她还把王的名字改成了蟒蛇的名字,把肖的名字改成了猫头鹰的名字,并将这两个侮辱性的字眼深深地烙在了他们身上。然而,没过多久,唐高宗李治因思念他们而去探访他们被囚禁的地方,却只看到一个送饭的小洞。看不见人,就喊:“娘娘和淑妃都平安吗?”皇后哭着回答:“我作为宫女,被冒犯,被抛弃。为什么我要有一个更尊称的称呼,被称为女王?”我只是请求皇上把这个冷宫改成《炯新苑》(旧唐太后传)。全宫眼线都赶紧把这事告诉了武则天。她果断挥起屠刀,命令王、萧各一百棍,砍断手脚,用酒浸泡,称之为“古醉”。几天后,王被折磨致死,时年28岁。从此,武则天彻底扫清了后宫的一切障碍。

 

打败宫内的敌人后,武则天又对宫外的敌人动手术。在废王立皇后,代之以武则天的过程中,以戊己、褚遂良等人为代表的元老和大臣投了反对票,而以许、李义府为代表的另一批中下层官员则投了赞成票。然而,孙昌无极不仅是唐高宗的叔叔,也是唐太宗顾佗的重要掌权者。他居于太尉之位,掌握着兵权,所以他的意见对的决策有很大的影响。武则天做梦都想得到孙昌无极的支持,但是这位中国大叔天生就有门偶像。无奈之下,武则天只好放弃争取长辈和大臣支持的想法,决心让这些老不死的去死。第三起谋杀悄然出现。

孙昌无极第三谋杀案

基于武则天“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思想,她拉拢了一批对孙昌戊己不满的大臣,如许、李义府、崔、袁等人,要他们为自己说话,制造舆论,与元老抗衡。毕竟年轻人有实力,声音大。在永徽六年(655年)后,唐高宗终于不顾大臣们绝望的劝告,任命武则天为皇后。之后,褚遂良被放逐到蛮荒之地,只有孙昌无极幸存下来,因为他是皇帝的叔叔。清四年(659年),许奉武则天之命,煞费苦心地利用太子魏洗马、监察御史嫡系一案,诬奏魏和长孙袁吉,以诱捕忠臣,使权归无极,伺机谋反。

 

先是惊讶和不相信,然后是悲伤和怀疑,并命令徐再次检查。接着,面对许编造的关于魏招供和戊己谋反的供词,他哭着说:“若国叔,我绝不忍杀他。世人会叫我什么,后人会叫我什么!”对于徐文帝弑父的例子,世人以为是明主的例子解除了皇帝的后顾之忧,并引用了“断不断,则乱其志”的古训,敦促他下定决心。一时糊涂,却没有和无极对质,于是上谕切断了邱在无极的官职,移民到了乾州,但允许按一品官供养,算是对他当年夺得皇位的奖励。孙昌无极的儿子和家族都受到牵连,或死或活。三个月后,皇帝令许等人复合此案,许派大理去贵州,逼迫戊己自杀。

本来武则天只是想当皇后。经过一系列风波,她不仅当上了皇后,手里还握有一笔皇权资源,从而迈出了从政的第一步。后来,武则天先是在唐高宗后面放了一把椅子,然后把椅子移到他的右边,实现了男女在大臣面前的平等。

第四起魏夫人谋杀案。

时间到了公元666年,清除了外敌的武则天不得不开始打扫自己的后院,于是新的谋杀开始上演。当初,在除掉皇后和萧淑妃之后,武则天只是为了控制丈夫,防止其他女人接近他,而把妹妹带到了离宫更近的地方。高宗很高兴,但后果很严重。他不仅把他妹妹变成了韩国小姐,还和她发生了关系。幸运的是,这位韩国女士在几年后去世了。但是,我妈是英雄,女儿不背这个包。她一死,自己的女儿就继承了母亲未竟的遗志,征服了,获得了魏夫人的称号。审美疲劳的武则天和花样年华的魏夫人。久而久之,唐高宗爱情的天平倾向了后者,她打算给她一个正式的名分,收她为妾。武则天显然感到不安。年轻就是资本。第一步是外甥女嫔妃,第二步可能是皇后。怎么能这样下去呢?所以她坚决反对把皇帝的官方身份给魏夫人。《资鉴》中记载:“欲以魏为内职,若有难,则未定,则为恶。”不得已,武则天开始了决定她一生命运的第四次谋杀。

 

此时,对于从政多年的武则天来说,艺术地杀死一个人是小菜一碟。她利用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送饭,偷偷下毒,骗魏夫人吃。魏夫人一听说是家里人给的,就毫无防备地吃了起来。结果,她失血过多而死。

