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德)奥托·冯·俾斯麦
  生卒:1815~1898
  身份:普鲁士王国首相,德意志帝国总理
  成就:完成德国统一

俾斯麦

  背后的故事

  被自卑的阴影包围

  提起德国首相俾斯麦,读者想到的第一个词应该就是强悍;可是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位名动世界的铁血宰相在小时候竟然非常自卑,以至从政后屡陷忧郁愁闷之中。

  在俾斯麦成长的那个时代,贵族子弟都以自己的父辈曾为祖国立过汗马功劳为荣。俾斯麦的父亲虽然也曾有过一段军事生涯,但毫无英雄之举。在俾斯麦出生前的20年中,他把全部精力都用来经营自己的领地,过着比较安静的乡村贵族生活。因此,当俾斯麦厕身于众多“英雄”子弟之中时,那个时代的爱国情绪的余晖使他感到十分尴尬,总觉得抬不起头来,在学校表现很差。

  俾斯麦的母亲对他的学业不佳感到非常失望。她本指望儿子能出人头地,可是儿子并不争气。她呵斥过、打骂过,但都无济于事。母亲有时又对俾斯麦在社交场合中表现出来的粗鲁冷漠,十分生气,以至认为他天生就是一个不会思考的傻瓜。

  小时候的心灵刺激,铸就了俾斯麦的反叛性格。他在哥廷根大学期间,身穿奇装异服,桀骜不驯。

  1832年,俾斯麦加入了最排外的大学生组织汉诺威大学生联合会,并参加了大学生式决斗。在其后的几个月内又进行了24次这种决斗。有一次——并且只有这一次,他受了伤。这次经历使他一直耿耿于怀,后来他担任普鲁士首相时,还把这次受伤归咎于对手的不正当一击。此外在大学期间,他还酗酒闹事,乱搞女人,学习偏科,并且负债累累。学校关了他3天禁闭以示惩戒,可是俾斯麦毫无悔改之意,照样我行我素,令校方十分恼怒,最终俾斯麦被迫离开了哥廷根大学来到柏林大学。

  大学毕业后,俾斯麦要求到外交部从事外交职业,却遭到了普鲁士外交大臣安西隆的拒绝。这当头的一盆冷水,使俾斯麦感到意外和失望。晚年,俾斯麦回忆起这件事时,还埋怨地说:“大臣有这种印象:我们这些土里土气的普鲁士乡村贵族,不能为我国外交事业提供他所想要的接班人。”其实,安西隆拒绝俾斯麦进入欧洲外交界的主要原因是怕俾斯麦这个舞枪弄剑的狂妄自大分子,在外交界会给普鲁士添乱、抹黑。俾斯麦只好垂头丧气地来到亚琛,从事一份秘书工作。

  后来他干脆向波茨坦当局正式提出辞呈,回家经营庄园。在庄园生活的9年中,俾斯麦依旧恣意妄为,放荡不羁。他有时骑着马,横冲直撞;有好几次,把庄园辛苦所得输得精光;他曾用手枪朝天花板上开枪向一个朋友宣告他的来访;还有一次他牵着一只惊恐万状的狐狸,走到邻居的客厅里,然后大声吆喝狐狸奔跑。人们谈虎色变地称他为“疯子俾斯麦”。

  对于这些恶作剧式的放肆行为,后来俾斯麦曾流露出懊悔的心情,他承认自己在那些日子里与坏人为伍,几乎无恶不作。然而俾斯麦的胡作非为,恰恰是在受挫和绝望的心情下所做出的一种变态反应。无理挑衅与厚颜无耻,仅仅是对心虚和自卑的掩饰。

  忧郁的使节

  俾斯麦是在俄国历史处于极端紧要的时刻作为公使来到圣彼得堡的。虽然他受到了沙皇的热情接待,但一想到德国已是春暖花开而此时的俄国却寒气袭人时,俾斯麦就感到十分愁闷。

  除了气候令俾斯麦不适外,在俄国还有一件事令他苦恼。过去普鲁士派驻沙皇朝廷的使节都具有将军衔,而俾斯麦却仅仅是一个后备军少尉。在那个时代,一个外交官的军事经历是最受人尊重的资本,而俾斯麦在这方面却十分欠缺。他在给家人写信时诉苦说,自己在俄国阅兵式上显得无足轻重,并且受使馆人员的轻视,这使他感到非常不自在。

  恶劣的气候加之不良的心境,将俾斯麦击倒了,他不得不回国休养与就医。

  当俾斯麦康复后重新埋头于他在俄国的外交事务时,忧愁与烦闷并未离他而去。据当时一位随员描述说:“那时俾斯麦45岁,有点秃顶,浅包头发略现灰白,不很胖,肤色苍白。从不喜形于色……使俾斯麦一再受影响的忧闷情绪,即来自体力上的劳累,也来自精神上的紧张。我几乎从未见过一个这样郁郁寡欢的人……只是在取笑旁人时才会莞尔而笑”。

  1862年3月中旬,一封电报召他回国,随后得到通知说,他已被派往巴黎去当大使了。在巴黎任大使期间,没有人与他打交道,他还过着孤苦伶仃的生活。他自己也说,“烧火做饭是我唯一能调剂生活的事”。

  总而言之,无论是在俄国还是在法国;(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