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年盟军实现诺曼底登陆后,由马克·克拉克将军指挥的美国第五集团军驻扎在意大利。

  在此期间,戴高乐来到意大利与克拉克会晤。克拉克将军的副官阿·沃尔特斯担任译员。沃尔特斯觉得很奇怪:戴高乐将军在伦敦居住已有四年之久,英语一定说得很好,为什么还要翻译呢?这时,有人拿来一份很流行的美国杂志给沃尔特斯看。上面有介绍戴高乐将军本人情况的长篇文章,提到他虽然在伦敦居住很久,但并不会说英语,沃尔特斯心中的疑云这才散去。戴高乐到达后,与克拉克将军在篷车里举行了会谈。

  那次会谈的主要内容是,调归克拉克将军指挥的一个法国军团参加即将开始的法国南部的登陆作战。沃尔斯特虽知道戴高乐将军不会讲英语,但把他的话译成英语,讲给克拉克听时,仍不敢掉以轻心。谈着谈着,沃尔特斯发现,有时,克拉克说个“不”字,戴高乐也总是问沃尔特斯克拉克在说什么,他进而认为,戴高乐将军既不会说英语,也听不懂英语。于是,沃尔特斯胆子大起来。他把戴高乐的话译成英语时,便“发挥”起来,有时甚至加进一些自己的话。例如,“戴高乐将军说他不能这样做;但我认为,如果您(指克拉克)再坚持一下,他会同意的。”又如“他说他同意,但我认为他对这件事并不热情。”

  会谈结束了,戴高乐将军起身告辞。他转过身来用流利的、但略带外国腔的英语对克拉克将军说:“克拉克将军,我们的谈话很有益,很有意义。我们下次会面,会是在解放了的法国土地上。这是我衷心希望的,而且我深信在不久的将来一定能够实现。”沃尔特斯惊呆了:戴高乐显然听懂了他的一切“发挥”,这使他惶恐之至,他那里知道戴高乐将军向克拉克说的只是他背熟了的备用“英语”!在沃尔斯特惊魂未定之时,戴高乐笑着用英语对他说:“沃尔斯特,你的工作很出色。”

  不过,后来戴高乐和沃尔斯特成了很要好的朋友。