直到第四次杀人,武则天基本都是在为生存而战。在政治资本积累足够之后,武则天决定把自己的野心放到市场上——当皇帝。但令他惊讶的是,这次他的敌人是她的儿子。

第五起李红谋杀案

公元656年,原太子李忠被废,唐高宗立武则天的长子李弘为皇太子。李红赢得了父亲和父亲的爱。他成为王子后,为人和善,谦虚有礼,朝廷都期望他成为君主。当高宗和武则天前往东都洛阳时,李洪负责安全监督。当时大旱,关中闹饥荒,李洪视察士兵的伙食,发现有的吃了榆树皮,很丰满,就下令家庙私底下给他们送米。咸亨四年(673年)八月,皇帝病重,还命李弘去实习,才继位。高宗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东宫不用我操心。”这一切都说明皇帝出于自身身体原因,有退位给太子的意图。

 

这样一个有能力,又受大臣欢迎的儿子一旦登基,武则天必然坐冷板凳。更不能让她容忍的是,李红多次找她谈话。比如咸亨二年(671年),李弘发现他的两个同父异母的妹妹益阳和宣城公主在宫中幽闭,也就是萧淑妃生的两个女儿,已经三十多岁了,还没有出嫁。洪动了恻隐之心,请求父亲准许他们结婚。武则天非常生气,马上把两位公主许配给了侍卫。另一件事是王子未能选择他的妃子。原来,太子妃初选的是邵青和杨思健的女儿思薇。她出身名门,有着独特的家庭背景。

然而,婚期刚定下,女孩就被武则天的侄子、韩国妻子贺兰敏“逼奸淫”,婚姻被野暴破坏。这就造成了李红和娘家的世仇。李洪与吴家为敌。武则天当然不会容忍。她在自己的帝国大道上开始了第五起谋杀。公元675年,李弘在随父母前往结合宫的途中突然去世。当时很多人认为是武侯毒死了他。高宗悲痛欲绝,被发配“尊皇”,安葬在宫铃,用皇帝的仪式举行葬礼。

李习安的第六次谋杀

李鸿章死后,他的弟弟李习安继位为太子。李习安自幼“精于容止”,从小就读过《尚书》、《礼记》、《论语》等,过目不忘。他曾经被封为雍王,皇帝非常喜欢李习安。李习安聪明、好学、果断,在学者中享有一定的声誉。他组织了一批著名的儒家学者对《后汉书》进行注释,得到了父亲和父亲的称赞,但也引起了母亲的怀疑,因为《后汉书》中记载了后汉政权落入皇后和外戚手中的历史事件,有嘲讽时政之嫌。两年后,皇帝改圣旨为吊录,武则天巡视东都洛阳,命李习安监国。在中国监管期间,李习安处事公开、谨慎,受到朝方部长们的好评。

 

儿子越有能力,将来越难控制,对自己的帝王产业威胁越大,这是武则天不能接受的。再加上宠臣明崇祯的一再挑衅,武则天渐渐萌发了废李习安的念头。她多次著书训诫儿子,并请人写了《少阳郑凡》和《孝经》两本书,供李习安研究忠孝之道,并“写了几本书负责贤”。这本书暗示谴责。李习安天生聪明,他当然看出了其中的秘密,于是母子之间的矛盾越来越严重。明崇祯在路上被强盗杀死,武则天怀疑李习安是主谋,达索是小偷。几个月了,没有结果。

李习安对她母亲的行为感到失望,所以她放弃了自己。他开始调戏女人,撒野。武则天把叫到洛阳,派薛、裴炎和高去东宫搜查。他们竟然在东宫发现了数百块肥皂,并诱使赵道生告诉太子,李习安被迫谋杀了崇明。武则天于是提出了“大义灭亲”的词儿,意欲置李习安于死地。高宗代子说情,把李习安变成了庶人,隐居在一个房间里,不久就迁移到离首都两千三百英里的霸州。

但是,没有翻盘权力的李习安还是没有让武则天放心,因为他曾经写过一首诗《黄台瓜辞》:“黄台下种瓜,熟瓜留,一次摘,可以使好,然后摘薄,再摘三次,然后连藤还。”这首诗类似曹植的七步诗,暗示了母亲对自己骨肉的残忍,在当地流传甚广。也许是杀沙的习惯,或者是李习安的能力和影响力太有威胁。武则天决定第六次杀人,铲除一切敢兴风作浪的威胁。于是她派邱去霸州找,逼迫自杀。然后假装贬邱为的迭州刺史。过了一段时间,事情渐渐平息,又称邱为晋武将军。直到那时,朝廷才知道武则天杀死了李习安。

至此,经过几十年的“顺我者死,逆我者亡”,武则天终于掌握了改朝换代所需的全部资本,出现女皇帝只是时间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