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6年,爱因斯坦来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讲学。他忽然产生一个奇怪的念头:非常想见见美国当时红遍天下的电影演员、滑稽大师卓别林先生。卓别林先生一边走着他那八字脚步,一边寻思:“这个大科学家怎么要见我呢?他想要干什么?莫非我身上有什么相对论的奥秘之处,他要研究……这个相对论的发现者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在环球电影制片厂的一个客厅里,他们终于见面了。

  卓别林准备了丰盛的晚餐,以家宴的形式招待了这位伟大的科学家。

  在这个家庭宴会上,卓别林作为一个艺术家,不知怎么居然对相对论产生了深厚的兴趣。卓别林对于相对论那深奥的理论感到新奇,但突然又把兴趣集中在这样一个问题上:“相对论是怎么在博士的头脑里产生的?你怎么想起发明相对论的呢?”卓别林滑稽的眼光落在爱因斯坦的脸上,他一定要当场问个明白。

  “还是让我来说说发现相对论那天早晨的情况吧。”爱因斯坦夫人看了看不知所措的教授,然后讲述了人类科学发生转折的那天早晨的情景,“博士和往日里一样,穿着他的睡衣从楼上下来用早餐,但是那天他几乎什么东西也没吃。我以为博士不太舒服,就问他哪儿不痛快,他说:‘我有一个惊人的想法。’他喝完了咖啡,就走到钢琴前,开始弹钢琴。他时而弹几下,时而停一会儿,又记下了一些什么东西,然后,他又说:‘我有一个惊人的想法,一个绝妙的想法!’我说:‘你究竟有什么想法呀?你就讲出来吧,别叫人闷在葫芦里啦。’”

  “他说:‘这很难说,我得把它推导出来。’博士又继续弹钢琴,有时停下来用笔写些什么。大约经过半个小时,然后回到楼上的书房里,并告诉我,别让人来打扰他。从此他在楼上一呆就是两个星期,每天叫人把饭菜送上楼去,黄昏的时候,他出去散一会步,活动活动,然后又回到楼上去工作了。一天,教授终于从他的书房里走下来了,他面色苍白。‘喏,就是这个。’他对我说,一面把两张纸放在桌上,那就是他的举世闻名的‘相对论’。”

  卓别林听得有些发呆了,“当啷”一声,不由自主地把手里的刀叉扔到盘子里,两只手合起来高速度地搓几下,眼珠子在眼眶里用力转了几圈,然后对爱因斯坦说道:“爱因斯坦先生,你的确是位艺术家,是浪漫主义艺术家。从今天起,就从今天起,你将成为我艺术生涯的朋友!”

  绝没有什么天才,只是更为勤奋罢了。卓别林和爱因斯坦的交往,揭示了爱因斯坦成功的秘诀——废寝忘食。英国科学家牛顿因为忘我工作,曾把手表当作鸡蛋投到水里煮。工作的态度可见一斑。(邵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